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信字

承接上篇,我仍然意猶未盡,想談談 FlashForward 裡面一條佔戲不多的副線。相比起劇集裡的其他情節,這個故事牽涉三個角色,可以用一個「信」字來總結。

Bryce (Happy Endings 的 Zachary Knighton 飾) 是醫院裡的實習醫生,但卻不幸患上末期癌症。他瞞著同事接受化療,但卻沒有甚麼效用,萬念俱灰之下走到洛杉磯的 Venice 海灘準備自殺。就在把槍口對準喉嚨的一剎,FlashForward 就發生了。他見到半年後的自己在一間壽司店裡等,忽然一個日裔女子來到,他用日語跟她交談,然後執起她的手,看到手腕上的「信」字紋身,然後就感覺到強烈的愛意。那兩分十七秒之後,他醒來,忽然他不再想了結生命,那夢一般的女子給了他一個生存下去的希望,也讓他知道六個月後自己仍然生存。他憑記憶把這個女子的樣貌繪畫下來,偶然的機會下他知道醫院的義工 Nicole 懂得日文,於是便給她看他畫出來的紋身字樣,Nicole 告訴他這個字是 believe 的意思。Bryce 開始學日文,在醫院上見到日裔病人就把畫像拿給他們看,最後得知她身上穿的T恤是東京某餐廳的標誌,大概是員工穿的制服。Bryce 聽後二話不說,連治療的預約也不顧就飛到東京。他拿著畫像到餐廳打聽,發覺她真的曾在那裡兼職當侍應,名字叫做 Keiko 。餐廳老闆把 Keiko 的地址給了他,但應門的女子卻說沒有這個人。Bryce 只好失望地回美國。

Keiko (藉著雨點說愛你 的 竹內結子 飾) 大學的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得到大公司的取錄,成為全部門唯一的女性。可惜,上班以後卻被投閒置散,唯一的工作竟然是要她在會議上奉茶!她一直以來的理想是參與機械人研發,但工作的現實卻令她很灰心。直到 FlashForward 發生,影像中她在美國洛衫磯的街道上輕快的走,到達了一所日本餐廳,見到一位白人男子,他翻開她的手,見到一個「信」字紋身。她內心的不滿不斷堆積,於是就到紋身店把 FlashForward 見到的式樣依樣葫蘆,最後更毅然辭職。她母親對她的舉動很反對,而得知她在 FlashForward 見到與白人男子交往更是反感,因此再 Bryce 找上門來時便說謊打發他走。Keiko 決飛到美國,希望令預知的未來發生。在洛衫磯她找到了預見到的壽司店,常常在那裡等希望碰上 Bryce。她帶來的積蓄漸漸用盡,幸好偶然在老爺車展遇上車房老闆,於是在以機械工程師的知識,在他那裡當黑工修車。但沒多久,移民局來調查,把她拘捕,以待遣返日本。

Nicole 中學畢業後幫人看小孩,沒甚麼人生目標,混噩度日。她在 FlashForward 時見到自己被人強行溺斃,同時卻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內疚感,認為自己罪有應得!她醒來後十分迷惘,到教堂慚悔又不知道自己在後悔甚麼。神父提議她別胡思亂想,不如去當義工幫助別人吧。她因為學過日文而與 Bryce 開始熟絡,尤其在他從日本回來,治療癌症期間更開始萌生愛意。Bryce 的病終於受控,康復了的他決定不再理會 FlashForward 的映像,跟眼前人 Nicole 交往。可是不久,Nicole 在醫院見到拘留所送來黑工的身體檢查資料,上面竟然有 Keiko 的名字!她為了保護這段新戀情,一直瞞著 Bryce,直到 FlashForward 中見到未來的那一天,她終於受不了良心的責備,向 Bryce 和盤托出。Bryce 用了一整天,終於找到了 FlashForward 中見到的壽司店。

這一天,Keiko 的母親飛到美國,為她辦理遣返回國手續,但到了機場她忽然挑起事端,叫 Keiko 趁機逃走,去找那預見的人。終於,Bryce 和 Keiko 就有如預見的場面般終於在壽司店遇上!

至於 Nicole ,她向 Bryce 坦白之後,駕著車漫無目的闖,最後發生意外墮入湖中。原來預見的內疚是來自對 Bryce 自私的隱瞞,而以為是想淹死自己的人卻是將自己救起的英雄。

預知到未來某天會發生美好的事,於是憑一個信字,不計語言和地域的隔閡,傾盡全力去造就它發生。Bryce 和 Keiko 的世界很單純,但看一眼就愛上的戀情,是否就可以長久呢?我嘗試從大結局尾段再一次 FlashForward 到未來的影像去考究,但卻不得要領。情節這樣地完結,很明顯是鋪排第二季的故事,可惜電視台因為收視下降,決定不再開拍,這些人如何走下去,就只能永遠是一個謎了。

2 Comments Add yours

  1. NT says:

    我是很期待Bryce和Nicole在一起的
    沒想到Bryce放著陪他一路走來
    可能會被謀殺的Nicole不管
    而選擇了從未謀面語言不通的Keiko
    Bryce就算選擇Keiko
    也應該帶著Nicole去找Keiko
    確保Nicole不會溺斃才是

  2. Stannum says:

    NT:我總是聚焦在 Bryce 與 Keiko 的千里姻緣上,壓根兒沒有注意到你提出這個劇情漏洞!我不認為 Bryce 的性格會如此無情,劇本應該寫成 Nicole 內疚到面對不了 Bryce,表白後自己飛車離去,甚至是留低字條表白。這樣會合理一點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