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無聲(一)

Actsnow第一次見幸雅的爺爺,是去年冬季的時候。某一天,她突然對正在吃早餐的我說,想去探望獨居在坎培拉附近的爺爺。於是我們就在一個長週末假期啟程前往了。我在地圖上找,原來爺爺住的地方竟然位於比坎培拉更遠,再要多接近一小時車程的地方。

「那豈不是差不多接近雪山了嗎?」

「應該是吧,我只去過兩次,都是夏天去的,沒有留意雪山的事。不過也沒有聽爺爺說過要除雪。」

「噢,我沒有雪地行車的經驗呀,會不會危險呢?」我有點擔心,但其實已經踏上旅途了,唯有希望不會下雪吧。

「你不要常常擔心這,擔心那,好不好?」

幸雅就是十足的樂天派,甚麼事都抱著船道橋頭自然直的心態。而我的性格卻是差不多相反的,很多時都給一些難以解釋的憂慮所佔據。我心底常常泛起一些不明來歷的擔心,使我對很多事情都裹足不前。

我們只在坎培拉停留了一會,吃過午飯便再啟程。沿途車窗外好像越來越冷,還下起小雨來。在濕漉漉的公路上,我將車速減慢,卻惹來後面一列汽車響號「致敬」。我迫不得已,將車速加快至令我非常不安的110公里,我害怕公路就像溜冰場一樣,連煞車系統也可能會失靈。接近南半球冬至的日子,日短夜長,再加上天空烏雲密佈,三時多的天空已經開始昏暗。從公路轉入小鎮,穿過一些寧靜無人的街道。週末下午,兩旁的商店都上了鎖,唯一還營業的就是街角的酒吧,但在寒冷的天氣下,似乎也沒有甚麼顧客。我心在想,為甚麼幸雅的爺爺會選擇獨居在這麼偏遠的小城呢?我知道她父親和爺爺的關係不太好,但要分開住也不用搬到這麼遠呀?況且,她父母還在香港工作,也不常住在雪梨。

隨著幸雅的指點,我們駛過一些小路,原來爺爺的房子在鎮外的樹林邊,是一座很有農莊味道的建築。我把車子停下,圍上了幸雅編給我,厚厚的頸巾。我們下車,剛拿了行李,那用原木造成,厚重的大門就打開了,同時傳來她爺爺的聲音。

「Hey! 幸雅,How come you are so late? 」說著就給她來了一個熊抱。

「你問這個安全司機吧,哈哈! By the way, this is 阿宏 Michael。」

「G’day Mike!」爺爺本來好像也想來個熊抱,但見我只伸出右手,便立刻打住而改為握手了。見到這個老人家,我真的十分驚訝。幸雅的父母是很傳統,很中國化的,我完全沒有想像過,她的爺爺會是說話中英夾雜,會和我說 G’day ,有點老頑童味道的人。在爺爺面前,竟然連幸雅說話都半中半英了,真的耐人尋味。

也許,在這裡住的幾天,能夠知道多一點關於這個有趣的老人家的事吧。

(待續)

16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只五六天沒有寫新文章,瀏覽人次牛皮偏軟,留言又交投淡靜。真的立竿見影呀。這個故事比較長,預計會有3-4篇,是一個新的嘗試,請給點意見吧。

  2. G13 says:

    哎,要「待續」呀 ?? 好吊癮喎…. ^_^

  3. Stannum says:

    G13:如果要寫完才上載,可能要等到雞年啦。

  4. ar kit says:

    好難想像一個中國老爺爺跟別人講 G’day 呢~~ haha~ 如果佢講既係 “G’day mate” 而唔係 “G’day Mike” 會仲得人驚~~

  5. Stannum says:

    劇情需要呀,看下集就會明白啦。我本來真係想寫 G’day Mate,不過係同未來孫女婿打招呼,叫名親切D嘛。

  6. says:

    等到頸都長,終於等到史兄那特有的憂郁氣息、無奈迴蕩的詩品小說了。好呵!

