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 闖蕩生日之旅

一個人住的那幾年,每逢生日也會出門旅行。一一年去了澳洲中部露營看巨石和繁星,一二年到了墨爾本 Philip Island 看小企鵝上岸,一三年飛到芬蘭看極光。一個人的旅程安排最容易,加上三次我都有參加當地旅行團,有人管接管送到達目的地。

今年有了孩子,生日之旅還有沒有實行呢?答案是有的,不過地點就選了離 Sydney 兩小時車程以內的紐卡素和獵人谷。兩年前的生日,我就跟太太亦是去了紐卡素,不過那一次一人一件行李,輕鬆得多。今次帶著孩子,行程的安排都以閒適為主,太早太夜太難行的都統統不考慮。

我們在復活節假期的星期六早上出發,因為孩子剛剛開始在餵母乳之間加入固體食物,所以在孩子吃過固體早餐後的十一時許才離家。要帶不足一歲的小孩子出遊,當然要做好預備,嬰兒床、嬰兒車、高凳等等都要帶。幾個月前我換了一部七人車,我們一家三口,再加上這些東西都沒有難度。沿途我們沒有停站,兩個多小時就到達獵人谷的 Hunter Valley Garden ,這個花園我十二年前也寫過,是一個熱門的旅遊景點。這一次推著嬰兒車重遊,雖然孩子應該還不懂得看,但逗留得最久的竟然已經是童話書地帶,哈哈!

Hunter1

玩到接近五時,我們便啟程前往紐卡素。晚餐我們早已在喜歡的餐廳預訂了位子,以前每一次來紐卡素,都會光顧這一間小店。這裡的老闆是廚師,老闆娘則負責樓面,來過幾次之後,老闆娘都認得我們了。這次訂位的時候,老闆娘聽說我們要兩位加一個嬰兒車泊位,就熱烈地恭喜我們。這一晚我們來到,老闆娘才跟我們說,原來他們也生了個小男孩,還跟我們的差不多大呢!

晚飯過後,我們就住進酒店,把帶來的摺疊嬰兒床打開給孩子睡。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環境陌生,孩子這一晚醒來得比平時在家多,我們也就得起來安撫或餵哺,弄得我們都有一點睡眠不足。

Hunter2

第二天的行程:我們在酒店吃過早餐,又再回獵人谷。這裡盛產葡萄,酒莊滿佈,是遊客試酒的勝地。不過由於太太仍在餵母乳,不能試酒,於是我們只在一所酒莊內的餐廳吃午飯。太太很有心思,特地暗中吩咐侍應,把 Happy Birthday 字樣寫在我的飯後甜品上。當然,這甜品就是甜上加甜了,嘻嘻。

飯後,我們在附近閒逛,參觀過蜜糖店和朱古力店,最後到了不遠處的芝士店試芝士去,我們叫了幾種芝士和果醬,配上麵包和餅乾,十分滋味!黃昏時份,我們覺得孩子好像有點倦,決定不外出吃晚飯,只在酒店叫餐,讓孩子可以早點睡。

最後一天早上,我們十一時左右收拾一切離開酒店。在紐卡素的岸邊散步了一陣子,就開始回程南下,半路途經 The Entrance 吃了個海鮮餐,也趕上看到了每日一次的餵塘鵝表演。表演過後,才繼續駕車回家,到達家中,已經是黃昏時份了。

Hunter3

三日兩夜的行程就此結束,如果對比一下當年我一個人出遊或者是跟太太去旅行,一天行程能夠遊覽的景點也比這次多。原因有幾個:孩子餵哺或清潔需要時間、推著嬰兒車也比一個人步行慢得多、孩子晚起早睡,我們不能早出晚歸,所以每天能夠去的地方實在很有限。但是,為人父母,帶著孩子出遊,無論要帶多多少東西,要放棄幾多景點,只要孩子一個好奇的眼神,一陣愉快的笑聲,其他的,也都沒所謂了。

留影 + 闖蕩陽光燦爛希臘行(一)

去年中開始籌備婚禮,考慮蜜月地點的時候,太太提到很喜歡希臘那種藍天和小白屋,我立即拿出 iPad ,跟她說當年舊同學在 Santorini 舉行婚禮,拍攝婚紗照,令我羨慕到不得了。還寫了一篇文章,說:就算不去希臘結婚,也應去那兒渡蜜月,同時一定要在當地實景拍婚紗照!

