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那一年,在大學站到紅磡的車程中,望著將落於西方紅得像血的夕陽,映照著茫然靜止不動的吐露港。火車不願回頭地飛快南行,不經意地Walkman裡傳來了這首歌。很沉重。


【問青空】黃凱芹

曲:黃凱芹 詞:黃凱芹

痛  怎麼形容  望向青空  青空一片風
在晚風中   掀起一撮小殘紅   濺起暗湧

痛   心底幻夢  望向天空  天空一片空
在晚空中   想起一個小英雄   給東風遠送

我想起一闕歌謠   和想起你的話
還想起一臉微笑   曾期待破曉

痛   相通舊夢
望向星空   星空可會懂
在太空中   響起一世紀相同

悲哀的放送   ( 再望夕陽紅 )

痛   總想玩弄
望向高空   空空一片空
問那青空   可否一次和你   結伴做長虹

4 Comments Add yours

  1. jaffe says:

    這首歌我並不熟悉
    (其實很多香港的歌曲我都不怎麼熟悉)
    反而,想起大埔到火炭那一站的風景
    如今,怕已是高樓林立了

  2. 貓茶啡 says:

    黃凱芹的歌,我最喜歡是「誰明白愛」。多年前在家中不停replay,現時把這歌錄在電話中,也是不停replay。

  3. Manfred says:

    大學站到紅磡的車程,一個人補完習回家的必經之路,常有感觸。可惜現在的車廂太吵,連感觸的空間也在喪失中。

  4. Stannum says:

    噢,各位都集中論歌、論景。

    如果今天重覆這段路,也許馬鞍山的高樓大廈會成為主景。那時候,火車是一排排座位向前或向後的,大學站上車常有位坐。前半段完全不吵,不過我多數都會聽 Walkman,吵也由它吧。

    黃凱芹的歌,這首不是我的首選,但歌詞實在很有寓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