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無聲(二)

Actsnow爺爺領我們進去,我很驚訝他只為我們預備了一個房間。

「那……我的房間呢?」

爺爺指著同一扇門說:「幸雅在你家也分開房間嗎?」

幸雅笑得彎了腰,向我單單眼:「Grandpa knows!」

這些日子,幸雅已經差不多在我的小單位住了;為了不要她父母知道囉唆,她把她那大宅的電話轉駁到手機,還囑咐如果她不在,由它響好了,叫我千萬不要接。我以為幸雅的家人都是很保守的,所以一直都很害怕,如果一天她父母發現了,會對我有不好的印象。

我們進了房間,我一臉狐疑。為甚麼爺爺的性格會與她父母那麼不同?為甚麼幸雅會那麼在意地對父母隱瞞我們同居的事,卻一早已告訴爺爺了?

「你覺得我們家很奇怪吧?爸媽保守古板到不得了,爺爺就完全不同,是吧?」

我點了點頭,說:「我一直都奇怪,你父母為甚麼會生下這古裡古怪的你呀。」

「隔代遺傳嘛!其實爺爺比較洋化,是因為他很年輕的時候已經在澳洲打工,差不多算是住了下來。爺爺後來回鄉與嫲嫲結婚,但當時澳洲實行白澳政策,亞洲人不能夠申請妻子來,只能每一兩年回去一次。所以爸爸其實與爺爺一直也沒有一起住,性格都是來自傳統家庭的嫲嫲教育出來的。」

「哦,明白了。那你爺爺以前在這裡附近打工嗎?」

「不是呀,一直都在雪梨。」

「那,為甚麼他不和你同住,會住在這裡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直到三年多前,爺爺都和我在雪梨同住。我暑假回了香港,有一天爺爺突然獨個兒搬走了。爸爸也像是很不高興的樣子。他們因為性格相差太遠,一直也相處得不好,我猜他們二人一定是因為某些事情鬧翻了,爺爺才搬了出來,所以我一直也不知怎麼開口問他們……。」

外面天色已經全黑了,在熊熊的壁爐火旁,我們吃過了晚飯。爺爺問了我工作的事,也談了這裡冬天的寒冷天氣。

「看今天的情形,今晚可能會下雪啊!是今年的初雪呢!」爺爺隨手開了電視,我見到和雪梨一樣的電視台,一樣的新聞主播,說的都全是雪梨和坎培拉的新聞和天氣,仿彿這樣的鄉間小鎮並不存在,重要的都是大城市。

「咦?沒有這裡的天氣預報嗎?那你怎麼知道會下雪呢?」我問爺爺。

「你的眼睛,你的皮膚就是天氣預報。人類千百年來都是用眼看,用身體感受大自然的啊。」

談到了十時左右,外面還是沒有如爺爺所說的初雪,只有像已凍得凝結的空氣,也許連聲音也傳遞不了,寧靜得使我有點耳鳴。我因為駕了長途車,和幸雅回房間後便呼呼入睡。第二天睜開眼睛時,卻只是五時許,但因為已經睡了七個小時,再也沒有睡意了。

我怕吵醒了幸雅,便靜靜地打開房門到了大廳。爺爺已經起床了?

「早阿,爺爺。」

「You’re early, Mike。睡不慣這裡的床?」

「噢,不是不是。太舒服,睡得太多了。」

「要出去看雪嗎?」

「外面真的下雪了?」

爺爺帶我走出門外。我沒有看到我一直以為的暴風雪。雪只是像羽毛一般地飄下來。沒有風聲。靜得有點如在夢中。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到地上,輕得就像我怕吵醒幸雅的動作一樣。雪逐漸地密了起來,但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我享受著這破曉之前的寧靜,就像到了一個夢幻世界,一切都不很真實。

爺爺突然打破了寂靜:「你知道幸雅名字的由來嗎?」

(待續)

6 Comments Add yours

  1. ar kit says:

    最尾的一句.. 令我最想追睇第三話呢~

  2. Stannum says:

    嘻嘻,連載的東西,還是放個 cliffhanger 好一點啦。

  3. 從心 says:

    嗨!

    很喜歡你的雪落無聲,有一種白皚皚的美。加油哦!

  4. Stannum says:

    從心:你好,很久沒有見你留言了。去年底有好一段時間你沒有更新新聞台,還以為你不再寫了。剛剛去看,才知道這一兩個月你又再寫了,待我慢慢看吧!很高興你喜歡「雪落無聲」,其實這個故事比我平時寫的較為長篇,節奏也慢一點,希望大家不會覺得太悶才好。你有沒有留意我和幾個網友合作,開始了「小說連線」呢?接力寫小說,是好有趣的嘗試呢!有空去看看啊!http://fictionlink.blogspot.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