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憤怒化成力量

上星期我在手機觀看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新聞,當中傳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歌聲,在不遠處玩耍的兒子聽到了,就走過來說這是一首 angry song。我不覺得三歲多的他會明白歌詞,但原來單憑歌聲,他也已經聽得出歌者的憤怒! 於是我將 iPhone 遞給他看,又將歌詞簡單地解釋給他聽,說這是 the song of angry men! 「點解佢地咁 angry?」 「因為好多香港人唔中意政府 change the rules ,上個禮拜出來遊行,但之後D Police 打人,好多人見到之後都覺得好 angry ,所以就出來遊行。」 「Oh the police are the bad guys!」 原來這真是三歲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作為成年人,我真的很佩服這一次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人統籌下,可以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自行分工,各自努力。 這星期來有人繼續包圍,有人示威,有人做 fact check 擊退假新聞和煽動世代仇恨的短片,有人做「長輩圖」來讓長輩讀到他們的理念,甚至有人眾籌到超過五百萬來刊登G20各國報章的全版廣告來引起世人關注。吸取了2014年長期單一形式抗爭沒有成果的教訓,這一次他們展現出來的靈活、包容和彈性,匯聚起來實在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近幾年我一直都香港的前景非常悲觀,但這些年輕人的能力,又令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有了希望! 受回流香港的朋友所托,要買今早刊有 Freedom HKG 廣告的 The Australian 報紙給他們留念。因為近年紙媒的發行量越來越少,報紙店每種報紙都不會有很多存貨。為免朋友失望,我決定一早六點鐘報紙店開門時就出去買。 誰知女兒五時半就醒來,不願再睡,甚至吵醒了兒子!我心想,與其被他們纏著不能出去,不如就帶他們一起去買吧!畢竟,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我買實體報紙,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出去買報紙」這種事情定將會成為歷史,讓他們體驗一下也是一件好事! 於是,我幫他們穿了寒衣,在十度的寒冬氣溫下摸黑出去。冬至後不久,Sydney 六時多天邊才剛剛魚肚白。近十分鐘的腳程,遇見的人只有兩個,聽見的只有 Kookabarra(笑翠鳥)的聲音。到達報紙店時,他們才剛剛開門。The Australian…

親子露營初體驗

近來的一個週末,我們一家四口參加了由百週年紀念公園舉辦的 Camping 101 活動,第一次去了露營。 我和太太雖然各自都曾經試過露營,但都是跟隨大隊出發,隨團有朋友熟悉紮營技巧,露營用品又由他們提供,所以我們的實際經驗接近是零。幸好這個活動名為 101 ,專為新手而設,所以公園內有人提供紮營指導,而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亦由園方供應,省卻了我們煮食的工作。而且這個活動亦包括了園內野生動物導賞,飯後的營火會,甚至第二天清晨的瑜伽班等等。 為了這個節目,我和太太預先諮詢了一些曾經帶著孩子露營的朋友,亦跟隨其中一位的經驗買了一個家庭營,又買了一些如兒童睡袋、露營燈等的必需品,終於興致勃勃地出發了! 我們三時多到達公園,花了一小時紮營後,兒童集體活動就開始了,五時半後工作人員就帶大家到園內各處觀察蝙蝠、蜘蛛等等,節目頗為豐富。同團不少孩子們都十分興奮,甚至見到樹上的蟬蛻都大叫一番。 節目結束後,天色已經全黑,不過由於地處市區,光害都頗為嚴重,以前到野外露營那種漫天星星的景象並沒有出現。我們回到營內休息,兒子很快就睡著了,不過女兒似乎不太喜歡我們買給她的輕便摺疊網床,吵了很久才睡著,而半夜亦醒了幾次。也許是這床太輕,而床墊又太薄,睡得不舒服。下次,也許都給她買一個哥哥用的那種睡袋吧! 第二天六時我們就起床,吃過早餐就已經七時半了。因為園方規定九時前要離場,我們沒有參加瑜伽班就自己開始拆營了。由於是第一次,拆營的速度比較慢,而且收納入袋的過程亦有點不容易,加上嬰幼兒用品甚多,影響進度。最後,更要工作人員留下來等了我們好一會才能完成收拾。這項活動其實很不錯,不過如果可以讓大家待到中午,可以有多一點悠閒時間感受一下自己的營幕就好了! 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我想我們對於帶著兩個孩子去露營都頗有信心,除了要給女兒買一個睡袋外,就是要多留一兩晚,盡情感受戶外的環境!不過,原來對於兒子,這一次已經是很深刻的記憶了,最近老師問他假期做了甚麼,他第一句就說去了露營。聽見他這樣說,要花再多的心思去為孩子安排活動,也是值得的!

