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傻的幾個片段

某年夏天。

我慢慢地把牛奶倒進你面前的紅茶之中。你制止了我,說:「夠了。」

我看著你,你的臉一切如常,盛夏海灘附近吹起了微風。你的頭髮動了起來。我沿著髮型的曲線,看你從白色背心裙露出來的肩,看你的臂,看你的手。你指尖就停在那純白色的奶壺。淺粉紅色的指甲落在壺邊。

那一秒鐘,就像電流傾注,沿著奶壺運行了我全身。

我動彈不得。

是否你按著奶壺的角度叫我心動了?

是否這懶洋洋的下午,熱浪叫我熱情高漲?

是否夏天的微風,吹起了心底的漣漪?

我的腦袋就像被棉花糖塞滿了一樣,思考不了。腦筋都被黏成一團。空氣就散發著讓人酥軟的甜味。

你忽地笑起來,說:「你的樣子很傻呀。」

———————————————-

某年春天。

你的生日。乍暖還寒的天氣,我瀕臨感冒邊緣,頭痛欲裂。

我抵著一陣陣的從骨髓發出來的寒冷感,赴你的約。

我裝作若無其事,在一下一下腰背的刺痛之間,與你談笑。

我拖著你的手,你感到我手的熱燙,問:「為甚麼這麼熱?」

你伸手按我的前額,不用體溫計,已經明顯不妥。

你拉我到夜間診所看醫生。最後,你的生日,沒有真正的吃飯、沒有蛋糕、沒有我的吻賀。就在我家中替我換冰袋,替我煮稀飯。

你再次把手按在在我的前額,我把我熱燙的手疊上去。我好想時間停頓,好想感受著你的手。

你說:「似乎開始退燒了……下次別這麼傻,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

———————————————-

某年冬天。

我剛下飛機,打了一通電話給你。你說你要下班了,我就乘車到你公司附近。

不到五時半,天就黑了,我見到你從大廈出來,從對面馬路就大聲叫了你的名字。

你見到我衝出了馬路奔向你。我張開了雙臂,給你一個熊抱,將你的頭埋在我的胸前。

就在發出帶藍色燈光的街燈下面。

良久。我們沒有說話,我就只靠身體,隔著厚大衣向你傾訴。

還是你,醒覺到這是人來人往的馬路,突然地放鬆了環抱著我的手,說:「別讓路人以為我們是傻的。」

———————————————-

某年秋天。

我們踏著公園上滿地的黃葉。

腳步聲並不協調,我的一步,大約是你的一點二七步。

我們相隔零點九二米。

我們沉默了四百九十五步,我的;換算成你的就大約是六百二十八步。

你說:「夠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卻不敢回答你,怕一回答,就等於承認聽得懂聽得明白了。

我再走了九十三步,你走了一百一十八步。

你說:「別傻了,裝作聽不見難道就等於我沒說過嗎?」

15 Comments Add yours

  1. jaffe says:

    春天呢?
    春天不會傻嗎?

  2. Stannum says:

    好,就讓春天也一起傻,我就寫多一段春天的吧!

  3. sputnik says:

    由「夠了‧」開始一段關係, 又由「夠了!」終結.比起「傻」,同樣令人震撼啊!

  4. 公園仔 says:

    弦外之音其實我們都有能力聽懂,但我們總是選擇性地放棄這種能力。

  5. Kajie says:

    簡潔. 溫馨. 令人感動.

  6. Stannum says:

    Sputnik :沒有特別強調,你都看出來了,很高興呢!

    公園仔:感觸嗎?不想懂的,表面扮不懂,但只在心裡隱隱痛地懂了,更苦。

    Kajie :謝謝你喜歡!

  7. sidekick says:

    我是看不明白的那個.
    只是沒有戀愛可談, 我的敏感度就會大減, 成為一個硬心腸的人, 不易被感動, 不易被觸動~
    少根筋.

  8. Stannum says:

    Sidekick :沒有戀愛可談,敏感度就大減,豈不是錯過多少緣份都不知道了麼?

  9. sidekick says:

    也不會啦! 我這個花心的人, 怎會這樣呢?
    只是, 會因為這樣, 而不太愛看感性的文字, 又或, 看了, 也不易被觸動~
    至於日常, 我反怕自己太敏感, 人家多望我兩眼都放在心… :p

  10. says:

    心動在夏天,感動在春天,發現在冬天,醒覺在秋天?

  11. Fioryna says:

    其实不懂装懂不是最可悲的“傻”
    懂装不懂才是令人最无助的叹息。
    可是很多时候
    这样的叹息却很造就美丽而奇诡的光影,
    不论这样“傻”的结果是快乐还是寂寥,是幸福还是不幸。。。
    因为最美的美丽往往是明知不能为而为的,不顾结果的悲剧。

  12. 公園仔 says:

    棧主,感觸呀。所以現在已學會盡力不去裝,努力面對現實,這的確要有點勇氣才成。只是有時作旁觀者,難免會看到苦不堪言的場面,實在慘不忍睹。

  13. chanchan says:

    觸動呀!

    讀你的文字令我也努力去想我的傻事… 🙂

  14. Stannum says:

    Sidekick :咁都好啲!

    泥:最後你用到醒覺,是很抽離的形容詞啊。大概兩個當事人都不會想到醒覺吧。

    公園仔:現實有時都是殘酷的,傻頭傻腦,有時才是福氣呀。

    Sidekick :「奇怪卻是每戀一次,震撼總逐漸變得越淺,令人動心只得那次。」好慘情呀,越來越淺!

    Chanchan :大家都做過傻事,有過傻日子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