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鐘的陰影前

BigBen「你站在這裡背光哦。」我說。

「方先生,我們出來旅行,不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呀。這只是到此一遊的照片而已,我只要我的樣子跟大笨鐘在同一張照片中出現,就夠了。OK?」

我不太願意地按下快門。照相機背面映出照片。「真的不行呀,很差,不如過幾個小時,等太陽移到那一邊再拍一次吧?或者到另外一邊面拍過來吧?」

「不拍了。」Bernice 一秒都沒有給我,讓我可以拿出鏡頭蓋保護我手中賴以維生的傢伙,就轉身往地鐵站的方向大步走。我低頭把鏡頭蓋好,再把照相機放進背囊裡。我身後這種背囊已經是最方便的,從後面將它轉到前面,一拉便可以將相機放進去。不過,我還是得用了好幾秒才能把它放好。當我將背囊轉回後面,再次抬頭,已經看不見她的身影了。

我嘆了一口氣,也不是這次旅程中第一次因為類似的事而拗氣了。我們交往差不多半年,本來以為一起出遊是為一起生活做個預習,但到了旅程的最後一天,一起生活這個想法,反而離開我們更遠,甚至,我會懷疑大家是否適合對方。Bernice 是潮流生活雜誌的編輯,認識她是因為出版社找我為他們的本地旅遊特輯拍攝相片。我最欣賞她的,從一開始就是她工作是的幹勁和完美主義。第一次和她見面,就是她將我拍的一輯相片批評得體無完膚,氣得我找上她的辦公室和她理論。但不知道是因為我對她第一次見面已經有感覺,還是她的說服技巧真的如此高超,我罕有地認輸了,竟然答應全部重拍。First date 也是用一個為第一輯照片水準欠佳而道歉的藉口約她出來。

那一次,她用了 Yahoo 的私人電郵答應了,我見到她的 Yahoo ID,便好奇地在 Yahoo 網站找到她的 profile ,赫然發現她的興趣是:睡覺、得過且過、不勞而獲、懶懶散散。這真的是她嗎?我再三地檢查 ID,正確無誤,其他星座等等的資料,都是對呀。也許是她鬧著玩,胡亂填吧。我,還是應該相信我對真人的感覺吧。

這幾個月來的相處,大都是公私兼顧的。我們見得頻密,但大多都是公事之後的約會,甚至,看電影時也會對她雜誌的影評文章批判或附和;不少其他的約會地點,也是選去要寫要拍的「蒲點」和食肆。我以為,她的生活,她的人生,與她負責的生活雜誌根本就如一。

我甚至要到這次旅遊才知道,在雜誌以外,原來還有另一層性格,另一種人生。而 Yahoo profile 上的形容,竟然正就是褪下編輯外衣後,真正的她。米蘭旅店的房間沒有訂房時指定的河景,我在大堂據理力爭,她卻拉著我的衣袖小聲地說:「倦死了,算了吧。難道你要別人換房間給你嗎?」在餐廳,千叮萬囑叫他們不要用 Basil ,上菜時竟然還有,我正要發難,她卻把她的主菜和我交換了:「我這一份沒有 Basil 的,不用鬧啦,OK?」。那一頓燭光掩映的晚餐,我吃著她點的菜,我沒有發聲,她,也沒有發聲。

我心裡想起 Kate 和我分手時罵我的說話:「你這種自以為是的 Perfectionist ,不知甚麼樣的人才能受得了!」遇見 Bernice 的時候,我以為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一個與自己一樣完美主義的人。我跌坐在街角的矮墩上,看著人來人往。我數著在大笨鐘前拍照的情侶,從第一對,數到第一百六十七對,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竟然沒有一個人介意相片背光。

原來,這真的是我的問題。

我掏出手機打給她,她沒接,卻轉到留言信箱了。我對著手機下方的小孔說:「對不起。這完全是我的問題,是我一直以來的問題。我不知道你去了甚麼地方,只想請你原諒我,跟我完成未完成的旅程。我會學習得過且過、學習不勞而獲、學習懶懶散散,好嗎?」大笨鐘在我說話時打了一下,是在為我打氣嗎?也許,如果是面對面,或者直接對話,我大概說不出這一番道歉說話。對著留言信箱,我竟然能夠好像對著一個森林內的樹洞一樣,就說了出來。我低下頭,猜測著她是否會回覆我。等待是痛苦的,我再也提不起勁去看周遭的遊客,我只在想,如果她不原諒我,我又要再次投進那種孤獨的生活了。這些年來,孤獨是常態,偶爾遇到的一些火花,大都是因著我的性格而熄滅;比較年輕的時候,也許還會欣賞自己的所謂藝術家脾氣,但一個又一個伴侶都受不了之後,放開,可能是唯一的出路了。

手機突然響了。是她。

「Ben ,你不是說過幾個小時後回來這裡拍嗎?還不把相機拿出來?」

我抬起頭,她就站在幾小時前背光的位置,陽光透過薄雲射到她的臉上,很美,很美。我連忙拿出相機,捕捉了她的笑,大笨鐘的陰影已落在另一邊不再影響著我們。拍了十多張不同的照片後,我說:「不如,到那邊拍一張背光的,作為我『得過且過』系列的第一幅吧!」

10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如果你聯想不起的話,這一篇的標題來自歌曲「到處留情」的其中一句。後來陳慧嫻翻唱過,是我更喜歡的版本。

