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月的二三事

三月給我的第一份禮物,竟然就是從夢中被吵醒了。

住在這間房子17年,今次才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問題。昨晚九時左右回家時,跟我們後院相連的鄰居在舉行派對,大概有十多個賓客吧?他們一直在笑在吵。

我這幾天傷風鼻塞,吃了鼻敏感藥,接近十二時去睡時,他們仍然在吵。也許因為藥力強勁,不久便入睡了,還好像睡得很昏沉的樣子。到了二時許,不知是他們更醉了,吵得更大聲還是我的藥力稍散,矇矓間不斷聽到他們「喪笑喪叫」,沒多久竟然越來越清醒,再也睡不著。我受不了,起身開門出去叫他們收聲。他們竟然還不情不願地慢慢將放在後院的桌椅拖回屋內,還有女子故意大聲地在後院打電話叫電召的士,等得他們真正沉寂,已經接近三時。半夜給吵醒,加上敏感藥作怪,一直都不能真正再入夢,不斷斷續地淺睡到天光。

今天的感覺,就像魂遊太虛一樣。

我喉嚨沙,咳嗽,鼻塞,已經好幾天了。本來預備好資料的 Podcast 也錄不到。又要脫期,待我聲音恢復會立即錄,各位聽眾請原諒。

身體不適,應該是因為這個月又忙,諸事阻滯又多,心情差,抵抗力弱所致吧?

二月份工作上跟人的合作有點不愉快,很有被利用的感覺,所以連帶也在考慮要不要改變多年以來工作上的安排和模式。可惜金融海嘯之下,市道的前景很不明朗,實在很難抉擇。

同時,竟然連一向幫忙做些義務工作的團體都竟然身處多事之秋。因為有贊助商決定今年中退出,所以團體資金緊拙,某些委員又好像各懷鬼胎,各自有 hidden agenda。對外與其他團體往年合辦的活動,其他團體竟然今年又提出各團體由今年起不能只出力,還一定要出錢,好像知道我們沒錢,故意要踢我們出局似的。上次代表團體去開這個會,回來後整天都氣得工作不了。

因為太多事煩擾在心,二月底十天都沒寫 blog ,在各 mobile blogging 的地方也潛水去了。昨天見到 Jaiku 各位友好因為沒見我出現,留言關心,心裡感到很溫暖。有時,對網上認識的朋友可以訴訴苦,反而對著身邊的朋友,因為他們當中跟這些人和事互相糾纏,總是無奈地欲言又止。

三月才剛開始,我想我還是將昨晚的事撥入二月,讓三月有個 clean start 吧。

5 Comments Add yours

  1. sputnik says:

    祝(所有事)早日康復~

  2. 深霧 says:

    祝棧主早日康復。 🙂

  3. Stannum says:

    多謝兩位,咳嗽已經稍見好轉,不過聲音還是沙。

  4. etranger says:

    我都由一月底煩到二月
    現在問題總算過去
    一起過一個clean的三月
    (你的post我只看 連留post的力也沒有)

    blogger小妮也是在香港的npo做
    有時候
    npo的人和事
    比賺錢的更煩人

  5. Stannum says:

    之前加入時,真的沒想到 NPO 也有這麼多的人事問題,其實都頗大開眼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