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

一個人來了日本兩個多星期,吃東西的時候最不高興的,就是很多套餐都要二人以上才可以叫而被迫要單點。日本的服務業好多地方都照顧週到,但對於一個人出外用餐,卻好像有點抗拒。一個人,就彷彿需要去機器售票的拉麵店,或是快餐店填飽肚子就算。上館子好像一定要留給有結伴同行的人。

記得幾年前看日劇《不能結婚的男人》裡面阿部寬一個人去吃燒肉而被人指指點點,有點不解,這次旅行方才親身感受都到日本文化對一個人上館子的歧視。

早上到了札幌市區內的三岸好太郎美術館參觀。之前其實不知道他是何許人,只是對於北海道政府會為一個畫家在道立美術館附近,建立一間個人展館有點好奇。參觀以後,才知道三岸是生於北海道,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日本的現代畫家,很年輕便漸露頭角,他在二十多歲時與畫家友人遊過上海,受到當年上海更西化的畫壇影響,創作出更前衛的作品。三十年代初期,他跟建築師好友設計了一座完全現代主義的房屋,準備與妻兒居住。房子設計非常簡約,一廳一房一個閣樓工作室,以螺旋梯連接,完全的 Bauhaus 風格。

1934 年中,房子在興建中,他跟妻子一起出遊,途中妻子先行回家,之後他一個人在旅途中突然發生急病身亡。看著館中展出的房子模型,和當年年終房子完成後的照片,實在令人覺得很唏噓。完成一間 dream house 卻沒有機會入住……

我不知道他妻子在丈夫死後有沒有真正入住這所房子,展覽解說好像沒有說明(至少當中沒有我懂的漢字這樣說)。一所房子,尤其是這麼度身設計的,要是當中住的人有的不在了,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也不知道在裡面生活,所有的佈置都是她先夫心血的時候,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之後,我跳上火車,搭慢車到了小樽,沿途天色突然放晴,沿途的波濤洶湧的海景都給染藍了。終於來到電影《情書》的場景。小樽一定是前一晚下過大雪,路邊都是積雪,但太陽一出來都半融化成濕滑的冰,這對於腳傷剛剛好一些,不再需要枴杖的我實在是個一步一驚心的挑戰。我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前行,有瞬間我會很渴望有人同行,扶持一把。但當我見到一對夫婦在濕滑的路面互相拉扯才不致跌倒,發覺原來兩個人連在一起要保持平衡,其實也許更難。

浪漫的小樽,運河邊的倉庫倒影,甜甜的朱古力店,自製音樂盒店……都好像為情侶遊客而設般。

我提不起勁去做音樂盒,尤其是那些小配件設計都不是我喜歡的風格,可以放進去的歌也選不到一首特別喜歡的。最後,我只買了一個有音樂,上鍊會動的摩天輪,回去留念。

噢,摩天輪……

2 Comments Add yours

  1. says:

    可能因為是外國人吧,
    日本男人會吃一碗麵和一碗飯組合的套餐,有的店有提供加麵添飯的服務,外國人一般沒吃這麼多澱粉。

    吃燒肉是日本情侶之間的暗號啊,哈哈。
    剛交往的時候會各自點自己的,
    發展到比較穩定或認定彼此,才會相約吃燒肉,朋友間要是知道誰和誰已經吃過燒肉,也就清楚他們的關係了,因此一個人去吃燒肉就很怪啦。

  2. Stannum says:

    大概我點的都不是這種預設單身男人吃的餐,所以就被拒絕了。

    原來吃燒肉有這個意思,真是不知道呢。看日劇時,這類風俗如果沒有解說,真是不明所以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