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建築緣

為了找一些工作上需要的資料,打開了存放大學時代功課的箱子。找呀找的,竟然花了整個週末翻看那個時候的筆記,草圖,論文等等。對於修讀建築,是我從小的心願。而我與這個學科的緣份,實在久遠得很。

記得很小的時候,已經喜歡看報上的售樓廣告。八、九歲的時候,已經在撕下來的日曆紙背面,傻乎乎地把自己家的單位畫成平面圖,沒有甚麼人教,但一開始就明白了甚麼是比例,甚麼是樓梯和門的圖形。後來父母計劃過搬家,雖然最後沒有成事,但從此家裡就多了不少印刷精美的售樓說明書,而我這個小學生竟然把這些看得津津有味,心想,如果將來的工作可以就這樣畫呀畫的,真也不錯。

六年級的暑假,看見了電視上「四三零穿梭機」一格格的影像立體地沿著螢光綠色的線從遠處飛近,突然腦子叮一聲想開了竅一般,明白了透視圖的原理,將同一個面上的線在立體透視圖上伸延,是會聚在遠方的一點。那個夏天,我拿著「神奇畫版」,不知畫了多少立體的建築圖畫。

中學時代,由於學校並不太重視美術科,我的課內時間花到理科上,課餘時間卻花到文字那裡:辯論、投稿、刊物編輯。美學上的訓練全面停頓,會考時的美術科還得央求學校給我自修報考。 成為一個建築師的夢想雖然給擠到一旁,但一直也沒有完全消失過。

後來考進了中文大學,但修讀的卻不是建築。自己對主修的商科真的不太能夠提起興趣。當時有消息傳出,中大將開辦建築系,但細意打聽之後,才知道要等到我三年級時才開辦第一屆。因為要浪費兩年,我當時已差不多打消了轉系的念頭了。誰知那一年的暑假,我家裡申請已久的移民簽証竟然獲准了!這立時打開了通往建築的另一扇窗。家人、長輩和朋友都對我是否轉系有著不同的意見,最後,我的決定就是將建築放第一志願,商科第二。看看命運怎樣安排吧。

這裡的派位結果刊登在報章上。記得那一天的清晨,我在朝陽下跑到家附近的報紙店,我與建築的緣份,在兜兜轉轉之後,就在那一秒重新開始。


延伸閱讀:Popeye – 我的另類建築緣

7 Comments Add yours

  1. 貓茶啡 says:

    很羨慕你讀書的筆記依然保留至今,我的都經己不知所蹤了。
    每次搬家都會有些東西在有意或無意間失去。
    當年去澳洲讀書,隨身帶了一堆自己喜歡的書去,兩年後回港,把它們和我當時的教科書,筆記等等裝箱寄回香港,但卻全部寄失了。

    我小時候,也愛看朱樓廣告的平面圖,更喜歡以平面圖方式「設計」我喜歡的屋。不過在香港要找到一間乎合理想的屋實在很難。

    早前我陪個富貴朋友到山頂、半山看屋,看後成就是一個「唉」字。而我窮人就更不用說了,我想叫李嘉誠、李兆基等等地產商,不如到他們建來以幾千元一呎賣出去的房子住住,看看感覺如何。我亦想知道他們是否故意,把晾衣的地方安置在抽油煙機出口之上,以刺激香港人每日以不同濕衫點綴窗戶的想像力。

  2. popeye says:

    相信兄台算是天生吃這一行飯的。有時上天的安排很奇怪。
    小弟很小時候已經覺得香港的住屋起居不應是這樣,家的概念不應被發展商無理支配,(起居)稱之(起居)的質,完全被曲解。為求找解釋,走去讀建築設計。相信這是天主的安排。

  3. 港燦 says:

    Stannum : 你 88 年入中大 ?

  4. Stannum says:

    燦兄:不是,是89年。

  5. Stannum says:

    Popeye:看你的文章,你的建築緣份更加曲折,亦佩服你的毅力,實在很難想像你腦海中的景深是甚麼樣子。

  6. popeye says:

    stannam兄,
    我自已都不知道何來這褔緣,令瞎子可看見,破子可走路,只可能說這是天主的安排,做一個活見證去說給常常自艾時不與我的人,所以人們很少見我不開心,因活都今天已經不易了。
    腦內面的感觀體驗很難和人分享,因別人無法知我講什麼。多謝你的分享。另八九年我已畢業,老已。兄台還年青有為,前途無限。

  7. says:

    看過Popeye你的經歷,便令我想起小時候常聽到那個聾子貝多芬成為偉大作曲家的故事,但你這個故事卻更實在。身體缺陷反而激發獨特的觸覺,還能當上建築師這個如此重視視覺感觀的行業,著實令我佩服不已。
    八九年麻…我還在讀幼稚園中班:)不知道我和建築又有沒有緣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