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

下午飛進北極圈,抵達芬蘭最北的機場 Ivalo ,再搭了大半小時的車北行,終於到了這個行程的最後一站,Inari。

這裡一切都是冰天雪地,但因為春分已過,日照已超過十二小時,我到達酒店是大約七時,太陽才從地平線落下。吃過晚飯八時許,忽然房間外好多腳步聲,原來極光突然出現,大家都跑出去看。我手忙腳亂地找出相機、腳架,穿起一身的禦寒衣物走出零下十度的室外。

因為戴了厚手套非常不便,忙亂了好一會才真正安頓好腳架,將相機固定了,終於給我拍到極光的照片!

幸好,每張照片都是半分鐘長曝光,令我有閒暇用肉眼觀賞這大自然美景。照片反映不出極光的流動,以及形狀和明暗的轉變,我都能夠收入眼底。

這,實在是今年的最佳生日禮物。

4 Comments Add yours

  1. NT says:

    Happy Birthday!

  2. Stannum says:

    謝謝你 NT

  3. 深霧 says:

    棧主生日快樂。我也想去看北極光,但大概會選擇去較近的Yukon或阿拉斯加了。

  4. Stannum says:

    深霧:謝謝祝福!住澳洲最不爽的是,除了紐西蘭之外,去甚麼地方都路途遙遠。如你搭一程內陸機就可以去看到極光的地方。我有些住倫敦的朋友,久不久就看見他們飛歐洲各地渡週末。我來回一趟歐洲,單是航程加過關、等候的時間,差不多要四天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