夏末の道北

這次的日本之旅,第一站就是道北。 我們於下午二時到達札幌新千歲機場,入了境拿了行李,匆匆吃過遲來的午餐,就趕忙租車前往美瑛附近的森林小屋旅館。駕了三個小時左右,來到旅館已經八時,天已經全黑了。 這所旅館位於森林之內,一共有十二間兩層獨立小屋。樓上是睡房,樓下是客廳和浴室,全屋都是榻榻米,只有一張茶几。我們來到時,樓上已經舖好了床墊。因為兒子在家仍然睡在有圍欄的嬰兒床,而之前外遊都是自帶嬰兒網床給他,今次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可以自由出入地睡覺,於是顯得特別興奮。至於女兒,我們為她買了一張可以摺疊的旅行幼嬰床。由於旅館位於十勝岳連峰附近的山區內,最近的食肆都要二十多分鐘車,所以我們每天都在旅館裡面預訂了早餐。而晚餐方面,首尾兩晚我們都預先買便當回酒店吃,而中間的一晚,我們就在旅館餐廳裡吃芝士火鍋。早餐是西式的,有夾火腿、雞肉等的麵包,雜菜湯、牛奶、生果乳酪等等。材料都特別標明產地是北海道,甚至是美瑛出產的。 第一個主要景點就是八年前我遊覽過的旭山動物園。當年是一個人在冰天雪地的時候來,今次已是一家四口,拖著兒子,用嬰兒車推著女兒,在暑假末到來。我駕了近一小時車,剛到達時有點微雨,幸好不久就止住了。上一次隆冬時來,溫度在冰點以下,熱帶動物都躲進室內,我重點拍攝了雪豹、海獅、雪鶚、獼猴、北極熊等耐寒動物,更有趣的是近距離觀看企鵝出巡。不過原來這節目只在冬季舉行,今次緣慳一面看不到了。看不到企鵝出巡並沒有影響兒子看動物的興致,他依然興奮地看到從未見過的河馬和白色貓頭鷹!而長頸鹿館特別將動物區地面降低,讓小朋友與長頸鹿平視對望。當年我拿著單反相機,用長鏡頭拍了不少動物照片,今次的焦點卻變成了我家的小猴子!我們玩了三個小時,在園內吃過簡單午餐,二時許就離開了。 這時陽光出來了,我們趁孩子午睡的時間駕車繞經聞名的「併布之路」,在不少攝影勝地前自拍。終於來到很多廣告、電腦 wallpaper、名家照片的拍攝地點。我們帶著孩子,當然不可能在 Seven Star 之木前面等到完美夕陽、萬里藍天、甚至點點繁星出現來拍一張傑作。但有著孩子同行,依然能夠抽時間來到這些攝影勝地,實在已經很不容易,不應再要求太多了! 日落時分,我們趕回旅館吃芝士火鍋。這旅館的餐廳很特別,晚餐必須預訂,七點後是法國菜,只招待成人;至於有小孩的家庭就只能七時前用餐,而且只供應芝士火鍋。我們看到餐單時才知道,原來除了火鍋外,還有主菜和甜品。火鍋的材料是本地蔬菜、海鮮和自家製的肉丸,而主菜是低溫料理的美瑛豬肉,甜品則是紅茶奶凍加糖煮梅子。既有法式的風味,又有一點日式西餐的講究和執著。 第二天,我們先到美瑛的神社參觀一下,之後就出發到富良野以薰衣草聞名的富田農場參觀。因為季節已經是夏末,薰衣草已經大部份收割了。但農場仍然留有一列列不同顏色的花田讓人參觀,而形形色色的薰衣草產品更叫人目不暇給。我們在場內吃到甜得令人回味的北海道粟米、鬆軟甜香的富良野藍爵薯仔,都是地道的新鮮食材! 午後我們在毗鄰的哈蜜瓜坊,吃了甜到不得了的夕張哈蜜瓜,再試了一些哈蜜瓜做的甜點,我們又再開車上路到芝士工房和果醬園。就在不到半小時的車程,女兒卻已睡著了。我們決定讓她繼續睡,太太留在車看顧她,我就帶兒子去看芝士工房。廠內除了展示製芝士的過程之外,我們還見到不少工具,甚至有一隻模型奶牛,讓大家嘗試擠牛奶應該用甚麼力度。當然,兒子最高興的就是試食不同的芝士,而當中最新奇的就是黑色的墨魚汁芝士了。再駕車到下一站的果醬園時,就輪到我留在車內,太太就帶兒子去參觀。其實這兩個景點都設有手作班,讓遊客一嘗自己做芝士和果醬的滋味。也許下次再來,孩子長大到能夠參加,我們都可以一試! 在富良野留了半天,我們回程時途經美瑛的四季彩之丘,欣賞過美瑛的招牌花田美景,就結束了道北的兩天旅程。我們在美瑛站的地道小店やき鳥七福買了幾盒日式串燒,回到酒店作晚餐。我們在旅店席地而坐,吃得津津有味。有時,這些家庭式夫婦經營的小店,比起貴價餐廳的食物,更有風味呢!第二天,我們就會長途跋涉,向北海道南端的函館出發。 星期一 1400 到達札幌新千歲機場 1530 機場.午餐並購買晚餐便當 1700 租車出發到美瑛 2000 Auberge Ninguruforet.旅館 Check-in 星期二 0830 旅館.早餐 1100 旭山動物園 1230 動物園.午餐 1400 駕車回程.途中讓孩子午睡 1500 併布之路:Seven Star 之木 1530 併布之路:Mild Seven 之丘 1600 併布之路:Ken & Mary 之木 1630 併布之路:亞斗夢之丘 1730 旅館.芝士火鍋晚餐 星期三 0830 旅館.早餐 1000 美瑛神社…

