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河

這陣子對時間的認知有點不對勁。

有生以來,對時間的記憶一直是自己的強項。有時朋友之間說起一件舊事,我可以立即說出發生的年份和季節,有時甚至月份也會記得。大概因為我的記憶是以年月為座標排列,每一年就像一格書架,每個月仿似一本相簿一樣按著排列,而事件之間的距離也就很容易算出來。

2010年,可能是會是我最混亂的書架了。

今年的一至三月,彷彿就像沒有存在過一樣,要想幾件記得的事情也好不容易。

四至七月,時間的流動很慢,母親由完全健康直到逝世的過程,那四個月,感覺上就有如一至三月十倍的長度。

八月至今,時間卻似乎走得比平常快。十月才好像剛開始,原來又已經近尾聲了。

獨居以後,有時夜晚竟然過得比以前母親還在的時候更快。看看電視,上上網,練練琴,就又一晚了。當然,家中冷清的感覺總令我想起母親同住時的點滴。前幾天看電視播映「超級巨聲2」的決賽,我就想起第一次看這些參賽者時,母親還坐在沙發上跟我一起看。週末煎一些冰格內的急凍食品來吃時,又記得是母親未病發時她買的,現在就只吃剩這兩包了。後院的枇杷果熟了,又提醒我這樹是母親親手種的。不過,現在想起這些,心情已經沒有像兩個月前那麼沉重了。

也許,我已經接受了,無論如何不捨,時間河都只會向前流動,無法逆轉,也無從停止的。

2 Comments Add yours

  1. d says:

    I miss my mom too. Very much. I wonder if I can bear the loss of her when the time comes. We are going to meet very soon again. I wonder if I am a grown-up, despite the fact that I am a mom myself.

  2. Stannum says:

    d: 至親的離去,任何人都會覺得難受,壓力指數僅次於失去配偶(死亡 100 或離異 73),而且跟被判監一樣是63。

    http://www.healthcentral.com/sleep-disorders/stress-test-3454-143.html

    本來以為,大多數人會明白我的感受,但有些人竟然還要不斷施壓,要我作出一些決定,實在可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