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醉.斷片.半人間

好幾年前讀過公園仔談電影《半醉人間》,搭訕了幾句題外話,但是一直沒有機會看到這齣戲。去年十一月回港,逛唱片店時偶然見到 DVD ,突然想到那篇文章對電影的評價不錯,就把 DVD 買了下來。

帶了回來,走過了難捱,沒有一件好事發生的十二月,這幾天終於拿出來看。

電影以周國賢飾演的阿 Paul 輟學到「半人間」酒吧當調酒師開始,他遇到的人:老闆娘 Candy,同事兼調酒師父大學生 Stella ,被老闆「點」的上班族,每晚都出來「蒲」的男女,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阿 Paul 自己跟酗酒父親的故事也十分令人動容。阿 Paul 開始為不同的客人,就他們的經歷性格調出專屬的雞尾酒,更惹來雜誌記者訪問。

這些情節,不禁令我想起,十五年前愛不釋手的小說《燃燒在冰冷都市的愛》。裡面收錄的短篇,有著不同的主角,但到書末的《這樣晴朗.這樣憂鬱》,他們都化身顧客在一間叫 So Shine So Blue 的酒吧出現。Shine 與 Blue 相對,正如「半人間」的英文名字 Heaven / Hell 相對一樣。老闆雖然不像書本中是男人,但酒吧都有一男一女的學生兼職。

電影不是正式改編這篇小說,但給我的感覺,例如,酒吧的特色就是給客人調出專屬的雞尾酒,卻跟小說如出一轍。

故事中阿 Paul 因為討厭酗酒的父親,從來都不讓自己喝醉。我雖然沒有這種情意結,但我也是從來不讓自己喝醉。活了三十多年,一次「斷片」的經歷也沒有。

年少的時候,走過一段規行矩步的日子,根本沒有想過要喝醉。早前也跟曾在澳洲留學的朋友談起他當年在 Sydney 常常喝酒的經歷,我說大學時代我的學科忙碌,總是忙趕功課,夜晚出去玩的次數真是寥寥可數。工作以後,夜晚總是駕車外出,更不能讓自己喝醉。每一次,我都是喝到略微有「飄」的感覺就會叫自己停止,以防駕車回去是被截停扣分罰款。我其實頗為享受這種半醉微飄的感覺,所以,一直都不覺得有任何欠缺。但是,當自己完全未試過真醉的滋味,無從比較,又如何知道那一種經歷是自己更喜歡的呢?

上個月心情最沉重的日子,曾經跑到酒吧飲悶酒。但是,當醉意唾手可得的時候,我又是沒有讓自己「斷片」。雖然周遭的人都開懷暢飲,我還是沒有豁出去的膽量。其實理性地想,只要懂得搭的士回家就可以了;而車子,就讓它在停車場露宿吧。橫豎,出來喝酒,人人都是這樣的。

我靜靜地看著其他人從淺嘗到大喝,面紅耳赤,與身邊人四目交投,興奮調笑,接下來就眼神散渙,回歸寂靜。我好奇,這時候他們看到的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扭曲了?變色的?出現幻覺?他們的心情呢?越喝越苦?將鬱結釋放?還是已經斷片,就像死掉一樣,所有感覺都關閉了。對於時間的感受,時間是被剪掉了,直接接上醒來的一刻,還是會感受到從醉到醒過去了的時間?

這時候,我就像站在門縫外窺探一樣,做一個旁觀者,一點都不敢逾越自己定下的界線。我想起,「請勿踏出黃線」的警告。車到的時候,是否就應該踏出去,還是,我因為害怕墮軌而永遠站在原地,看著別人踏出去,過他們或喜或悲的人生?

我還是半醉地讓我的酒杯在我面前守侯。久久才拿起它喝一口。我是否就這麼安於半醉的感覺?我伸手把酒拿來,想一飲而盡,突然,我又想到眼前這些人宿醉醒來時的辛苦,反而把酒杯推開,就像把跟前的黃線髹上更鮮的顏色一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最後,我還是沒有喝醉。我問自己,究竟來酒吧幹甚麼,看著他人的釋放,更映襯出自己不敢豁出去的窩囊。我站起,沒說一聲再見就推門離去,就讓已醉的繼續醉,半醉的,被外面夏天的晚風吹醒吧。

很喜歡電影的終結,就像電影主題曲說的「發覺這杯清水更耐看」,Stella 為最後一天上班的阿 Paul 調出一杯全透明,無色無味,可以任由喝者想像的「人生」。我的人生,是否就像這一杯「人生」呢?

3 Comments Add yours

  1. 小白熊☆~ says:

    半醉、全醉感分別有甚麼重要?同是苦,愁更愁。不錯,酒給人很激的感覺~極高興極傷悲,也許,它給人一瀉而下的快感,真的要的話,就只有在安全受控的環境下進行。愁再加愁,一些後果誰又可承擔得起呢!醉還是要醒,聽過某傳媒人的說法:人的心態可以悲觀、消極,但生活上要積極。嗯~可能我明白他的意思:人不捨苦,因為那裡有真實珍重的記憶,也是人的生存價值及意義所在,存在價值、成就感虛無飄渺,難以解釋,怎樣調適、如何舒懷,很個人化,自己不知道,我想,忠於心的取態是最能令自己感覺良好/舒泰。。。自己並沒有甚麼能力對抗命運,也不懂怎樣給人離苦,只可說~加油啦!

  2. Stannum says:

    謝謝你的鼓勵。

    關於半醉和全醉,不如這樣說吧,喝醉除了代表喝醉之外,還代表了一籃子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3. 小白熊☆~ says:

    哪,中轉站跟目的地較貼近點?
    安於停留;不安折返,甚或繼續前進,種種抉擇,都能成行。當中意想或意想不到的可能,當然包括困苦、失敗及成功。身處任何一點,不一定就是終點,都可能需要再經歷苦困、迷失、掙扎、重生。抉擇過程能享有自由意志的原素,成功失敗都是幸福的。處於醞釀期是磨人的,但中間釋放的淚與汗,墮入水杯中,渾發色彩的一刻,都是動人的。
    如醉度是決心、力量,當中的實踐力、耐力和鍾愛情度,自己可有多少?醉醒的人,還不是要再次檢閱自己的實力,評估風險,測試突破障礙的能力,繼續追尋、探索、實踐,用力去拉近現實與理想的距離?命運有它的支配能力,但,能爭取人力可有機會爭取的幸福,是一件美事,值得慶幸/感恩、忍耐和努力。嗯~聽說古人俠士多輕裝上路,一籃子,是否重了點呢?!P.S.:以上只是想到的回應而已,相信你遠比我有智慧、才華、能耐去成就心中所想!怎樣醉並不重要,因為,你是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