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 月球上的人

moon-posterMoon 是hardcore 科幻片,我跟朋友打趣說,要說服女生一起看 Moon ,同一個女生要說服男生去看 New Moon (Twlight 2) 一樣難。

看完電影,才知道導演 Duncan Jones 是 David Bowie 的兒子。其實,有一個出名的父親,想要在同一領域得到人認同,反而是加倍困難的。Duncun 特意學拍電影,又不用 Zowie Bowie 這個一眼便被認出的乳名,好明顯想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不想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

Duncan 1971 年出生,孩提時代正值登陸月球後的太空熱潮,當然也看過那時候正宗的科幻片。Moon 的月球畫面,太空基地的佈景等等,都充滿了七十年代科幻片的感覺。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太空人 Sam 一個人在月球背向地球的一面,幫 Lunar 公司從事開採氦氣工作,陪伴他的只有機械人 GERTY (Kevin Spacey 聲演)。三年合約,還有兩星期就要滿了,他十分期待可以回家。由於衛星故障,幾年來他跟地球上的妻子和女兒的通訊不能即時對答,只能靠影片來回傳送,總是像隔了一層一般。尤其是他離開地球時,女兒還未出生,他根本從來未真正見過她。

也許是寂寞,也許是宇宙射線的影響,Sam 竟然出現了幻覺,幾次看見一位少女在他眼前出現,更引致他在基地外駕車失事受傷。

之後我們看到 Sam 完好無缺地躺在基地中,GERTY 告訴他它從失事地點將他救回來。但轉過頭,還未能下床的他卻聽見 GERTY 跟地球直接通訊的聲音。Sam 開始懷疑 Lunar 公司跟 GERTY 之間有瞞著他的秘密和陰謀。他精神恢復一點,就違背命令獨自駕車到之前的失事地方,打開撞毀的月球車,竟然見到裡面有一個受傷的自己。

兩個,原來都是複製人。

劇情就說到這裡吧。

看畢此片,這陣子總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見到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我會有甚麼反應呢?如果自己是原版,對方是複製出來的,究竟會不會看輕對方?原版究竟有沒有控制翻版的權力?而二人之間,有沒有心靈感應?甚至,能夠分得出誰是原版,誰是翻版嗎?

自問自己向來有點冷冰冰,在混熟之前並不容易相處。如果見到一個複製的自己,會相處得來麼?性格和嗜好完全一樣,會不會成為知己好友呢?


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13 Comments Add yours

  1. 冬冬 says:

    睇完劇情又搞到我有D想睇添! 唉o也~~~~~

  2. Stannum says:

    美國還未落畫麼?

    哈哈,寫了劇情就引起你的興趣,原來我高估了說服女生看 Moon 的難度!

  3. readandeat says:

    我好像沒有留意到有這套電影,我想早已落畫了。等出DVD吧。

    我想看喎。這套片話係心理科幻小說,會不會像俄國那套很舊的科幻片(忘了片名,荷里活幾年前曾重拍,講一個外星球可以影響人腦,令人產生非常真的幻覺)?

  4. TD says:

    劇情似乎有點吸引,請問香港會上畫嗎?

  5. NT says:

    我就知道有兩個女生
    一個一上映就看過了
    另一個很想看卻錯過了
    結果去看了500 Days of Summer :)

  6. Stannum says:

    Readandeat:你說的是 Solaris 吧?這套沒有外星力量,但可以說一樣懸疑。

    TD:IMDB 沒有香港上映的資料,可能不會了。

  7. Stannum says:

    NT :我簡介了劇情,就有至少兩位女生留言說有興趣,看來,如果我決定再看一次,也應該約約女生同往了。

  8. ngszehin says:

    Moon 和 New Moon 我都會睇。

    之前看過 Moon 的 trailer,還 join 了那 facebook group。

  9. Stannum says:

    兩齣都看嗎?我想我不會看 New Moon 了,上次 Twilight 贈券都送給同事了。

  10. NT says:

    為什麼不會去看 Twilight 和 New Moon 呢?
    雖然我也不會去看這兩齣戲,
    但想知道其他人的想法. :)

  11. Stannum says:

    覺得女主角不漂亮,男主角又太厚粉。要看演技特技亦似乎欠奉。

  12. xiaohua says:

    今天終於看了這齣電影,覺得很不錯。
    很久以來,討論克隆人都是從原版人的角度,設想如果我碰見我的克隆會怎樣,而這裡則剛好相反,當人發現自己是克隆人那種萬念俱灰的感覺,自己所珍視的妻女家庭原來只是被植入的別人的記憶,自己孜孜不倦的工作,其實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最可怕的是,同時有成千上萬的人和自己一樣,隨時準備取代自己。
    我想我到今天,所擁有的無論好壞,都是屬於自己的獨特的經歷,原來是如此值得慶幸。

  13. Stannum says:

    Xiaohua: 你說的這一點實在令人不寒而慄,如果發現自己只是工具,而不是一個獨特的「全人」,生存還剩下甚麼意義?

    植入記憶來自原版的,但之後發生的記憶卻不是。如果照此看來,被複製的也該算是「全人」。

    你有沒有看過好幾年前的 The Island 呢,裡面的複製人用來製造內臟供原版移植,牽涉的道德問題更多,可惜導演當動作片拍,浪費了大好題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