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

on

剛剛過去的週末是雪梨所在的 New South Wales 州的選舉日。朝野兩黨的政綱都乏善足陳,工黨執政十二年,失誤不少,最近兩年很多公共服務,尤其交通政策令人怨聲載道,例如火車誤點和跨城隧道風波等等。但自由黨卻只顧聲討政府,但又拿不出甚麼吸引人的政策和改善方法。最後工黨勝出,又可以執政四年。

星期六正午時分,我載了母親一起到一個位於一所小學的投票站投票。當然烈日當空,三十二度,那個時候投票人眾多,我們要在露天的操場排隊。我們用粵語低聲嘀咕三月底了天氣還這麼熱之類,排我們前面的老西婦卻忽然回望,白了我們一眼。最初我們也不以為意,但我們再次交談,她的白眼又來了。我們自問不是大聲叫囂騷擾到她;同場大部份人都在交談,附近更有小學生在叫賣凍飲為學校籌款。很明顯白眼是衝著我們說的語言來的。我跟媽打了眼色,故意東拉西扯低聲貼近著她不斷說話。此西婦越聽越不高興,後來更猛地搖頭和 geez geez 連聲。她忍了近十分鐘,到可以進入票站時,就像逃命似的飛奔進去。很明顯,我已經 ruined her day 了,哈哈。

老實說,如果她真的開口干預我們談話,我倒是準備好一大番說辭教訓這個種族主義者的。澳洲有一半人口有非英語背景。這些人士,自身或上一代是移民,其中很多都對任何公眾地方都會聽到各式各樣的語言,意大利文、越南語、阿拉伯語、華語粵語、希臘語等等。如果她不喜歡聽到非英語的語言,大可以不上街或者戴耳塞上街吧?當年雪梨奧運申辦成功,其中一項優點就是本地有能夠說奧運各隊伍母語的人才。而且,近年亦有很多西人開始學習中文,前移民部長就花了幾萬公帑去學國語,希望可以用國語對華人演說(雖然花費太多,又學得不太好而備受抨擊)。這老西婦以為自己在甚麼地方了,納粹德國?連別人在公眾地方說甚麼語言都想要管?澳洲很多重要的政府資料都備有中文版,例如,今次的選舉指南,試問,有甚麼理由我不可以在投票時說粵語?

我來了澳洲十多年,親身經歷和遇到的歧視極少,但這一次竟然在自己行使澳洲公民權的時候遇到了,更令我感到自己能夠投這一票的重要性。有了這一票,姑勿論我選的候選人能否當選,我對澳洲政局的影響力都是與這個西婦平起平坐;這樣,我就能夠理直氣壯地使用任何語言;這樣,我們自身的群體、族群就能夠對政策發揮應有的影響力。雪梨華人數以十萬計,今次選舉,沒有誰敢拋出任何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政綱,就是很好的例子了。

3 Comments Add yours

  1. orangutan says:

    棧主:ruin her day是大快人心,但我覺得你是應該主動和她打開話匣子交談的.這些輕微的種族歧視(其實也不算是歧視,同樣的「眼超超」,任何地方也會發生),是個人的愚昧,是能用溝通打破的.我們中國人身處外地,雖說地位平等,但你和我也明白仍然有很多偏見存在,永遠是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

  2. sidekick says:

    我出trip 跟的導演曾在澳洲留學了年多, 在旅程時閒談也聽了一些他對澳洲生活的感想.

  3. Stannum says:

    Orangutan: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當日完全沒想到這麼多。真的很少遇見如那西婦般明目張膽地給白眼的人,不少人就算心裡歧視,也不會這麼露骨吧?那種白眼不是「眼超超」,而是打從心底討厭你的語言你的種族那種態度。我不認為跟她多說幾句就能夠打破她的偏見,而且,故意跟她談話,如果她拋出 go back to Asia 之類,要跟我大鬧,很可能就變成 ruin my day ,實在不划算呀!

    Sidekick :哦?有空寫寫他的感想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