    到處留情—張信哲
    曲/陳輝陽.詞/黃偉文

    十二號 漫步加州的果園
    遺失一臉幽怨 沒對你 再有留戀
    十六號 沐浴九州的溫泉
    遺失痴心一片 大概我 情緒快要復元

    手裡行李送檢 再不過重 沒有懷念
    自嘲自傷自憐 已成過期舊證件
    逐點漏低掛念 直到沒法心軟

    沒故意 留下底片 捕捉 幸福的片段
    這張明信片 路邊一角任選
    沒故意 提及辛酸 換取 陌生的掛念
    不知你那張臉 留在那間酒店

    二十號 大笨鐘的陰影前
    還清所有虧欠 贖過了 我那晴天
    廿六號 復活島的古蹟前
    留低貪嗔癡怨 或藉故 忘記帶往樂園

    禱告在聖母院 我的聖母 沒有復現
    默哀在山手線 旅途太長 夜太短
    嚎哭在彰化縣 害怕被你聽見

    沒故意 留下底片 捕捉 幸福的片段
    風光明信片 並非寫信地點
    沒故意 提及辛酸 換取 陌生的掛念
    PS再說一遍 前事已經湮遠


    自家試唱,不日刪除。當然,不是張信哲原Key啦。

  2. xiaohua says:

    很有意思。
    關於小說,男女主角轉態都有些太快了,讓人覺得這個陰影其實只是因為太陽出來而暫時隱去,其實還會出現的。尤其是男主角的內心獨白,是因為以前失敗太多,不想再孤獨的生活下去?才突然的180度轉彎。而且我相信真正的完美主義者不會介意他人的眼光,男主角有意識的只注意照相的情侶,而不是所有人,說明他潛意識中在尋找其他情侶“成功”的背後是因為他們沒有在意照片上的陰影。
    很喜歡放相機這個細節,很真實而且符合主角當時的心情,也許可以象這個細節所提示的那樣,男主角最終會有某些改變,但需要時間,而Bernice,是否有足夠的耐心等他呢?
    小說以外,其實我個人傾向於Bernice的觀點,完美主義當然沒有錯,可是出來旅行關鍵是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去享受,而不是被相機,光線和角度所束縛。完美主義的體現在於會提出要求,但當要求不能達到時(如酒店房間和菜式),也能愉快的享受所擁有的。

  3. Stannum says:

    Xiaohua :謝謝你每次都用心讀,用心批評。

    我覺得一個留言,一張相片,一個姿態是不可能完全解決問題,想說的是他們都有心 make it work 。

    Bernice 除了一時之氣走了之外,都不算有特別轉變態度,她對阿 Ben 都頗包容啦。

    其實故事還有一個沒有太強調的意念就是:陰影由太陽的位置決定,明天又是一個循環,是否快樂,也許總要看人的心如何看待陰影。你可以認為它陰暗,也可以認為它涼快舒服。

  4. Kajie says:

    你也是一位 perfectionist 吧? 主角有點你的影子.

  5. 公園仔 says:

    很好的一個故事,不過結局有點太完美,現實有這些美妙就好。

    Bernice是個了不起的女子,如果男主角真的有這個反省,那就實在太難得了。

  6. Stannum says:

    Kajie :我對人不夠 tough ,當不了完美主義者啦。尤其是工作上的作品要靠他人來興建的,更沒甚麼可能事事完美。

    公園仔:人生很難完美,就讓我在故事裡發發夢吧?本篇文的結束只是他們人生一個小轉折而已,小事一件,容易原諒與包容。如果他們遇到大事情有爭拗,才是試煉。我想。

  7. xiaohua says:

    哈哈,不用謝啦,那是因為你很用心寫啊?
    其實雖然我挺喜歡Bernice的性格,不過就這樣一走兩個多小時又有些過分,Ben只是性格與她有些不同,好象不用發那麼大脾氣哦!這樣看來還是Ben比較包容,換作其他人早就發怒了“你發麼也小姐脾氣啊?”
    第二個意念很有趣啊。

  8. julie says:

    以前看过很多类似的故事,但还是有很多地方很特别 是一个好作品 很用心呀!!
    生活中本没有完美的人.而Bernice就仿佛就是我们身边的人,有优点又有不伤大雅的缺点 你把她写活了 哈哈

  9. sputnik says:

    棧主, 喜歡你這一篇呢~

    xiaohua 在留言提到男女主角轉態有些太快,我卻有點不以為然~
    在我看來,男主角坐在大笨鐘前察覺到其他情侶的情況,反而是給男主角一個 sparkling idea 呢。
    至於 Bernice 嘛,其實,有不少女生都是這樣子。是有點耍性子的呢~

  10. Stannum says:

    Xiaohua :會發脾氣的女子,比不發脾氣的女子,多得多呀。因為酒店和餐館兩次她已經非常包容,但到這一次,我想這樣寫,會更真實。

    Julie :很高興你喜歡。其實,Bernice 的性格已經很不錯了,如果給我遇到一個,就很好咯!

    Sputnik :謝謝你!其他情侶是給阿 Ben 一個啟示,其實 Bernice 沒有轉態,她走後,大概到甚麼地方逛,後來收到 Ben 的道歉留言,聽到背景大笨鐘的聲音,知道 Ben 還在原地,就回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