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回歸

復活節假有點憂鬱,都沒有安排甚麼節目,甚至有人邀約,也找了藉口推辭。為了打發時間,於是把剛剛三歲的車子清潔一番。

就在座椅下面,給我找到了兩件久違了的東西。

其一是之前用了多年,以為不見了的三合一鋼筆,給夾在座椅下面的隙縫中。其二是插在椅後面的一張話劇 Saturn’s Return 宣傳明信片。

鋼筆是多年前最初用Palm PDA 的時候從美國郵購來的,是原子筆、鉛芯筆、Stylus 三合一的款式,扭一扭就可以轉換。最初買了一支,覺得好用,便又再買多了兩支。多年下來,最初買的不知在何處遺失了,另一支則在地盤從高處墮下,斷成兩截。最後這一支也用了好些日子,去年的甚麼時間以為不見了,今天竟然給我重新找了出來,不過,其實自從用 iPhone 以來,因為屏幕用體熱感應,Stylus 根本都不管用了,不過,這一款筆從28/29歲開始,就伴我走過了這麼多年,能夠與它重逢,實在是這個假期的一大亮點。

那齣話劇以 Saturn’s Return 為名,近兩年前在 Sydney Theatre 演出。Saturn’s Return 是占星術語,指土星回歸到人出生時的星座。土星運行緩慢,走遍十二星座要花上29年半。所以,人的一生會有兩至三次土星回歸,在29/30歲、58/59歲,和如果長命的話87/88歲。他們認為土星回歸會為人帶來逆境、變動和壓力,這些困擾會迫使人思索人生的意義和方向。

很少人會認為「土星回歸」是一段美好的時期,因為在這時我們須要面對自己的真正需要和渴望,尋找自己在這世界上渴望扮演的角色。雖然有時會感到孤獨作戰,但這是我們每個人必須經歷的。我們需要為未來的歲月打好基礎。第一次土星回歸正標誌著年輕的歲月結束,已進入成年時期,另一個新開始。土星回歸期間,我們需要捨舊取新,雖然有時候改變是不容易接受的事。同時我們還要面對有關時間、責任和權力的問題,我們會比以往更加意識到自己的歲月流逝,會積極追尋人生目標,或開始努力完成這個目標,因為已感到時間有限,不能再浪費時間,還會對自己或別人的責任更加清晰。

—節錄自星舍季刊

話劇劇情以一對29歲的情侶 Matt 和 Zara 在他們行將三十的日子遇到的逆境與疑惑為主線,帶出30歲這個關口對兩性關係、人生責任的影響。

2008年看這齣劇的時候,我本來買了兩張票,最後卻只得我自己看。那一個冬夜下著傾盤大雨,我又好像有點感冒發作,卻竟然冒著雨,抵著忽冷忽熱的感覺,彷如懲罰自己般死撐著去看。這樣的狀態之下,其實演出好不好看,我其實也不是太感受得到。只是坐在觀眾席的我,不斷地想著自己如何度過土星回歸的年頭呢?那兩年父親去世,自己又決定了辭工重返校園,完成課程後,又好清晰地作出延續至今的工作安排。總的來說,人生是有變動,但情緒上卻不太覺得困擾。我一邊看,一邊慶幸自己的土星回歸,不是他們說得如此難捱。

不經不覺,那一晚至今就過了近兩年。

今天看到這張明信片,忽然發覺,過去一年多所經歷的,反而更像是我遲來的土星回歸。

2 Comments Add yours

  1. SnowSlide says:

    *hug hug*
    我们这儿有句话叫“坚持就是胜利”。许多时候,我都用这句话说给自己听。

  2. Stannum says:

    謝謝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