帶著孩子遊日本

明天我們一家四口將會到日本一遊。 自從 2010 年底遊日之後,一別接近 8 年。這一次我們會去兩個地方,北海道和名古屋,一共兩個星期。北海道是帶著孩子遊日的首選,因為女兒只有四個月大,日本的大城市,尤其是市內的車站,並不特別方便嬰兒車。而地大物博的北海道,自駕遊非常方便,車程中更能夠讓孩子睡覺。這一次我們在夏末初秋出發,趕得及到富良野賞花呢。而名古屋站就是主打去年開幕的 Legoland ,若果有時間的話,也會到附近的地方看看。 有朋友問我們,為甚麼女兒這麼小,就帶她去旅行呢?不辛苦嗎?我告訴他們,兒子四個月時,也跟我們一起遊過紐西蘭,到他八個月時,也到過香港參加一個婚宴。兩次旅程比較之下,四個月的時候更容易處理。因為太太親身餵哺母乳,到甚麼地方也可以餵飽他,不用到處找熱水來沖奶粉或消毒奶瓶。反而進食固體食物以後,由於我們讓他 BLW 自己吃,現成買的食物都不太合適,旅途中要自己煮,加上餐後收拾和清潔,花了這些時間,餘下來的能夠遊玩的空檔就不多了。 現在兒子已經三歲,都有不斷帶他出門旅行。每一次回來之後,我們都覺得他學習到不少東西。我們認為不應該因為妹妹出生了,就剝奪了哥哥外遊的機會;所以,我們決定在女兒未吃固體食物時來一次出遠門。因為,如果要等到女兒也可以輕易在外面找到合適食物時,才再出門遠行,對於兒子,似乎就隔太久了。 上一次去日本我每天都在這裡寫遊記,但今次帶著兩個孩子,途中夜晚都會忙著替他們洗澡、哄他們入睡等等,應該要待我回來後才能夠把這次的旅程記載下來了!

