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rand Parade 的觸景傷情(兩周一聚:一條大街或小巷)

好久沒有寫小說故事了,構思情節的腦筋有點生疏,希望成品不會退步太多吧!


四時零七分。輾轉反側了好幾小時,我終於決定逃離睡房。

我穿著向來當睡衣的T恤短褲出去,在 The Grand Parade 與 Brighton-Le-Sands 海灘之間的一段長廊奔跑。

我以為自己在逃避,但其實卻不知是逃不了還是不想逃。我腳下的長廊,是我們曾經常常緩跑的路徑;而我飛奔的方向,更是朝著你幾小時前才曲終人散的婚宴場地。

昨天一整天,在各大社交媒體上不斷見到你這大日子的直播。雖然我們分手多年,但在各大平台上共同朋友的數目,仍然有二十七個。

早在昨日清晨,你的伴娘已經在自拍化𥺁照,上載到 Instagram 。後來你最牙尖嘴利的朋友,率領眾姐妹為難兄弟團的盛況,也透過了 Facebook Live 現場放送。兄弟團在 Snapchat 被迫將自己的容貌變成貓狗,再唱當年「做隻貓做隻狗」式的K歌。我看到新郎用他移民前小學程度的中文,甩漏連篇地作出「愛的宣言」。

我嘗試叫自己不要再看,甚至故意去了看電影,但在漆黑中,我的手依然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機,去看看一眾朋友有甚麼更新。

午後我在一個「龍友」的 Facebook 看到他在替穿著婚紗的你到市內的地標拍照。我想起當年跟你去過這些地方的回憶。在這個大日子,你應該不會有一刻半刻想起曾經與我同遊的景況吧?

跑到了在凌晨漆黑一片的海邊餐廳,我已經筋疲力盡了。我把手撐在膝頭上,停了下來喘氣。十小時前,我的某個 Whatsapp Group 突然傳出更新,說誰已到了 Rockdale 車站,在某條街等另一個誰接她到海灘這邊赴宴。大概她已經忘記了我也在這個 Group 裡面。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你的婚宴場地,原來是在離我家不夠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我搜索枯腸,想想我究竟有沒有和你一起光顧過這間餐廳,卻連一點印象也沒有。我無奈地接受,你選這處成婚,大概跟我完全沒有關係吧?

黃昏時分,我坐在家中電腦前,不斷地接收到新增的照片或片段。從鮮花佈置、桌上的小禮物、甚至餐單都有人拍照放上網。當然,交換戒指的一刻、禮成後的一吻、甚至從短片已經看得出排練了多時的 First Dance 更加不會放過我。我彷彿親歷其境,更加無可避免地觸景傷情。

這些年,我一直從大家口中,知道你感情生活的二三手消息。我以為,如果你有結婚的一天,我已經不會有甚麼難過的感覺。也許朋友為免尷尬,近來都刻意沒有提過你結婚的事。於是,我就在沒有心裡準備之下,突然來一個「開心大發現」。在人人歡暢的同時,我卻是最後一個知道。其實,究竟是你的婚訊令我傷心,還是被隱瞞的感覺令我不快,我真的說不準。

經過餐廳以後,我已經沒有力氣再跑,只好慢慢地繼續往前行。終於,來到了我們以前緩跑的終點。

我坐在當年休息喝水的長凳上,望著不遠處的機場。夏天的清晨,五時多天色已微微泛白,機場亦已燈火通明。我看見遠處有客機已經飛抵 Sydney,但因為六時前實施航空管制不准降落,於是只好來來回回在空中盤旋。我也坐過這樣的航班,目的地已在望,自己卻只能乾著急,無能為力地等,一點都不好受。我坐著在那裡等到六時,天色大亮,第一架飛機終於降落。

我想,你已經順利降落,而我,只要耐心等等,也許很快就能夠與找到另一半的你看齊,有一個讓我安全著陸的地方。


延伸觀看:啟發這個故事的歌曲

One Comment Add yours

  1. 一代小熊 says:

    期待您的更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