不過當時已經決定十一月在澳洲結婚,而若果之後要去希臘渡蜜月卻又正值冬天,婚禮和蜜月都不會是到希臘了,於是靈機一轉,拍板決定在盛夏八月飛到 Santorini 拍攝一輯 Pre-Wedding 照片。

我們從雪梨經香港飛羅馬,逗留一天,再搭廉航 Easyjet 直飛 Santorini。一共乘了二十多小時飛機,終於在一個萬里無雲的下午,到達了一個藍白色的世界。

santorini03

Santorini 是一個火山島,三千多年前這裡有過一次災難性大噴發,島上的火山灰有60米深。相傳這次爆發的火山灰導致全球氣溫下降,甚至在千里之外,中國的夏朝亦有七月飛霜的記載。今天的 Santorini 依山而建,房屋之間都是山路,不少地方只能步行到達。

santorini01

我們在機場租了車,開到了旅館門口,但因為我們的房間在過百級樓梯下面的後座,我們要把車子開到後院的空地停泊。但前後門之間的路,大概就是我駕駛二十多年以來遇過最富挑戰性的路,山路又彎又窄又陡峭。下坡時難的是閃避路旁泊著的車子,但原來上坡更難,好幾次我們的車因為馬力不夠而溜後,最後要退後十幾米加油衝上去,真是驚險萬分。

santorini04

既然終於來到夢寐以求的地方,當然要爭取時間遊覽。我們吃過午飯,稍事休息後,便駕車到了 Imerovigli 和 Pyrgos Village ,我們穿過宛延上下山,不知通往何處的樓梯,邊呼吸著地中海的空氣,邊拍攝著民居、商店和教堂。

santorini08

來到 Pyrgos ,我們遠遠看見了 Agia Theodossia 教堂,但走近時卻找來找去也找不到近距離拍攝鐘樓的地點,最後只好拿出長鏡頭扮近攝就算了。

santorini07

不像其他地方成行成市的遊客購物點,Pyrgos 的商店散落在不同的街角。店內沒有太多顧客,店員也懶洋洋的,就算我們圍著陳列品拍攝良久,也沒有來推銷。

santorini05

說起懶洋洋,沒有甚麼會比得上炎夏午後的貓了。沿途我們沒碰到很多人,但卻看見不下數十隻貓,大都在路旁好夢正酣,也許他們的主人也都在午睡,只有傻呼呼的遊客才會在三十幾度的氣溫還這山村跑上跑下。

santorini06

走了近兩小時,天色開始暗了,我們就在路旁的餐館叫了些地道食品。這些 Dakos 有點像意大利的 Bruschetta,但上面了鋪上了不同的魚肉,又是另一種風味呢。

santorini02

闖蕩最快樂的小動物

quokka

早前到柏斯時,到了半小時船程以外的 Rottnest Island 作一天遊,午飯時間,我們坐在露天座位,一隻差不多是此島獨有的有袋類小動物 Quokka 嗅到我們的午餐便走過來。翻查一下,原來 Quokka 號稱全世界最快樂的動物,因為牠們的嘴角微微上翹,就像人類帶著微笑一樣。

不過,Quokka 近代因為人類帶來了其他會獵殺 Quokka 的動物,例如狐狸、野狗等等,數目不斷減少,現在只剩下西澳的兩個外島以及西南角沿岸有牠們的蹤影。估計現在只有萬多隻,當中超過 80% 以 Rottnest Island 為家,屬於易危物種。

因為 Quokka 天性不怕人,而且人類食物對牠們的身體有害無益,島上嚴禁遊客把玩或餵飼牠們,違者罰款至少三百。如果希望將來還可以看到這種快樂生物的話,就必定要守法了。

人類來到這裡摧毀了牠們的家園,令牠們瀕臨絕種,竟然又標籤說牠們「最快樂」,真是諷刺!

闖蕩Canowindra 沒升空的熱氣球

balloons

早前的長週末旅程,本來最主要的節目是去看熱氣球節,我們一行六人,早在二月已經購買了這個項目的門票和預訂了在附近 Cowra 的酒店。原先的安排是星期六一早去看日出時氣球升空,下午四時開始有嘉年華會式的節目,有熟食攤檔、舞蹈和日落之後的熱氣球亮燈表演。

我們當天早上四時就出發,沿著漆黑一片的鄉郊公路駛了半個小時,到達場地時卻發覺那裡空無一人,甚麼氣球也看不到。我們用手機上網,瀏覽官方網站都見不到有宣佈任何更改,彷徨了好一會,終於見到有另一輛汽車也似乎撲了個空。我下車問一下,他們告訴我剛剛見到主辦單位在幾小時前在 Facebook 說早上的節目取消!大家有點掃興,嘀咕為何官方網站沒有消息,不過,就算他們有在那裡發佈,我們因為從沒想過會這樣取消,未必會在出發前去查看啦。