BB 場看 BB 片

近一年來留意到澳洲的電影院有 Prams at the Pix / Babies-in-Arms 場次,可惜知道的時候兒子已經不是手抱嬰兒了,所以不太適合帶他去光顧。今年女兒出生,我和太太在她個半月大時,見到鄰近有戲院有這種 BB 場,上映的更是一齣描寫照顧初生嬰兒的電影 Tully!我們都覺得不要再錯過這種有趣的體驗,於是就特地購票去欣賞。票價甚至比普通場次便宜呢! 由於放映時間是週三上午,戲院大堂有點冷清。我們購票時,前後排隊的顧客都是推著嬰兒車的媽媽。進場以後,見到已經有十多輛嬰兒車停在走廊。有的父母抱著孩子,也有媽媽在餵哺母乳,亦有些讓嬰兒在車中熟睡。沒多久電影就開場了,院內的燈光沒有像平常一樣完全熄滅,反而留了微光。不知道是為免嚇怕小孩子,還是為了讓父母可以繼續照顧嬰兒呢? 開場以後,開始有孩子大哭,但在場全都為人父母,人人都十分包容,因為,也許下一個哭鬧的就是自己的子女呢! 我們看的是劇情片,節奏不算太快,就算有時要照顧孩子的需要而分了心,也不至於影響對劇情的理解。而且,本片中有不少照顧初生嬰兒的鏡頭,在座各位都感同身受,不斷有人發出會心微笑。 Tully 的導演是我很喜歡的 Jason Reitman ,他的前作  Up in the Air 和 Young Adult 我都重看了無數次,今次的編劇是 Juno 和 Young Adult 的老拍檔  Diablo Cody ,主演者更是 Young Adult 的女主角 Charlize Theron 。今次他們三位的合作一樣有火花,而照顧嬰兒的題材更令我有深刻的共鳴。關於電影的內容,我再寫下去應該會寫很多,也許就待我另文寫一篇影評吧!

