所感】 擁有

小時候很喜歡留連圖書館,市政局公共圖書館簡直是我閱讀的啟蒙老師。那一套三張的袋型借書證,其中一張給我用到霉爛,要申請重新發證。那時候,名字和地址電話是自己用筆寫上去的,第一套簽發時我的字跡很有小學生的感覺,補發的一張卻雖然只隔幾年,字體卻如我今天一樣了。這套借書證我一直保存,隨我來到澳洲,也許將來可以當古董。今天的兒童,也許不會明白電腦時代之前,你每借一本書,圖書館是會把你的借書證拿去,到你還書時才發還給你。

上了中學,我對圖書館的運作很有興趣,甚至自薦當管理員。學校也有老師教我們如何包書、編書,一直工作了四年,了解到各種運作,也曾經接洽出版社發行商來學校搞書展,甚至目睹母校學校圖書館的電腦化,將袋型的借書證淘汰掉。在中文大學的一年,圖書館裡面還有一個個有如百子櫃般,放滿一本中文書一張 index card 的目錄。來澳洲後,這邊的大學圖書館已經全盤使用電腦,借書還書甚至可以自助。

不知怎地,人越大,佔有慾就越強。已經記不起有多久沒有借過書了。近年讀的書本都是買的,以致書櫃不斷購置也很快被填滿,幸好澳洲的家居不如香港那樣寸金尺土呢!除了書本,影碟也是一樣,以前常用的租片證塵封已久。不過,堆在家中的書本和影碟,當中時常會重讀重看的大概只有兩三成,究竟,擁有這些根本不會再拿起的東西,有甚麼意義呢?

也許是一個兒時的願望,好想要一間四面牆都是書架的書房,如果可以的話,樓底有兩層高更好。而位置高的書本就靠爬上每邊牆一把可以滑動的梯去拿。將來,如果有機會設計自己住的房子,這將會是必要的。

不過,見到現在網上購買下載電影,以及購買電子書越來越普及,在可見的將來,用書架存放書本的書房,會不會就如那些袋型借書證一樣,不再需要了呢?

One thought on “擁有

  1. 似乎一手捧著五六百頁的小說黎睇真係有小麻煩,特別遇到好的書,根本唔想放低,一邊又要小心翼翼唔想弄皺書頁,好有難度。睇完又唔舍得賣,送又唔一定合適,陋室狹窄,越堆越多唔係辦法。Kindle實在好誘惑,就係等有多點書籍電子化。沒有書的香氣同質感當然係遺憾,不過有字就足夠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