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都不是的一個凌晨

在元宵節與情人節中間甚麼都不是的一天,我在四時許的凌晨夢見了你。

那個晚上我睡得不好,在昏暗的黑夜正中央就無故醒了過來。很久沒有掛念你,畢竟我們從前的一切已經越來越遠,就像天窗剛好看見的恆星一樣。如果你相信大爆炸是宇宙的起源的話,所有星體之間的距離都會不能逆轉地漸行漸遠。沒有星圖,沒有其他恆星幫忙定位,不知最光亮的這顆會不會是獵戶β?我看見天窗週圍的天花板漸漸隱去,透出了被遮蓋的繁星。沒錯,真的是獵戶β。星空從獵人的膝延伸到上肢,再展現出旁邊的金牛座、天狼星。從前以為獵戶有弓箭,你笑說這個獵戶用的是劍,拿弓箭的是丘比特啦。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愛神座,人間才有種種的分開?

眼前的睡房越隱越淡,我好像躺在一個無際的草原。月圓之夜,我甚至看到見天邊的草在動。是誰?是誰來了?一個身影朝我走過來,由於背向月亮,我看不見臉。但從赤裸的輪廓,我知道是你。你的長髮,你的腰和腿都跟從前沒有兩樣。我想揚聲呼喚你的名字,但卻完全發不了聲。你靠近了我,把頭枕在我的胸前,我盡力地擁著你,你的一呼一吸雖然無聲,但我都感覺到了。我們是身處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嗎?我們相擁的力度與從前沒有分別,但卻彷彿不是自己的身軀。我知道這一定是一個夢,我開始害怕會醒來,我害怕意識的重臨會令你再次消失,我害怕最終我又再次孤身一人殘留在這個草原之上。我想求你留下來,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想要發聲,終於將你的名字叫了出來。但同一剎那,草原、星空和你,都像關掉投影機一樣突然消失。我躺在看見天窗的床上,也許墜入了剛才的境地已久,現在連獵戶β也看不見了。

我在床上動彈不得,只好瞪著眼望著天窗外的天空,心裡哼著我們以前一起看星時曾經一起聽的一首歌。


性情中人 梁漢文
曲.詞: 馮正

醉不死不要緊 曙光終會再來臨
明明白白地說聲 釋放吧愛人
還作我自由身 自由撇脫的快活人
正式敞開胸襟 呼吸感興奮

遺棄掉愛情 戒掉最難戒毒癮
一把火燒過的野草也可再生
矛盾的情份緣份曾是混濁不堪
半進半退完全不能抽身

太傷感的氣氛 多得天賜有情人
情情慾慾在半生 彷似是一枝針
微細處動人心 動人處卻觸痛靈魂
刺針刺傷我心 血一再的滲

遺棄掉愛情 戒掉最難戒毒癮
一把火燒過的野草也可再生
矛盾的情份緣份曾是混濁不堪
愛過痛過難無悔無恨

遺棄掉愛情 戒掉最難戒毒癮
一把火燒過的野草也可再生
難過得要生要死回味極度迫真
欠缺勇氣來忘記前事 從不是原因
(欠缺了你 然而我仍在思憶內旅行)

5 Comments Add yours

  1. sidekick says:

    有d 似鬼故… :p
    祝情人節快樂~ 🙂

  2. Stannum says:

    係,試一試寫有點不同的內容嘛。

    當年有沒有留意這首歌?好喜歡這一段:情情慾慾在半生 彷似是一枝針 微細處動人心 動人處卻觸痛靈魂 刺針刺傷我心 血一再的滲。好貼切。今早上班時shuffle到這首久久沒有聽過的舊歌,用了裡面的意像寫了這篇。

  3. mad dog says:

    stannum, 多謝你到訪我的blog. 我也知道Elizabethtown最後廿分鐘裡的音樂很重要, 激死!
    看了你的blog多次, 現在才知道你是male! 🙂

  4. pema says:

    傷感的故事!

    從來感情就是留不住的東西,能抓緊的那怕只有一片片的回憶,隨歲月而鑄在心的深處,以為忘了,卻不知何故忽入夢鄉,牽動多年的情懷.

    但願人長久….

  5. Stannum says:

    令主角動彈不得的,的確是沉重的回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