第二百八十一天

兩年多前兒子出生後,我寫了三篇文章:《第二百七十七天》、《第二百七十八天》和《第二百七十九天》來描寫在醫院二十六小時,經歷四位輪班助產士的漫長生產過程。但是今年女兒出生的速度,卻只能以飛快來形容,一篇就可以寫完。 隨著女兒的預產期日漸迫近,有經驗的朋友和產科醫生都告訴我們,第二胎的生產時間會短得多。我們對「短得多」的理解,大概就是一半或者四分之一,再極端一點,也許是十分之一,兩三小時的過程吧? 預產期的一天並非週末,我如常上班,太太在中午特地駕車到我的工作地點找我吃午飯,之後買了一個小蛋糕回家跟兒子分享,大家更唱起「生日歌」來慶祝妹妹的預產期。晚上十時許我們休息,但到了凌晨二時左右,太太叫醒了我說:「從半夜開始,我老是覺得有點不舒服,最初以為是肚子餓,但吃了餅乾還是沒有好轉,現在更好像是一陣一陣地微痛,似乎妹妹快要來臨了!」我隨即找出手機,開啟了上次兒子出生時沒有用過的陣痛記錄 App,開始計算。我們量度到大概是每隔十五分鐘一次,太太淋過浴後,陣痛已經加密到五分鐘左右一次。陣痛記錄 App 說是時候通知醫院。我們打電話到醫院,但他們問太太幾個問題後,就說要她躺下再計時,如果依然是五分鐘陣痛一次,才能起程到醫院。我們無奈照做,拖延了兩次陣痛,結果依然是五分鐘左右,可以出發到醫院了。我們把仍然熟睡的兒子交託給岳父岳母,帶著預先已收拾好的行李就出門了。這時候是四時許,太太的痛楚已經很強,上車時更要扶住車身才走得動。 產科醫生吩咐過我們,如果到醫院的同時就另外打電話給他,讓他可以同時到達醫院。凌晨時份,四下無人,到醫院的車程只要二十分鐘,但這段時間的變化之快,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到了半路左右,太太的痛楚已經很劇烈,發出的叫聲好比上次七度陣痛時找要求無痛分娩時更辛苦。太太劇痛難忍,叫我駛過減速壆時一定要慢,否則妹妹就要出來了。我心情緊張,手忙腳亂,好不容易才到達醫院的停車場。但不知為何,我竟然把地庫三樓當成是有電梯直達產房的地庫四樓就把車泊好。這時候,太太已經要攙扶才能走路了,到了電梯口,我才發覺它並不能直達產房。但太太已經不能走動,只好上去醫院大堂再算。到了地面,幸好這時有保安員見到我們,他說要去拿輪椅推太太上去產房,這時候羊水已穿,太太亦只能跌坐在醫院大堂。保安員拿來了輪椅,我們把太太推上產房,馬上有幾位助產士來幫忙。這時候太太已經痛楚難當,大叫著要打無痛分娩針。醫護人員沒有答她,只繼續忙著張羅一切。我安慰太太說他們一定已經聽到了。不久產科醫生亦已趕到,助產士叫太太開始用力。我們才如夢初醒,發覺原來已經來不及打無痛分娩針了。太太甚麼止痛劑都沒有用,忍痛用力,三次宮縮之後,3.2公斤的女兒便平安出生,與我們見面了! 她的出生時間是清晨五時十一分,離正式入院時間只剛剛半小時。我打電話回家給岳父岳母報喜,他們也很愕然,完全沒有想到孫女已經出生,還以為我只是告訴他們到達醫院而已。這時兒子還在熟睡,大概完全沒想到一覺醒來,自己已經成為哥哥了! 太太因為完全自然生產,恢復得比上次快。我們二人亦因為有了上次照顧初生嬰兒的經驗,沒有那麼手忙腳亂。不過,因為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工作量倍增,而且事事還要顧及兒子的感受,不要讓他感到父母的愛被分薄了。 兩個月來,女兒已長大了不少。兒子很喜歡妹妹,常常說要親親她,牽她的手。為人父母的,最希望的就是他們兩個會互相扶持,相親相愛,一起成長!

迎接新的生命(兩周一聚:新的希望)

要寫《新的希望》這個題目,有甚麼內容會比寫一個新生命誕生更合適呢? 太太懷孕37週,在未來一個月我將再為人父,迎接幾可肯定和我一樣是白羊座的小女兒。這次的心情,又跟近三年前兒子出生時頗有不同。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和太太都對照顧嬰兒有了基本的認識,大概不會再那麼手忙腳亂了。不過,有了兩個孩子,我們又會面對另一些新的難題。 我和太太都是成長在一孩家庭,女兒出生後,我們將要處理連我們自己也沒有經歷過的兄妹關係。究竟如何做才不會讓他們覺得父母偏心?不過,如果我們機械地一視同仁,不懂因材施教,又會是一種變相的偏心嗎?女兒剛剛出生時,需要大量貼身照顧;究竟我們如何能夠將時間好好分配,才能令到哥哥覺得一切如常,不會有受忽略的感覺呢? 兒子在學前班有一位小同學,他在妹妹出生後情緒出現問題,每次上學時父母離開前都大吵大鬧,不肯放手讓父母離開,有時甚至要老師來把他強行抱走。為免有類似的事發生,我和太太都問了一些有兩個孩子的朋友,綜合各人的意見,我們決定做下列兩點:首先,不要讓兒子覺得妹妹會搶走他的東西,例如床、汽車座椅、房間、餐椅等等,我們每樣都有所預備,例如床,兒子的床是一張可以拆欄、甚至擴展改裝作單人床的產品。我們決定讓兒子繼續睡他的床,等待將來拆欄和改裝,再買一張同款的新床放在他的房間,讓哥哥妹妹都可以跟自己專用的睡床一起成長。又例如汽車安全座椅,我們告訴兒子他長高了,要坐大一點的椅子,帶他去店鋪選擇顏色,又在妹妹出生前在安裝好讓他坐。於是,他每次都喜孜孜地坐上去。另外,有朋友提議買一份兒子會喜歡的禮物,說是妹妹送給他的見面禮。我們幾個月前已做好準備,在網上買了一份市面已經不再有售,但卻可以跟他現時的玩具配套玩的二手玩具,生產時會拿到醫院,待他見到妹妹時就送給他。 除此之外,我們還得張羅托兒服務以及學前教育機構的報名等等。因為兩個孩子之間有兩年多的年齡差距,而不同托兒或教育機構又有不同的年齡上下限,我們每個階段都可能要去不同的地點接送。我們既要顧及每一機構的服務或教育質素,又要考慮我們上下班的交通流程,原來這些規劃,兩個孩子真的比一個孩子複雜得多呢! 新的生命帶來新的希望。而我最希望的就是,教導他們成長,讓他們兄妹倆可以好好活出他們想過的人生!

