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ailway Man — 心裡傷痕無數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The-Railway-Man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上星期收到電影會的通訊,說星期日有新片 The Railway Man (台譯《桂河血軌》)的優先場,主演的是 Colin Firth 和 Nicole Kidman ,是一個描寫二戰時日軍強迫戰俘興建桂河橋一段泰緬鐵路的故事。

我之前看過此片的預告,聽到片中 Nicole Kidman 操英國口音,所以一直以為是英國片,直到看到優先場放映後導演 Jonathan Teplitzky 會接受觀眾提問,才知道這是澳、英合拍片。

Jonathan Teplitzky 是澳洲導演,我看過他 2000 年的 Better Than Sex 和 2011 年的 Burning Man ,後者更是我的年度十大之一,於是就立即買了票。

電影描寫 Nicole Kidman 飾演的 Patti 在火車上遇上退伍軍人兼火車迷 Eric (Colin Firth 飾),二人一見如故,很快便結了婚。婚後,Eric 的心理問題才慢慢浮現,躁狂、惡夢,甚至夢遊。

Patti 發覺到他對當年被俘的一段日子守口如瓶,猶如一道碰不得的傷痕般。她很想幫助丈夫,於是向他的舊同袍 Finlay(Stellan Skarsgård 飾)打聽,Finlay 最初也如 Eric 一樣不敢回憶,但經不起 Patti 的苦苦哀求,終於將當年的經歷和盤托出。電影鏡頭一轉,就詳細描寫了當年他們被俘到桂河做苦工(年輕 Eric 由 Jeremy Irvine 飾),偷偷地製造了一台收音機聽 BBC 廣播,並將戰情逆轉的消息告訴其他戰俘,給大家一點希望。不過後來東窗事發,Eric 挺身將罪名獨攬一身,被拉走虐待至奄奄一息。至於被虐的細節,Finlay 從來都不敢問,也就無從告訴 Patti 了。

至此,Finlay 將一個當年虐待過他們的日軍永瀨隆(真田廣之飾)在桂河橋當導遊的消息告訴 Eric ,鼓勵他到當地一行,跟永瀨對質,希望可以化解心結。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不過,原來 Eric 出發時,竟然打算將永瀨殺掉,以泄心頭之憤。幸好到最後他懸崖勒馬,平靜下來後,知到對方多年來在此當導遊,介紹當年的慘況,就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戰爭的悲慘,不再重蹈覆轍。二人冰釋前嫌,更成了畢生好友。Eric 後來更將經歷寫成自傳,成為暢銷書,而本片就是改編自此書了。

Jonathan Teplitzky 的前作題材都比較個人,Better Than Sex 是兩性關係小品,Burning Man 則是喪偶後從沉淪到面對現實的過程,今次嘗試拍攝這大氣魄的戰爭題材,效果其實算是不錯。兩段時空的對比,從映像、顏色、聲音運用方面都很出色。那段被俘的生涯拍得流暢,時空交叉的處理也十分自然。

不過,有兩點我不太滿意,所以沒有給本片更高分。

第一是 Eric 和 Patti 的相識過程其實跟故事其他部份關係不大,而從他們相識到結婚這段劇情也絲毫沒有 Eric 心理有問題的蛛絲馬跡,到 Eric 突然出現惡夢、躁狂等病癥,效果非常突兀。我有點思疑是因為找到 Nicole Kidman 演出,才特意加重了 Patti 的戲份。

第二,頭個半小時一直重複出現了後巷盡頭的一扇門,讓大家一直猜想這一定是 Eric 受虐的地方,裡面究竟發生了甚麼慘絕人寰的事情,會令他的心理在戰爭結束多年以後還問題不斷呢?這懸念到了最後,卻只有一兩分鐘他被灌水屈打成招的場面。對於我這些讀過中國歷史上各種酷刑的觀眾,這實在是太輕了吧?不過,在放映後的答問會中,卻有洋婦投訴說這些場面太慘痛,令她那曾親歷二戰的母親看不下去離場了。看來,不同觀眾的接受程度明顯不同。我不知道原著中 Eric 的被虐情況如何,出現的場面是為了忠於原著,還是害怕觀眾接受不了。這種情況下,我寧願電影在此留白,讓觀眾按照自己的接受程度來猜想,是如何的虐待才會造成 Eric 這種創傷,不是更好嗎?

本片幾位演員,演出都十分出色,尤其是演年輕版 Eric 的 Jeremy Irvine ,那些模仿 Colin Firth 的表情、語氣,加上相似的面形、高度,可信程度極高!比起去年 Looper 中,勉強要 Joseph Gordon-Levitt 演年輕版 Bruce Willis ,實在差天共地!

The Railway Man 將於聖誕節後在澳洲正式公映。


P.S. 答問會中,導演說早前他在東京電影節放映此片,得到很大回響,日本的年輕人都不抗拒片中描寫當年日軍的粗暴冷血,但原來他們都從不知道桂河橋鐵路的故事。這當然是日本政府在教科書中避重就輕的結果,這雖然令人憤慨,但至少他們沒有禁映此片,也不會封殺真田廣之,說他醜化日本人。比起某些宣傳沒有當年殘暴,就沒有今天繁榮的政權,還是高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