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建築

B04a_1近來的反日浪潮,似乎有越演越烈之勢。事件起因的火頭,其實有好幾個,包括釣魚台問題、篡改歷史、日本意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等等。這些火頭,都一個連一個,互相重疊牽扯,而且都關係到日本對於二次大戰侵略行為反省不足。

記得當年在德國柏林,我到過尚未完工的「猶太博物館」,這絕對是一座懺悔性的地標建築。該館由著名的解構主義建築師 Daniel Libeskind 設計,是一座不規則彎折的建築物,裡面可以說像迷宮一樣。外牆上的窗戶,也是不規則而重疊的長條形狀,我覺得就像一條條受害者身上被亂劈的傷痕一樣。據Libeskind解說,不規則彎折的形狀是一個被扭曲的猶太人標誌——大衛之星,而窗戶看似雜亂無章,但其實這些線都有時空上的特別意義。建築師找出了柏林的幾十個歷史上與猶太人相關的地方,在地圖上連在一起,這些線劃過「猶太博物館」的地方,就成了窗戶。

「猶太博物館」位於柏林市中心地價高昂的地段,有說地價高達二億英鎊。而建築費也需要一千八百萬英鎊。雖然金錢不應該是反省程度的指標,但德國人五十年後也願意付出這麼多來建一所揭露自己民族歷史上惡行的博物館,這種深刻反省,願意承認錯誤的氣度,實在值得敬重。

我們罵人無恥,是因為覺得「知恥近乎勇」,人是應該有羞恥之心的。但這個恥字傳到日本後,似乎意義有點不一樣了,仿彿羞恥是絕對的貶義詞,恥辱是需要隱瞞,掩飾甚至扭曲的。對於二次大戰的戰敗,有些日本人覺得是國恥,最好從記憶中剔除。

類似「猶太博物館」這種對歷史深刻反省的建築物,在日本全國似乎都沒有。一些紀念二次大戰的雕塑等等,都座落在被原子彈炸毀的廣島、長崎,而內容也以刻劃日本人被原子彈遺毒所害為主,令人覺得日本搖身一變成為受害者了。例如這個保護小孩的母親摺紙鶴的女孩。這種對歷史的扭曲,扭的程度竟然比扭麻花似的「猶太博物館」外貌更甚。

面對近期的這些反對,日本政客仍然未有認清原因。雖然是幾十年前的歷史,但如果日本一天不反省二次大戰時的惡行,繼續否定歷史,企圖對新一代加以隱瞞,實在是不能服眾,沒有資格在國際社會中理事。也許在這件事上,中國是運用否決權的時候了。


友站相關文章:
Just a Sidekick:明明都是中國人
香港仔公國:記歷史不記恨
上班一族:也談國內反日事件
通寶日記:近來的反日
港燦筆記:難得的冷靜
D-cage:Peace


參考網站:
關於猶太博物館:1, 2

9 Comments Add yours

  1. 嗯,這事件其實我覺得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不過這事件同時亦只是催化劑而已,真正的鬥爭根本還未開始呢(我倒是覺得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2. 思存 says:

    經歷過文革浩劫的巴金, 曾多番撰文說希望能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館, 好讓國人記住教訓…而今不但連影也沒有, 文革在正規課程裏的面貌, 恐怕也可媲美日本右翼分子的篡改。

  3. 小白熊 says:

    巴金是我很喜愛的作家,他的文學作品也流露著他那份進步的思想,文革博物館也是一個前衛的想法(當時而言),是我們去正視史教訓的好地方,「上山、下鄉」、「扣帽子」、…是知識份子的黑暗時期,也是中國社會進步的考驗期,隨著中國社會的開放,也可見到各方面的進步,我讀書時的Lecturer分享他在中國與其他國家(包括所謂民主國)的體驗,感受到相較之下,中國政治上的手段和行為,已是較溫和…

    晚上看到中國人民上街的悲傖,再看過Peral Report解讀那令人”難以理解的”教科書內容,再想起年紀小時侯看的紀錄片,那些殘忍、變態的行為實令人側目…那鬥人頭多的紀(把人頭一個一個掛起來再做很多核人的把戲…),…那對待中國婦女的下流行為…為甚麼又要挑起我們這一道深深的史傷痕呢?我們是否曾給這一群可鄰的受害者及其下一代還一個公道呢?文革、六四的受害者是為革命,為他們的理想、正義感而犧牲,那些受侵略者活生生而折磨枉死的人,他們所犯何罪?…他們單得不到日本政府正式的道歉,連歷史事實也要篡改…?!
    中國人民還要向大日本帝國道歉?何解?
    侵略、貪婪的舉動令人難受,但對於將別國無喜的平民百性活生生折麼至死…而做出這些行為知道這是甚麼的教育…??