四日三夜—南岸初夏遊

一年半以來,孩子每週一至週三上學前班,太太產假後的工作安排亦能夠讓她 part-time 只在這三天上班。年中任何時間只要我能夠請週四週五兩天假,連同週末,就可以出外作一個「四日三夜」的旅行了。 這種長度的旅程,最適合就是在 Sydney 附近自駕遊。去年一月份藍山遊,復活節前後的首都遊,到十二月的初夏時份,我們就到了南岸。承接之前首都遊的模式,我們也為著遷就孩子的睡眠時間,對行程作出了頗為詳細的安排。 星期四 1000 出發.駕車南行.途中讓孩子小睡 1200 Kiama 噴水洞、燈塔.附近午餐 1400 出發到 Illawarra Fly 樹頂漫步 1600 開車再南行.途中讓孩子午睡 1700 Nowra 酒店 Check-in 1800 Nowra 晚餐 2000 回酒店 星期五 0800 酒店.早餐 0930 Shaolhaven 動物園 1230 Berry 午餐 1400 駕車南行.途中讓孩子午睡 1500 Jervis Bay 海事博物館 1630 回酒店給孩子洗澡 1800 Huskisson 晚餐 2000 回酒店 星期六 0800 酒店.早餐 1000 Fleet…

雙層巴士

近半年來,孩子成了一個巴士迷,每次上街見到,總是興奮無比地大叫「巴士!巴士!」有時,在家中空閒時或者在餐廳等候時,他會要我畫巴士給他看。 可能是我從小見慣香港的巴士,一拿起筆我就畫起雙層巴士來。後來才想到,其實 Sydney 的巴士,除了給旅客乘搭的開蓬穿梭巴士外,大都是單層的。不過,既然孩子沒有奇怪為甚麼我筆下的巴士與他在街上見到的不同,我也樂得繼續畫雙層巴士。近來,他更要求加上車上以及站前的乘客,又要加上其他車輛,成為一幅街景圖。 我和太太見他如此喜歡看巴士,於是就帶他到 Leichhardt 的巴士博物館,讓他滿足一下!到了博物館,我們發現他們有大量舊式雙層巴士(如上圖)。原來在幾十年前,Sydney 各區都有雙層巴士行走,可是,在七十年代,州政府決定取消售票員,巴士司機工會認為一個司機要兼顧駕車、售票和視察兩層巴士的情況太困難,於是發起罷工,再鬧上法庭,最後政府敗訴,被迫在雙層巴士上維持售票員。而這亦導致政府改為購買兩節長巴士代替雙層巴士,於是在1986年後,雙層巴士全面消失,在1990年移民的我,無緣乘搭到當年的雙層巴士。 這些長巴士,雖然容量不少,但與雙層巴士比較卻佔據了雙倍路面,巴士站的長度亦要倍增。近年Sydney人口上升,塞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五年前政府決定試行再度引入雙層巴士,在某些區域運作,至今年更打算大量引入,取代兩節長巴士。當然,因為 Opal (類似八達通)系統的全面推行,現在巴士司機不用再售票和找贖,當年的問題已不復存在了。 這個星期,隨著大量新的雙層巴士投入服務,我畫的巴士,與孩子親眼見到的實物,再也沒有分別了。

