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三)

Highway送了筱桐回去,自己一個人回到酒店,第一時間就開始收拾行李。明天與筱桐到 Ronchamp ,一來一回,都已是傍晚時分要到機場,應該來不及再回酒店了。還是今天晚上把行李全收拾好,明天大清早就結賬,行李都放到車子裡,送筱桐回酒店後就直接駕車到機場。也許,中間還可以偷半個小時和她吃個晚飯……

第二天早上七時五十二分。我到達筱桐住的酒店,她已經在大堂等我了。她今天穿了件粉綠色的薄夾克,裡面一件純白長袖T恤配襯深藍牛仔褲。她把頭髮都紮起到後面,看起來更像我記憶中少女時代的她了。

「我們真有學校秋季旅行的感覺呢,哈哈!」她帶著甜甜的笑,明顯地非常興奮。究竟,她是因為見到我而心情愉快,還是因為快將看到她心儀的建築物而雀躍呢?我試圖騙自己,答案是前者,但卻連自己都不敢、不能相信。

「是呀,這幾天乾爽涼快的天氣,很有香港秋天的味道呢!記得以前秋季旅行,有幾年曾經與同級其他班一起去的,不知道有沒有和你們A班一起去過甚麼地方呢?」

「中二,我們兩班一起去大尾篤的呀!」

「你竟然記得?」我有點詫異。

「……我記得……有甚麼奇怪?小時候,旅行總是令人興奮的大事嘛。就像今天一樣,終於可以一睹 Ronchamp 教堂的風采了!」

汽車啟動,十多分鐘後,便進入了高速公路。天空都是雲,看不到太陽,但幸而看雲層的顏色,又不像是暴風驟雨的天氣。我把身旁插到汽車音響的 iPod 交給她,說:「車程很長,聽聽流行曲吧!我不知道你喜歡甚麼類型的歌曲,裡面幾千首,有中文歌、英文歌、音樂等等,你自己選吧!」她選了一會,就傳來熟悉的前奏。

Front……說好和妳一起流浪
……失約的我獨自飛翔
……窗外景物不斷的變換
……提醒我背叛的驚慌
……說好不讓妳再流淚
……迷惑的我不知是錯是對
……下雪街頭獨自的行走
……握不住一杯溫熱的咖啡
……New York, Dallas, Los Angeles
……寂寞公路每站都下雪
……想念等候流失的愛
……寂寞公路每吋都傷痛
……Sunrise Moonshake Heartbreaker
……寂寞公路每段都下雪
……冷漠激情點煙的手
……寂寞公路那裡是盡頭

三年前,就在同一條的公路上,我一個人駕車到 Ronchamp ,沿途就哼著這首歌。這些年,東奔西跑的,每一次跑公路,總是會想起這首歌,但那一次,卻哼得特別悲涼。03年的春天,我和阿文兩個人先來 Basel 預備展覽,香港突然爆發了沙士疫症,香港的公司連參展資格都被取消。公司說,不要回港了,本來展覽完後不久也要到美國,不如在 Basel 多留一星期,直接飛美國。為了這件事,就和當時的女朋友 Candy 大吵了一場。她在公立醫院當護士,工作提心吊膽,壓力極大,不斷要我回港支持她。我對她說,我回去其實沒有實際用途,醫院人手緊張,她也要日夜輪班,要相聚也沒有甚麼時間。而且,我也怕回港後美國不讓我入境,公司已經損失了鐘錶展的訂單了,美國之行實在對業績非常重要。而且,阿文也決定直接去美國了,誰去見哪些客戶都安排好了,總不成全部臨時改變。她聽後,很不開心,說了一句:「如果我染病死了,你連見我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便狠狠地掛了線。

「康子信,路牌說 Ronchamp 要靠右行,快要轉右啦!高速公路的這種分岔路口,錯過了就不知何時才有機會掉頭呢!」筱桐突然大叫,將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啊……真是……真是……險些錯過了……聽《寂寞公路》這首歌聽得入神,也勾起了很多回憶。回憶得太入神,面前的路都沒留意了。」我從中線趕緊切入右邊,幸好因為車輛不多,才能僅僅切入該走的路。我和筱桐同時抒了一口氣。

「這首歌推出,就是我離開香港的那一年。到了澳洲學懂了駕車,就常常偷偷地駕了爸爸的車子跑公路。很喜歡那種沒有盡頭,天下任我闖的感覺,這個專輯都不知在公路裡聽過多少遍了。除了《寂寞公路》之外,這張唱片還有一首《我們之間》,都是百聽不厭呢!」

Road「付出多少,是不是就要拿回多少?在感情的世界裡,多少算多?多少算少?……」我一下子,就不自覺地唱了出來。

筱桐望向窗外,沒有答我,似乎是有所感觸。我突然想起她昨天告訴我她對前男友的付出,怕再唱下去會勾起她更多不愉快的回憶,便壓低了聲音,變成了對自己的夢囈。我不斷重複著《我們之間》這個歌名,彷彿要探究我和筱桐這次遇上,前面究竟是一條怎麼樣的路?

