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席上得啟示

operahouse1998 年初,在雪梨歌劇院看了一場頗為特別的演出 All You Need Is Beatles ,可以說是那種香港也常有的致敬音樂會吧。特別的是他們請到了披頭四的監製 George Martin 到場演出,而演唱更包括澳洲的知名歌手和樂隊如 Jimmy Barnes Human Nature 等等。

演唱會的細節,已經不記得了。但那一晚卻發生了一段影響著自己往後日子的思路歷程。不知道為甚麼,我從披頭四的成就,想到他們背後付出的努力,可能他們很幸運,但如果他們沒有盡力,甚麼運氣也不能將他們推上神話級的藝人吧?我的座位在我從來未坐過,樓上 Dress Circle 的側面,讓我從表演者的背後看到了歌劇院的裝修。其實歌劇院的室內設計不是原設計者,建築師 Jorn Utzon 的作品。當年 Utzon 就是因為他的室內設計成本過高而與澳洲政府鬧翻,憤而離去而由別人完成。他對建築設計的堅持和執著,令人十分欣賞。數十年後的今天,澳洲政府意識到建築設計整體性是非常重要的,終於從新聘請接近九十高齡他,在有生之年將他當年的想法畫出來,好等將來有經費時可以依樣改建。如果我是 Utzon ,能夠有一件世人公認的傑作,就此生無憾了。

我當時畢業一年多,正在做一些不太重要的初級工作,將設計部的草圖加添和修改至能夠用來興建的圖則。公司內有一種彈性不大的制度,設計部自成一國,他們的工作我們其他部門的不能染指。選讀建築,一直都是希望自己的設計作品能夠興建,而不是將時日花在修改別人的設計之上。我覺得長此下去,離開自己的理想會越來越遠。我當晚就在觀眾席上,決定了要以最短的時間考到專業資格,讓我可以選擇自己工作的路向。

當晚決定的事情,大都實現了。專業資格真的最短的時間考到了,之後的一年也轉換了工作,後來更回到校園再進修,工作上的路向也循著自己的意願一路走來。那個晚上的規劃,大概在03年左右都達到了。近幾年,自己安排的路線圖已經完成,但之後應該怎麼走,卻令我十分迷惘。我常常希望可以再有一個這樣的契機,讓我得到對將來的啟示。

上星期,看了快要落畫的紀錄片 Sketches of Frank GehryFrank Gehry 是美國的著名建築師,早前西九龍的概念說得鬧哄哄時,不少人提到的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博物館就是他的作品。電影我可能會另文再寫,但我看的時候,有一段卻令我印象極深:七十年代末,Frank 出席了他為遷就客戶而變得無甚特色的設計的落成酒會,有人問他另外的房屋設計為甚麼與這個如此不同呢?並說,如果你喜歡那房屋的設計,就不可能喜歡這個呀!Frank 回答道:I have to earn a living 。之後,他不斷反思,終於決定不再做那些自己不喜歡的設計,讓客戶欣賞自己的創作,而不是自己的委曲。

這段說話,讓我有不少得著,但是否能夠幫助自己規劃未來的工作路向,依然是未知之數,因為這個啟示可以讓我安排的步驟頗為模糊,不像當年那一次般條理清晰。

9 Comments Add yours

  1. sleepy_bunny says:

    《終於可以吐露的微光~》
    嘿!剛猛地驚覺 : 這世界是依靠一群世俗眼光裡, 不務正業者, 如運動、文學、音樂、戲劇、電影、繪畫、建築者, 傾注全部生命與熱情所滋生的養份, 來供養另一群看似生活安全規律正常的人們, 失真僵硬…快要發臭了的心靈; 這世界得以茍延殘喘, 不致分崩離析在貪婪與暴力之外~ … ( 11 / 13 )