回旅館吃過早餐,休息一下後,就到了 Cowra 的日本公園,拍攝了那裡的紅葉秋色。下午我們又駕車回到早上撲了空的場地,這次就見到已經擠滿人群,大家入場以後,都拿出了腳架、長短鏡頭等準備攝影。我們因為要佔得前排的好位置,一直都輪流守候,好不容易得到日落,看過其他節目後,十多個氣球開始亮起,並隨著音樂閃動。我們一直等到氣球在夜空中上昇,誰知歌曲一首播完又一首,氣球還是在地面。忽然一陣高潮迭起的音樂之後,大會竟然宣佈表演圓滿結束,群眾亦立刻收拾一切準備離開!我們面面相覷,原來大家一直以來一聽到是熱氣球,就預設了一定會升空,我們再找出官方網站的圖片和文字,才發覺主辦單位完全沒有提過這晚這些熱氣球會升空,而圖片就真的有如上圖我們見到的一模一樣!

哈哈,我們只好一邊笑自己的粗心大意,一邊收起預備拍攝滿天如孔明燈般彩色熱氣球的廣角鏡,回去休息了。

闖蕩行李.標籤.目的地

tag

上一篇談到大掃除時,丟掉了移民時用的舊行李箱。不過,我卻將兩個自 1990 年起就扣在手柄上,跟我一起同機移民來 Sydney 的澳航目的地標籤除下,留為紀念。

這種舊式標籤,十多歲的小朋友應該沒有見過了,現在的標籤都是即印即貼不易撕破的矽膠帶。當年這種紙製的,各大航空公司的設計都不一樣,而每間公司有多少個航點,就有多少款印上機場代碼的標籤。曾幾何時,還有人有如集郵一樣收藏這些標籤,以證明自己週遊列國呢!

澳航這一款標籤是深紅色,貫徹了他們向來的商標顏色。頂部有一行小字 Qantas Form 33/9/82 ,估計代表這一款標籤是 1982 年的設計。標籤正背兩面印了黑色的 SYD (Sydney 的機場代碼)大寫字母。而每張標籤都有一個不同的六位數字,一旦行李遺失時可以用來追查。有趣的是,當年的班機編號 QF28 竟然只是地勤職員隨手寫上去,不是一眼就看得懂的。

這種舊式的標籤,靠的只是一條幼橡筋繫在行李上。一旦搬運時弄丟了,行李就有如迷路,不知要往何方了。

九十年代初期,航空業開始改用矽膠帶,check-in 時才將姓名、班機編號、目的地打印出來。而膠帶上更可印上條碼,自動化的機場只要掃描一下,就可以自動將行李運上正確的飛機。

自 2010 年開始,澳航首創推出可重複使用的智能行李標籤 Q-Tag(上圖後方的圓形標籤),自助 check-in 時電腦會將標籤確認,跟旅客的行程配對,然後就全自動付運。我這幾年用過很多次,真是非常快捷方便!不過目前只有澳航和澳洲國內線機場安裝了此系統,乘搭國內澳航班機才能用這種智能標籤,三年下來仍未見普及。最近讀到英航在試驗一種改良的智能標籤,有內置 e-ink 屏幕來顯示目的地和條碼,令到任何機場無需特別設備都可以使用,也許這種新系統能夠發展得比較快吧!


延伸閱讀:
– A Brief Elegant History of the Airline Luggage Tag

闖蕩回來了

hongkong14

假期回港一行,留了差不多十天。這一次的行程跟過去回港十分不同,購物的時間近乎零,也沒有安排很多跟朋友的聚舊飯局。我將行程都交由女友安排,我們參觀了很多舊建築保育的例子,例如:美荷樓、雷生春、和昌大押、灣仔藍屋、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等;亦到了鯉魚門和南丫島這些我二十多年沒有去過的地方,更看了一些藝術和攝影展覽,絕對是盡興而歸。旅途中有伴談談笑笑,當然比這幾年來那些一個人去的旅程開懷得多。

留影 + 闖蕩Hunter 濕地中心

wetlands

早前到了 Sydney 以北兩小時車程,在 Newcastle 附近的 Hunter 濕地中心(Hunter Wetlands Centre)一遊。那是連場大雨後難得的初夏晴天,每年南來的候鳥都到齊了,加上全年都在的本地品種,實在是觀鳥的好日子。

