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痕

2013-03-14

昨晚來到柏林,沒想到會仍然遍地積雪,連一早預約好,參觀 Foster 設計的國會大樓那特別的圓頂也因安全問題無法登上,只讓遊客在會議廳仰望觀賞。柏林是此行唯一一個重遊的城市,上次來的時候是 1997 年的盛夏,統一帶來的發展令大型地盤處處;今次卻碰上三月份仍然下雪的殘冬,金融風暴的後遺仍然非常明顯,某些名家設計的商場十室九空。雖然如此,經濟不景,大概對經歷過更深刻創傷的柏林人來說,只是小事一件罷了。

柏林的傷痕,大概都反映在我今天參觀的幾個景點上,猶太人紀念館展出了這個民族千百年來受盡歧視,納粹期間更受屠殺;Kaiser Whilhem Memorial Church 大戰期間被炸毀,殘骸被故意保存作為警惕;Checkpoint Charlie 是東西柏林隔開期間的少數過境站;而 East Side Gallery 是 1990 年統一時找來 105 位藝術家將從前生人勿近的 1.3 公里東邊牆身繪上壁畫,兩星期前才聽到有發展商要建住宅而要拆掉少部份圍牆,惹起示威而暫緩清拆。

一切一切,都留低難以磨滅的疤痕。今次到來,發覺教堂殘留的部份竟然給一座白色的建築物包圍著,我好驚訝,難以理解竟然他們會將傷痕掩蓋。問過職員,才知道那貌似永久的建築物只是圍板和棚架,他們做的古跡保護工作完成後,就會拆去。原來這只是一塊膠布,傷口癒合後撕去,皮膚仍然會留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