    那時, 執拗地硬將世界住在心中的缺氧荒亂狀態, 幾乎要放棄靈魂輕柔而恣意呼吸的可能; 所有高點的荒茫苦絕, 在一瞬間撫順 … 消退在你, 一張張清晰的時間序列剪影。止不住淚水的深夜, 是全新的啟程, 終於不再困坐井底, 還回原本清澄善良的面目。這是, 一年多前, 模糊的記憶點 …。

    此時, 浮出水面的一念是, 想起了, 波特萊爾詩裡, 一雙眼神 「用熟識的目光 穿越他所注視的 象徵的 森林」… ; 藉此謝謝你, 祝福你 ~尋得變動中的濃密森林 … 。

  2. Stannum says:

    你好,沒想過你看這一篇會想起 Charles Baudelaire 的 Flowers of Evil 啊。想說的是,建築物的森林也一樣充滿著設計者打造的象徵符號,有待人們細心發掘。

  3. julie says:

      再次看您的 blog 已经更新一篇了,您正好说出我在心中积压的郁闷,这也是我常常看您 blog 的原因,很欣赏您的文采、也很羡慕您的工作、您的成就,甚至是向往您的生活。
    不断重复的工作,不仅做最最基本的绘图工作,还要常常被任何人指使,甚是连最基本的打字,即使这样还朝不保夕,被上司批评绘图技术还不如一个中专毕业生。这与四个月以前未走出校门时的想像大相径庭,常常想现实太残酷,我又何苦苦苦求学16、7年而为目前这样的工作。今天看了您的字您透露出的一点点经历知道您也是经历过现在我做的最基本最枯燥的工作,任何理想都是要靠自己争取,多努力。
    今天我正式提出辞职,其中原因不止前述,关键要为自己找到合适的定位,然后去努力、去发展。

  4. Tim says:

    frank gehry 是我最欣賞的解構主義系建築師,他的作品真是令人一見難忌。
    在sketches of F.G 裡面看到bilbao那個博物館,我會想到,如果香港會展不是現在的那隻龜,而是好似guggenhein 或 disney concert hall咁有曲線美的建築物(當然要成為frank的第一座亞洲建築物^^),那麼肯定可以成為香港的landmark了 >.

  5. orangutan says:

    這幾年在工作上,也可以說是走到了食之無味,棄之又十分可惜的雞肋位置.正在等待我的第一啟示.

    棧主能夠思考第二個啟示的含意,證明你已步入另一階段了.

  6. Stannum says:

    Julie :我想,所有行業,多數人都有一段最初從低做起的日子吧,逃得過的大概萬中無一吧。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如果你辭職的原因純是因為做基本工作和被指使批評的話,再找別的工作大概也會是差不多;不過你說有其他的原因,就一定有你難以忍受的地方吧。無論如何,繼續努力,不要給數個月的鬱悶枯燥就影響了你的信心!

  7. xiaohua says:

    工作,或是生活的每個階段都有它自己的意義,而我們也從中學習,成長,我本身不認為工作有高低,關鍵是自己能否從中學到東西,新的機會,與其說是讓自己改變地位環境,不如說是為了學習人生新的課程。
    祝棧主早日找到新的方向。

  8. Stannum says:

    Tim : Frank Gehry 有很多非常出色的作品,但正如紀錄片中也有提及,他也有些不甚成功,甚至被公認為奇醜無比的作品。如果能夠請到他為香港設計一件佳作,當然是大大的好事,但如果出來的作品是劣作,就真是枉費心機了。個人覺得大師也會有失手時,不一定是保證呢。

    Orangutan :唉,安穩雖然是好,但工作到了沒有滿足感時,若每天上班變成一件苦差,也許都是轉轉的時候了。

    Xiaohua :我也不認為工作要分高低。原文中對修改圖則那些工作其實不是甚麼低級工作,實際上並不容易做,亦是有前途和發展機會的崗位,只不過這是並不是我喜歡的工作而已。至於給 Julie 的留言,說從低做起,是指被指使和被批評的職級。謝謝你的祝福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