越過瑞法邊境,十時許就到達了 Ronchamp ,我們下車後步行到教堂。這段路雖然只行過一次,但印象卻很深刻。兩旁的景致好像與當日不安的心情掛了勾般,清晰地印在我的記憶之中。那一次到 Ronchamp ,就是被 Candy 掛線的那一天。我不知道究竟自己應否回港,心情很矛盾,很想一個人靜一靜。我到酒店大堂問職員有甚麼好的散心地方,他們就告訴了我有這麼的一間教堂。我當日中午過後方起行,帶著這種想一個人靜一靜的心情,駕車來到這個教堂,已經幾近黃昏了。在昏黃的光線下,我跪下祈禱,求天主別讓 Candy 染病。這教堂裡有一種神秘莫測的氣氛,不規則的小窗戶從西方透進昏黃的光線,經過折射,投向令人想像不到的方向。我問自己,是不是對 Candy 的愛不夠?香港發生這樣的大事,甚至她的工作是染病的高危行業,我竟然沒有立即回去看她和支持她的衝動。是當初的愛情淡了?還是她根本並不是我的另一半?我越回想,越發覺自己竟然享受自己在外地跑的日子,比與她共聚的時光更多。我就在這教堂裡作了決定,美國之行回港後,就和她說分手。不過,最終根本不用我說,因為那一個電話之後,Candy 就不再肯見我,一段兩年多的感情,沒有說清楚說明白,就這樣斷了線。

步進教堂,這次室內的光影竟然令我有種安靜平和的感覺。我很驚詫,明明是一樣的窗戶,一樣的顏色,給我的感覺竟然如此地不一樣。我拉著身旁的專業人士筱桐問,她說:「上次你黃昏來,有低角度直射的陽光,所以便突顯了窗戶的不規則以及光線不同的角度;但今天是陰天,日光散射,可能沒有光影強烈的對比,你便覺得很不一樣了。至於是神秘抑或平靜,大概也和你到來時的心情感覺有關吧。」

Interior1「真的,上次和今次,心情真的很不同。」我沒有說出的是,今天心情愉快,最大的原因就是有她同遊。

「我想週圍拍拍照,需要點專注,不如你自己參觀一下吧,好嗎?」

「你隨便吧,拍照要緊,我去 altar 那邊看看。」

「說起 altar ,你記得我們都在學校小聖堂 altar 旁邊唱聖詩的日子嗎?」

「我只在小學和中一參加過,發育後聲音變成現在這樣,音域窄了很多,唱不好便退出了。難道你也是聖詩班的成員?怎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呢?」

「唉,我那時候樣子像小孩一般,連我看自己當年的照片也總給嚇一跳。你是老師最喜歡的星級成員,當然不會注意到我。」

「甚麼星級不星級的。聲音改變,也不是一樣被迫退出?當年對我的打擊都頗大呢。」

「我們都以為你不再有興趣參加了,很多我們班暗戀你的女同學還失望了很久呢!」

「吓?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聞呢。十二三歲,大概還未對男女感情或者被暗戀而敏感吧?」

「女孩子大概比較早熟的……哈哈,不說了,免得你沾沾自喜。」

Interior2「為二十年前被暗戀而沾沾自喜?」我口頭這樣問,但心竟然卜卜地跳著。我看著沒有答我的她到處拍照,只好在最近的椅子坐下。也許是一廂情願的猜測,我懷疑她口中的那些女同學,其實包括她在內。從她記得我的樣貌,記得與我們班一起去過那兒旅行,記得我們聖詩班的淵源。我的腦袋,就像電池快要用完的石英表一樣,一下子跳兩秒,又回跳一秒,怎麼運轉,也轉不到正確的時間。我看著她喜孜孜地東奔西跑拍照,就像一個小影迷見到偶像時的喜悅一般,不斷地按下快門。攝影似乎還不夠,後來她更坐到草坪上,面對著實物寫生。我看著她一筆一筆地勾畫著她喜歡的建築物,就想起了我當年勾畫著喜歡的她一樣。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今天晚上就要走了,應該如何留下尾巴,可以跟她繼續發展呢?

我們待在教堂多個小時,日光也開始移向西邊,密雲也被吹得散了一點,陽光開始直射入教堂。赫然就是當年神秘的景觀。我的腦袋依然沒法思考,這種神秘感更加沒有可能幫助我找到答案。我們四時許起程回 Basel,近兩小時車程從開始到終結,我也沒有辦法整理好自己的思緒,部署下一步來繼續這一段緣份。畢竟,一早預先安排好的下一步,就是今晚上機回港。

到達筱桐的酒店,我看看錶,發覺我們在 Basel 待得太久,我上機前根本沒有時間和她吃晚飯了。我十分不情願地下車,和她道別:「希望你餘下的旅程開心一些,不要再給舊人舊事纏繞著。」