學好雙語

孩子接近兩歲,懂得說的單字越來越多,最近甚至開始說出有名詞和動詞的短句,例如拿著生果叫:「爸爸食」等等。家中我和太太講粵語,每週三天太太上班,孩子在托兒所學到英語。當然,我和太太講的港式粵語中,夾雜的英文亦都不少,孩子亦因為由不同語境學到不同詞彙,有時出現了中英夾雜的情況,例如:圖書中有「獅子 tiger 」、吃晚餐時要「more more 飯」、天空上見到「Moon 星星」等等。 不過,我們沒有擔心這樣會令孩子混亂,因為,我自己從小就在潮、粵雙語環境長大,從家人學潮洲話,從與他人接觸和看電視學粵語,到上幼稚園用粵語溝通完全沒有問題,亦一點也不覺得有混淆。孩子現在有真正的英語環境,比我當年學粵語更互動、時間更長,一定學得到英語。而且,以前修過語言學的課程,知道 Simultaneous Bilingualism 有不少好處。若果不是我媽媽不在了,沒有人和我說潮州話,我一定會教孩子成為 trilingual 呢! 反而我有點擔心的,就是他將來知道我和太太都懂英語就不向我們講粵語;又或者將來有弟妹時他們互相只說英語。認識很多澳洲香港人在這裡出生的孩子,大哥或大姐的粵語通常會好一點,因為小時候父母只講粵語,但弟妹出生後就立刻有哥哥或姐姐跟他們說英語,更容易變成不肯說粵語了。 另一個問題就是閱讀中文了,我認識的語言,都能夠讀、寫、聽、講,很難想像一種常用的語言自己是無法讀寫的。不過,這裡出生的華裔孩子,大部份都無法閱讀中文。到底將來孩子能否閱讀中文,我也說不出來,因為自己可以教到孩子多少,或者是否能夠令他有恆心和興趣去上課學習,實在很難說呢。

四日三夜—帶著孩子遊首都

早前復活節假,我們一家三口到了坎培拉一遊。 獨居的那幾年,我一個人到過坎培拉很多次。坎培拉是一個很寧靜的城市,我一直都很喜歡那種作為首都的莊嚴。它距離雪梨只是三個小時車程,星期六早車去,星期日晚車返就可以玩足兩天,加上整個城市路闊車少,景點之間都是十數分鐘車程而已。例如,六年前的母親節週末,兩天之行我就安排了超過十個節目,而且當中更包括看舞蹈表演、半天行山、甚至看冷門電影幾個超過兩小時的節目。 當然,現在帶著孩子,行程絕對不能這樣安排了。這一次,四日三夜的行程如下: 星期四 1000 出發.駕車到坎培拉.途中讓孩子小睡 1300 小人國 Cockington Green Gardens.午餐 1500 坎培拉觀鳥園 Canberra Walk-in Aviary 1630 酒店 Check-in 1800 晚餐 2000 回酒店 星期五 0800 酒店.早餐 0930 坎培拉國立樹園 National Arboretum Canberra —- Pod Playground 兒童遊樂場 1100 駕車回酒店讓孩子小睡 1300 續遊坎培拉國立樹園 National Arboretum Canberra.午餐 —- The National Bonzai and Penjing Collection 國立盆栽盆景展 —- The Canberra Discovery Garden…