  7. Stannum says:

    貴兄:憂鬱氣息?無奈迴蕩?沒有想過你會這樣形容我寫的東西呢!

  8. says:

    「憂鬱」較消極,負面、壞情緒。
    我唔係想撐,不過我對「憂郁」理解係較正面。
    憂係出於情感敏銳,郁係豐盛。憂郁是因為看得遠大,想得仔細。
    情感事不如意十常八九,人到情多情轉薄,自然唏噓無奈低徊不已。
    為什麼?因為史兄小說常「回憶」繚繞,快樂都多在從前…
    這是我對史兄小說的解讀,或許倒反映著我自己情感世界的單面投射。
    實情若史兄所想所寄均非如此,請見諒。

  9. Stannum says:

    「憂郁」唔係「憂鬱」既簡體咩?原來有分別嗎?

    回憶繚繞,是因為我是一個坐火車時喜歡面向車尾坐的人,喜歡回看遇過的風景,有的比現在快樂,也有些比現在不快樂。

  10. says:

    o下?「憂郁」原來是「憂鬱」的簡體麼?
    用 MS Words 翻譯一試,果真呵!
    為什麼繁體字文章/書都有另寫憂郁,不寫憂鬱?
    因此我一直誤為兩個意念…
    尤其郁字頗 positive,如濃郁、馥郁。

    既然咁,我收返原先一半 comment,
    邊半先?哈哈哈…

  11. Stannum says:

    貴兄:

    造成混亂,都係拜制定簡體字時,胡亂將不同的字合而為一所賜,求其普通話同音就算。「繁體字文章/書都有另寫憂郁」應該是作者本身寫慣簡體,勉強寫繁體時不懂,而且鬱字又鬼咁多劃。

    澳洲中文報紙,廣告大大字寫:「XX征友」呀,「黃金海岸四天游」呀……未做朋友先被征討,黃金海岸齋游水游足四日,死未。有D又矯枉過正,胡亂「繁」化寫成:「金像影後」,連「芬芳濃鬱」我都見過。

    係咯,邊一半呀,貴哥?

  12. says:

    還以為街坊式的簡化是香港特色,如「云吞面」代原有正字;
    另借用同音字表達新意思,如「o徙晒」(o屣哂)、「快o的」(快D)、「串」(寸)…
    原來澳洲的華人(港人)仍不輟創意。

    「芬芳濃鬱」最好笑。幸好史兄提點,否則某日見著這半芳半鬱,
    復誤為文人新意念,小貴又再順手用作形容史兄的細膩文章,咁又死得矣。

    邊半?梗係史兄話事!騎騎…

  13. 再看看這個故事,都仍然覺得好看。有些故事初看很好看,但只會吸引人看一次。然而一些故事卻耐人尋味,特別是令人有共嗚的。很喜歡裡面雪景的描寫,很有親歷其景的感覺。且第一章的人物描寫很有趣哩,一個謹慎;一個樂天,都很具體地描繪出來,原來你以前已經寫D咁長o既小說?!不過,你現在寫的故事在感情的喧染力就強很多了,簡單的字句就可令人跟主角一起走進他們的世界,很好哩☆~

  14. Stannum says:

    小白熊:因為常常爛尾,所以不想再長篇連載。例如早前寫「如願」就是慢慢寫,完成之後才一次過發表,整篇的長度差不多等於「雪落無聲」四篇合一。

  15. 《如願》也很好看哩 ~ 不過並沒有留意它的長度與此四章的比較。現在發現小說的可貴處是可以較自由抒發感情,又可發揮想像力,怪不得那麼多人喜歡寫、看小說。我中學時最愛看、(學人)寫笑話,同d同學可以嘻嘻笑一番,覺得很有趣。。。卻錯過了看小說的樂趣了,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