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面對的,是一些三十多年來都沒有遇過的問題。

跟母親共同生活這麼久,有很多生活習慣已經心照不宣。例如,慣常去的食肆,通常點的菜式,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現在只剩我一個人,上這些大都是中式酒樓菜館的地方總好像不太對路。有時朋友會邀我跟他們一起出去吃飯。不過,這樣一來,我就好像是依附在他們一家大小,或者一雙一對之外的附加人物。

而對於到哪兒吃,吃些甚麼,或者甚麼時間吃,我都只是接受通知,按照他們定好的時間地點前往。這陣子,就嘗試過難吃的館子、不新鮮的海鮮、以及受不了的辛辣程度。某一天,終於有朋友叫去一間從前跟媽也常去的酒家。但是,當我駕車去到附近,已經大叫不妙,因為有大型活動在隔鄰舉行,散場時肯定會大為擠塞。記得以前,如果見到這樣的情況,一定會調頭去別的館子。但是跟大家都約好了,只好如期前往。吃過飯後,我就在停車場中塞了九十分鐘才逃得出來。

這九十分鐘真是好難捱,心情跌落谷底,只能嘆一句,Why am I stuck here like this?

當然,我不是在怪責約我的朋友。我好感激他們讓我跟他們一起吃飯,不過,跟朋友吃飯,我總不能感到跟家人吃飯時的那種無拘無束、即興、默契和自由。但是,這些飯局卻令我這個旁觀者見到每一家人的默契。

對比起我這些週末,一個人去的那些小旅程,我反而更享受一個人在這些旅遊點吃的午餐,無拘無束、即興、自由都有了,而自己與自己的默契,當然更是百分百啦。

我想起陳奕迅的舊歌:在一起看每齣戲,在一起嘆每口氣,再細嘗,同偕到老的況味。每分鐘也抱緊你,沒有一秒共你別離,還攜手看著生與死。坐著臥著都分享,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站著望著都分享,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

但是,我又聽到王力宏的新歌:一個我,需要夢想,需要方向,需要眼淚,更需要一個人來點亮天的黑……

我問自己,我是否希望繼續享受這種一個人的默契,還是希望快一點多個人來跟我建立起新的默契呢?

2 Comments Add yours

  1. San Wen Ji says:

    願那人快快出現,我也在等。

  2. Stannum says:

    SWJ:謝謝你,希望大家都不用等太久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