「你也一路順風吧!」

「謝謝!」我順勢用我的唇吻了她的面頰,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遠遠超出 Goodbye Kiss 應有的長度,但,她一點也沒有逃避。最後,還是我記掛著今天晚上的班機,將我的頭移開。

「差點忘了,有一份禮物想要送給你的。你不如到大堂等一等我,我到房間拿。」在我轉身之前,她突然說。

我和她步進大堂,她回了房間拿禮物。四分鐘後,她拿著一卷甚麼的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Sketch「這是送給你的。」

我接過一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禮物竟然是中五美術科模擬會考,她素描我那幅畫的影印本。我把手掩著嘴巴,試圖掩飾自己的失措。我突然想到,十五年前我為怕影響會考而決定試後才找筱桐,錯失了我和她發展的機會;三年前我為怕影響公司業績而不肯返港支持 Candy ,失去了和她的感情。難道,今天還是要因為怕浪費機票而再次要與筱桐擦肩而過嗎?就像高速公路的路口一樣,錯過了就錯過了,是無法回頭再作決定的。

我衝口而出地對筱桐說:「我也有禮物送給你,你等我,我到車子拿。」我飛奔到停車場,緊張得好不容易才找到鑰匙,打開行李箱拿了前晚印出來,我畫她的那一張素描。我把兩張同一姿勢的素描併在一起,在昏暗的街燈下,試圖了解這兩天以來發生的一切。在跑回大堂的同時,我決定了留低,希望剛剛那個輕吻,能夠化成我們之間,開始的吻。

素描(二)


延伸閱讀:
Galinsky 建築旅遊網站:Chapel of Notre Dame du Haut
維基百科:Chapel of Notre Dame du Haut
P的建築心觀點:Inside Notre Dame du Haut
KKBox:伍思凱《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專輯

圖片來源(從上至下)/ Image Credits (From top to bottom) –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
The Highway by l0b0 @ Flickr
Chapelle Notre Dame du Haut by Aleksandar Dimitric @ Flickr
Ronchamp to Rottweil by Brettleesmith @ Flickr
Chapelle Notre Dame du Haut by Aleksandar Dimitric @ Flickr
Ronchamp Interior by Jonathanvlarocca @ Flickr
Chapelle Notre Dame du Haut by FHKE @ Flickr

10 Comments Add yours

  1. 五師兄 says:

    Happy New Year!

  2. Kajie says:

    一個十分完滿的故事.

    我等了這個故事的結局很久了,從未想過在1月1日可以看到大團圓!

    希望新的一年,也是你豐收及團圓的好日子!

    Happy New Year to you!

  3. Viola says:

    Thanks for your story!!!
    Happy New Year

  4. Stannum says:

    五師兄、Kajie 、Viola :謝謝幾位在元旦的凌晨就來捧場!也祝大家新年快樂!

    拖了三個多月才能夠續完這一篇,我很喜歡這個故事,接受不到讓它爛尾。其實這一篇結局修改了很多次,之前應承了十二月內完成,但竟然也得到最後一天才能面世。不過,在大除夕,能夠完成一個大團圓的故事,實在也不錯!

    昨天匆匆上載,來不及完成配圖、加上連結和校對,今早終於完成,最後定稿了。

  5. sidekick says:

    如果,真可為自己的愛情安排情節,那該多好 ~
    至少,起碼,有一個 ” 可愛 ” 的情人出現,然後有 ” 劇情 “~
    祝 07 年真有類似這樣的大團圓事情發生 ~ ^o^

  6. Kajie says:

    啊!關於”投票”只可以選一個”最”喜歡,而不可以排1,2,3?

  7. Stannum says:

    Sidekick: 現實中,這未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但也真的見過朋友遇到類似的事。希望大家 07 年真的遇上大團圓。

    Kajie: 只能選一個是因為軟件的限制,若要排次序,統計上有困難。如果你有幾個排行,不如投你心目中的首位一票,然後在票選的文章留言告訴我其他排名吧!

  8. Kajie says:

    我重看各篇之後,我選了 (1) 素描; (2) 大笨鐘; (3) 傻。

    最喜歡素描因為它的情節特別,情感的鋪排很流暢,也許我也是一個學素描的人,所以有較深的同感 :)( 其實,我也很喜歡大笨鐘,尤其它的含意,所以難以決定 )

    然而 ,” 傻 ” 的傻氣很可愛 , 跟你以往的男主角有點不同 , 也許是熱戀的真誠剖白吧 !

    願天下有情人傻氣下去 !!!

  9. sputnik says:

    因為早陣子load 不到網頁的關係, 遲了好幾天才看到這個完結篇呢!

    新年一開始就看到一個圓滿的結局, 真好! 你在文中提到那首”寂寞公路”, 很久之前有位好友send了給我聽, 我卻一直不知道誰是主唱者.

    另, 現在終於可以投票了.

  10. 公園仔 says:

    棧主,只想跟你說句,祝你新年事事順心。還有就是這篇小說寫得很好。

    希望今次能成功留言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