農展會大教訓

上一次參觀復活節農展會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今年孩子懂得走路,也開始學習辨認各種常見動物,年年都有大量牲畜、家禽和寵物展出的農展會正正適合帶他去看。於是今年三月份已經預購了入場券,靜待開幕的日子到臨。 也許因為我和太太都各自去過農展會多次,覺得以前都是東逛逛西逛逛隨便看隨便玩而已,自持知道場內展品大概都年年如是,我們出發前完全沒有找資料和規劃行程。誰知原來帶著孩子去這些大型活動,與成年人自己去根本完全不同! 我們選了開幕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去。到了前一晚,天氣預報卻説下午會有雷暴,於是我們決定上午出發,打算玩到下午如果風雲變色,就可以立刻離開。這個時候,我們也做了兩個錯誤的決定:因為怕上落車淋雨而不坐火車改為駕車前往;又怕沒有手打傘和人多而不帶手推車改用揹帶。 我們十時左右出發,駕車到達場地奧運公園。因為遊人眾多,鄰近入口的停車場已經爆滿。我們只好無奈將車泊到較遠的停車場,泊好車已經十一時了。我們等候接駁巴士,幾番轉折之後,到十一時半我們才到達入口進場。 孩子自從在街上見過警察騎著的馬匹後,常常說要看馬。我看著入口處派發的地圖,第一件事就是找馬。我看到我們進場的入口附近有一系列的馬厩,於是我們就一間一間去看。不過,因為孩子已經十二公斤有多,揹著他行一大段路比半年前去昆士蘭旅遊時吃力得多。有時我們把孩子放下地自己步行,可是大概因為人太多,視野盡是別人的腿,沒有甚麼好看,走路不久又嚷著要抱。走了一小時多一點,看了一些不同的馬、牛,我們都有點倦了,看到了一些可以坐下來用餐的桌椅,便坐下來吃著我們從家中帶來的三文治。不久,旁邊坐下的人越來越多,這時我們才注意到周圍坐滿的人全都掛著職員證,原來這裡是參展單位員工的用餐地方!幸好我們帶著孩子,沒有人來驅趕,但我們已經覺得很尷尬了。匆匆吃過午餐,我們又再起行,到達了擠牛奶的表演地方。我們見有很多人坐著等開始,也湊興坐下等。可是,得了十多二十分鐘,孩子已經不很耐煩,表演才正式開始。而且,擠牛奶的場面太遠,主持的解說又很複雜,對不懂得這是甚麼的孩子來說,實在是悶透了。我們帶著開始抗議的孩子逃離觀眾席,發覺又浪費了大半小時。就在不遠處,我們見到了長長的人龍,原來是進入 Farmyard Nursery ,可以近距離接觸農場動物的地方!我們把孩子放下在地上跟走地雞一起走來走去,也讓他看到棉羊、山羊、小雞小鴨等等。不經不覺已經到了下午三時多,孩子沒有午睡,明顯有點倦意,於是我們決定離開了。離開時,我們見到一位媽媽大哭著要找走失了的孩子,我和太太對望了一下,慶幸孩子還不太有甩開我們自己走開的衝動,否則我們完全沒有在他身上附上名字和聯絡電話等等,萬一走失了就真的憂心如焚了。 我們起程回家,太陽仍舊高高掛,預報中的雷暴呢?原來入黑以後才來襲!唉,早知如此,我們就帶手推車和乘火車前往,省時又省力! 我和太太事後檢討,覺得出發前我們完全沒有計劃,導致走了不少冤枉路。其實那天我們從場館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特別適合孩子玩的東西只有最後的 Farmyard Nursery 一項。後來我們從朋友的 Facebook 牆上見到他們的孩子玩了不少其他適合小朋友的活動,例如 Aviary Bird Show、Little Hands on the Land 和 Pet Pavilion 等等,我們都錯過了!如果我們一早上官方網站看看,或者下載了官方手機 App ,就會知道這些適合幼兒的活動都在火車站旁的入口側邊,根本就不用揹著孩子走一整天。而且,這個入口也有讓父母寫上孩子名字和父母聯絡方法的手帶派發。 經此一役,我們決定將來帶孩子去大型活動或是去旅行,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預先找資料,知道適合孩子玩的東西在哪裡,安排好行程,留意吃東西、洗手間和育嬰室的位置,不要再以為以前未為人父母時去過,就自信不用再做功課。要知道帶著孩子去,重點和需求都大為不同!甚至,每一次帶孩子重遊,也要再規劃一次,因為,當孩子不同歲數,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會有所不同! 記得 2007 年去過農展會後,我在 Podcast 中談見聞,重溫之下竟然聽到自己當年說見到很多人帶了嬰兒車去推瘋狂購入的 Show Bag(類似香港工展會的福袋)。沒想到十年之後我真的帶著孩子去,竟然沒有帶手推車,真是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