    從來在政治的把戲上,愛國的是人民,受害的也是人民…
    多一片土地,多一份霸權,真的哪麼重要嗎?
    當中有否正視過人類可貴的尊嚴呢??國家是由’民’組成的嗎?國與國之間是必要經這橡樣的鬥爭嗎?成功何價?
    可憐天下老百姓!!

    P.S.:Sorry,冗長的篇幅,純屬個人感想而已…真不忍見剛起飛的中國經濟,開始有些好日子過的人民捲入另一個漩渦…過我是樂觀的…!!

  4. Stannum says:

    無塵先生:不太同意你說的各打五十大板,在此事上,中方除了部份遊行人士破壞日本大使館和日資企業外,不明白你認為有甚麼原因要打呢?遊行時的過激行為,世界各地都有,也不是奇事。怎能和篡改史實此等大是大非的錯誤同判五十大板呢?如果你說中國利用民眾,在此時拉出此等話題來作外交籌碼,其實釣魚台、教科書的事,已經遲了二三十年,以前容忍,不代表今天不能拿來交涉呀。

    思存:要成為真正的大國,要有思己過的氣度。今天中國要求日本要面對歷史,實在還是不能完全理直氣壯的,如果日方問一句,你們自己能否做到,把一切史實告訴下一代呢?畢竟近代史還有很多禁區。很有興趣想知,他們的教科書是如何說文革呢?

    小白熊:正是因為「起飛的中國經濟」,令日本在亞洲的經濟龍頭地位不保,才令日本右翼分子有機可乘,利用外交製造麻煩。

  5. manfred says:

    在柏林旅館,有個以色列人對我推薦了很多景點,其中一個就是Stannum撰文的猶太博物館。時間關係,沒有去,可惜。

  6. 思存 says:

    今天看到的新聞:

    文革博物館 破中共禁忌 汕頭啟用
    http://full.mingpaonews.com/20050422/gha1r.htm

  7. Stannum says:

    Manfred:我去時博物館尚未落成,只能遠觀。有去過的朋友說裡面的光線運用頗特別,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

    思存:不在首都北京,竟然座落連省會都不是的汕頭?潮籍的小弟,不知應不應該覺得榮幸呢?

  8. 抱歉,Stannum,我現在才來回應你的說話。

    有空的話,請你去看看我在自己blog裡寫關於中日事件的評語,因為我要說的話都已經寫在裡面,貼在這裡的話可能不夠位(我寫了不少)。

    我知道遊行確是這樣子,香港的七一遊行態度是值得讚揚的,但並不代表我們可以容忍有暴力的示威。而我說的各打五十大板並不是只針對這一次的刪改南京大屠殺歷史∕改教科書事件;我是在分析了事情情的前因後果後,發現兩國都該打五十大板。為什麼?因為日本利用二次大戰事件挑舋中國(為了政治給經濟目的),而中央政府則利用了人民的愛國情緒(你能夠告訴我那些學生究竟在反什麼嗎?)。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從跡象來看,中央政府是有心煽動人民(我不在這裡解釋了,請看我blog裡所寫的文章)來與日本對抗;是的,你說的外交籌碼這一點很對,不過這難道就代表中央政府可以容許示威人士的野蠻行為?(中央政府在這次事件裡最大的錯不是煽動人民,而是沒有阻止示威人民去以恐怖方式對待在中國的日本人)那和二次大戰的日本軍國有什麼分別?難道以暴易暴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嗎?

    其實,這些反日事件都只是一個結果,原因何在?對抗什麼呢?對抗日本軍國主義?某程度上是的(起碼那些反日的人的確在這麼想),不過,一來日本沒有正式軍隊,二來中國有核武,你難道認為日本真的可以像二次世界大戰般攻陷中國嗎?反軍國主義?那是上幾代的事,我們不應該把上幾代的過錯搬到新一代身上,除非他們自己本身以軍國主義自豪,但現在的日本人有多少是這樣?再者,所謂抵制日本貨亦只是以偏蓋全的做法。

    事件根本就是有政治目的的,學生所想並不等於胡溫所想,因為中國不是一個民主國家。那麼,那群熱血學生到底在反什麼呢?

  9. Stannum says:

    這是政治事件,當然有政治目的。

    也不要將示威人士看得如此盲目,大家的父祖輩經歷過二戰的比比皆是,絕不只是「上幾代的事」。我70年代出生,自己聽過父母、祖父母對於二戰日軍的親身經歷。我們不是要把責任推到新一代身上,而是要新一代明白上一代的過錯,防止類似事情再發生。

    軍國主義只需幾個野心政客,就可推行,不一定要多數日本人「以軍國主義自豪」。如果從小就由教科書灌輸錯誤的歷史觀,軍國主義復活,絕不是奇事。現在日本就在爭取建軍,例如派「自衛隊」往伊拉克等等都是跡象,其實是在試探各國反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