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

今天參加了雪撬漫遊,由四隻十分矯健的雪撬犬,跟著訓練牠們的領隊駕著的雪車,拉著我在結冰的湖面上飛馳。這實在是難得的體驗,讓我見到了原住民 Sami 人利用天然環境,在苦寒環境下生存的智慧。漫遊以後,除了參觀雪撬犬農場外,也到了 Sami 人的傳統居所探訪,更吃到他們的傳統待客小吃。

Sami 人是傳統北歐的原住民,他們散居北歐三國以及俄國。芬蘭、瑞典和挪威都容許他們成立 Parliament ,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 President,並與他國的 Sami Parliaments 結盟。他們自治的權利包括管理族人事務、保護文化語言等等,這些都寫入了全國的憲法中。

雖然距離完全自治自決還有段距離,但至少他們的領袖是一人一票真正民主地選出的,反映族人的聲音,也會替大家向中央政府爭取權益,而不是像雪撬犬跟著領隊般,絕對服從。

當你見到生活於偏遠苦寒地區的原住民也能夠選舉自己的領袖的時候,一個先進的大城市卻不能,而且越來越倒退,怎不教人心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