這個濕地中心其實不太出名,多次來過 Newcastle 也沒聽聞過,只是不久前偶而在網上看到 Newcastle 在 2011 年曾被 Lone Planet 選為全球十大旅遊點,有點出奇,於是查看他們列出的行程中,我有那些地方沒有去過,方才第一次知道有這個地方。

到達後看資料,原來這裡已經有近三十年歷史了!這一帶本來是天然濕地,但後來被用作堆填區和欖球場,濕地面積所餘無幾。到八十年代,本地學者 Max Maddock 教授向政府租了這裡來養馬,他注意到有四種鷺鳥在此繁殖,於是想到將此處發展成為自然生態的教育、研究中心。

這裡佔地 45 公頃,比香港濕地公園小一點,但亦有 150 種雀鳥。當然有 Maddock 教授當年見到的鷺鳥,包括大白鷺(Great Egret)、牛背鷺(Cattle Egret)、白臉鷺(White-faced Heron)等等。中心內興建了一些隱蔽的小屋、高塔作觀鳥點,避免鳥類受驚。我在沼澤旁的高塔上看到了一大群頭部黑色的鷺科鳥類,由於距離較遠,我心想,難道會在這裡見到近年香港傳媒常常提到的黑臉琵鷺?我即時查看 Wikipedia ,原來不是,因為黑臉琵鷺全球只有二千多隻,亦不會飛來南半球過冬。我拍過照後放大一看,才發覺牠們竟然就是在 Sydney 市區,常常在垃圾桶找食物,人稱垃圾鳥的澳洲白䴉(Australian White Ibis)!同一品種,這些生活在這天然濕地吃水中小生物的,實在比在人造環境中吃人類食物殘渣的幸福得多!

中心內,還保育了群居的鵲鵝(Magpie Geese)和珍稀的澳洲斑鴨(Freckled Duck),都是不常見到的品種。

除了觀鳥之外,中心內還可以玩獨木舟和 Segway ,可算是週末的好去處!不過,千萬要記得帶強效蚊怕水,他們售票處提供的那種,完全沒有效,害我變了蚊子的美味早餐!

闖蕩 + 餘音旅行的意義

track

本來只是想找陳綺貞《旅行的意義》歌詞,卻找出了一篇作者談論他跟女朋友同遊波蘭的文章,十分有趣。

他們當中,一個喜歡預先安排、充足準備,一個卻會忽發奇想,即興行事;一個住宿最著重位置方便,一個卻是環境至上。

旅途中作者跟女朋友意見不合時,甚至覺得「想吐血給她看」!幸好兩位都似乎是能夠包容的人,明白到「兩個人嘛,需要的是溝通」,發覺「旅行回來能回憶的東西很多,也更了解對方多一些」,而「這或許就是旅行的意義」。

也許我包容度不足,如果意見不合到想吐血的地步,我很難想像可以跟對方在旅途中繼續下去,更遑論一起走過一生。所以,有生以來除了家人之外,與我一起去過旅行的人寥寥可數,而且都是認識很久,知道可以合得來的人。有時讀到網上論壇有人招旅伴、或者聽見朋友會跟一些不認識的人出遊,我會覺得匪夷所思。一旦旅途當中發覺相處不來,難得的假期就變成不愉快的回憶,又何苦呢?

如果沒有合得來,想法相近的旅伴,我就寧願一個人遊,甚至乾脆不去了;反過來說,人生中找到一個不用勉強遷就,天生就合拍的旅伴,就實在是 the luckiest 了。

留影 + 闖蕩日落 Cable Beach

sunset

Cable Beach 是 Broome 最長的沙灘,全長連綿 22 公里,面向印度洋,因為 1889 年時在這裡鋪設了連接西澳與印尼爪哇的電報線路而得名。由於它向正西方,一向都是觀賞日落的勝地。

camels

騎駱駝賞日落近年來在 Cable Beach 成為受歡迎的旅遊項目,更出現了三間公司競爭的局面。所以,拿著相機來到這裡,除了可以捕捉夕陽無限好之外,更可以拍到長長的駱駝隊緩緩而行的景緻!

原來澳洲有超過一百萬頭野生駱駝,是全球最大的駱駝族群!牠們不是澳洲的原生動物,而是在十九世紀從西亞和印度進口以作運貨之用的駱駝的後代。牠們的功用被汽車取代後便沒有人再飼養,牠們散出到澳洲的沙漠變回野生繁殖。由於牠們數量已經過多,近年政府准許將牠們獵殺,出口回到西亞最肉食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