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uvel 再起

Photo 072806 001Photo 072806 005Photo 072806 003

喜歡看另類╱獨立╱前衛╱小眾電影的雪梨人大都會知道 Chauvel Cinema 。這間位於受保護歷史建築物 Paddington Town Hall 裡面的電影院已經有三十年歷史,1995年重修過後,由 Alex Meskovic 主理了十年,2005年中他因為經營困難,意興欄柵而將戲院交給 AFI (澳洲電影學會)經營,但學會搞了幾個月便因為每月虧蝕數萬澳元而關閉。

據 Alex Meskovic 接受報紙訪問時說,他努力了十年,選映小眾和獨立電影,又舉辦各類電影節,建立了 Cinematheque(電影中心)選映舊片的運作模式,一直都不需要政府資助。但2004-05年間,票房竟然萎縮剩下一半,他將此歸咎於DVD的盛行,發行DVD的成本低了,而不論經典和小眾電影,大都能夠輕易找到DVD。以前電影發燒友都期待他們重映,但現在隨手一買,就能夠無限次欣賞,不必等待他們重映了。而且喜歡看電影的澳洲家庭很多已經安裝了大屏幕、環迴立體聲等等設備,家中看DVD的水準,也提高到接近戲院的水平。以前舊的運作模式,很難在沒有資助下繼續下去。

Chauvel 終於在難以經營下,宣佈在去年九月關閉。消息傳出後,近200名常客覺得這是雪梨電影界的重大損失,自發成立了 Film Lovers for Independent Cinema (FLICs) 這個團體。他們與業主雪梨市政府開會,又收集了2000名市民簽名,終於迫使市政府通過動議,不再單單當自己是收租的業主,承諾作出租金資助,以保存這個歷史悠久的文化地標。

終於這個計劃引起了 Palace 院線的興趣。Palace 是澳洲專放映比較小眾電影、藝術片、外語片的院線,每年舉辦不少外語電影節等等。也許因為有租金資助,而且他們自己也發行很多藝術片,買片成本應該會比其他經營者輕,所以就算他們在附近已經有兩所戲院:Verona 和 Academy Twins 也依然願意承擔來經營。

經過幾個月的籌備和稍事裝修後,上星期終於重新開幕了。他們上映的戲碼原來是一新一舊:紀錄片The Devil & Daniel Johnston 以及 The Passenger 。The Passenger 是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1975 年的作品,由 Jack Nicholson 主演,我一直沒有看過,所以上星期五,在他們重開的第二晚,便去了捧場。Antonioni 的電影,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較早年的 Blow Up,懸疑故事加上入時格調,給人很前衛的感覺。反而這齣 The Passenger 故事性不強,鏡頭充滿的卻是北非的異國風情,而給人印象最深的是結尾幾分鐘不動的鏡頭。片中有些對白寫得引人深思,例如開蓬車在公路飛馳時,女主角問 Jack Nicholson :「What are you trying to run away from? 」,Jack 沒有正面回答,卻著她站起回頭看兩旁告訴後退的樹木和剛剛走過的路,不用言明,大家都知道,他要逃避的,就是 the past 了。我比較少上電影院看舊片重映,這一齣未曾看過,本來想當新片看,但一看到 Jack 三十多歲時的樣子,卻無法把它當新片咯。

接到宣傳單張,看他們編排的上映名單,有去年在電影節看過的韓國片《感官樂園》,有楊千嬅的《餃子》,有今年香港電影節不少網友看過的《半熟爸爸》L’enfant。他們還貼有預告,遲一點有 Fellini Week ,俄國電影節等等。看見這樣的編排,我才放心一點,他們真的繼續了從前的 Chauvel 而不是將它變成另一間上映新片的 Palace 戲院。

這次爭取成功之後,FLICs 並不是功成身退,而是轉而向省政府提出要好像墨爾本的 Australian Centre for the Moving Image 般,建立非戲院兼營的,真正的電影中心。實在,很希望他們能夠有成果!老實說,澳洲各級政府都實行普選,大家手上有選票,聯手向政客aka政治家提出要求(我對近年香港傳媒常用的「訴求」字眼有點反感,我覺得很有由下而上申訴、請求的感覺,不像「要求」二字來得平等),只要人數夠多,實在很有機會取得成功的。


插圖是上週五用手機拍的,沒閃燈又低像素,效果欠佳,把心一橫將照片變矇變黃……現實中的戲院,可不是這樣神秘虛幻的。可按看建築物外貌。

4 Comments Add yours

  1. M.Y. says:

    哇~~~澳洲跟我想像的不一樣呢
    想像中的澳洲 是
    袋鼠在街上跳來跳去
    很多人在玩Sailborad
    大家穿在游泳曬日光浴

    不要笑我 >

  2. Stannum says:

    M.Y. :澳洲現在可是冬天呀!夏天時,我們都是騎袋鼠到沙灘玩,跟牠們在沙灘玩回力鏢的呀。呵呵,說笑而已!

  3. 華利 says:

    Fellini week ,很羡慕,我在香港等到傻,或者香港的片商已經忘記他了。

    棧主,方便的話應該多點到戲院看電影,觀感真的跟看 dvd 很不同。你寫的這件事,又是一個很好的文化政策例子,不是無端端搵地方起地標,因為地標一向存在。

  4. Stannum says:

    華利:是八月十七至二十三日呢,說起來我從來未試過在戲院看 Fellini ,8 1/2 和 La Dolce Vita 都是看碟╱帶的。他們選的六齣戲中,以上兩齣都有興趣重看,但最感興趣的 L’Ultima Sequenza ,是 8 1/2 的 alternative ending ,電影的編排還未出,能否去看就要看時間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