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郵

回來了一星期,終於集齊 21 張給自己的明信片了。

本星期一其實已經收到了臨上機最後寄出的那一張「喜怒哀樂」,但12月9日 Moere 沼公園的那一張卻一直沒有收到。我在想,接近兩星期了,是不是寄失了呢?難道連寄給自己的明信片這個小小的項目,始終都要有所欠缺?我差一點想將收到的20張拍照,然後寫一篇《缺一》,不過,我最後還是決定等多幾天,因為聖誕前後,郵件有點延誤也不出奇啊。

在聖誕前兩天,終於收到了!看看地址,原來是我當晚寫的時候昏昏欲睡,將郵區號碼寫成幾個月前辦公室搬遷前的那個,幸好其他部份還正確,大概在某處徘徊了幾天後,終於來到我的郵箱。

今次的旅途中,買得最多的是明信片,除了寄給自己的這些,也買了其他的來留念和一些作手信,其中的不少,在旅途中寫的 blog 都出現過了。其實,最初更想過買一套不同的郵票,每天用一枚,最後便可以集齊一套了,不過,我想,如果要將郵票浸出來,一定要將明信片剪爛,所以最後買了二十一個相同的70日圓郵票。其實從七八歲到今天,我都仍在集郵,雖然好幾年才會一次過將積存的郵票浸出來放進郵票簿,但每當收到信件就將郵票剪出,已經是幾十年來的習慣了。這幾天聽見新聞,說澳洲有些郵局將會在新年關閉,因為郵件的數目在電郵普及化的影響下,逐年減少,澳洲大部份郵局(有不少是特許經營模式運作)已經轉型兼營其他業務:賣文具、賬單繳費處、銀行提存等等以求生存。說不定在我有生之年,郵票會停止發行,集郵(不是這幾天香港報紙說的那種)也可能成為歷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