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來

十月十日是梅艷芳的五十歲冥壽,不經不覺她已經離開了接近十年。還記得2003年秋天,她帶著重病堅持登上舞台完成她的最後一個演唱會。今天,就來聽聽她以及其他歌手唱出不同版本的《似是故人來》吧! 1991.電視台剪輯梅艷芳出道十年的片段而成的MV 1994.王菲電視節目翻唱版本 2003.最後的演唱會 2004.作曲人羅大佑結他伴梅艷芳隔空清唱 2012.C AllStar Beat Box 版 2013.何韻詩重唱加上關錦鵬和張叔平的美感影像

寶記正傳

如果你是跟我一起成長,來自香港的朋友,不用我多說甚麼,一定已經對這些歌耳熟能詳。十多年後,環球唱片再拿出寶麗金的品牌,集合了多位當年旗下的歌手,再次挑動在下的懷舊神經! 剛才下班駕車回家,在車廂中播出這首 Medley ,我竟然可以不用看歌詞,就憑記憶唱出超過八成歌詞,實在意想不到! 唯一不解的是,張學友到今天仍是環球歌手,為甚麼沒有參加呢?

That Thing You Do!

在收費電視重看 1996 年的電影 That Thing You Do!,一個描寫幾位年輕人在六十年代組樂隊一夜成名的故事。此片是 Tom Hanks 初執導演筒的作品,當年上映有看過,成績其實只是普通而已,但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這首主題曲,戲裡說它大受歡迎登上流行榜三甲,戲外亦都獲得電影主題曲金像獎和金球獎提名。 這首很有六十年代中期曲風的歌很容易上口,旋律和節奏令人十分興奮。重看電影後就立即在 iTunes 買了,這陣子 loop 個不亦樂乎。 那麼這首歌是誰唱的呢?歌曲的歌手欄只是寫上 The Wonders ,亦即是戲裡面樂隊的名字。我最初也以為真的是戲中的演員唱的,但電影播完後有段簡短的演員訪問,其中有演員說雖然戲中的歌曲是別人代唱、代奏的,但 Tom Hanks 也要求他們真的學會唱和彈奏樂器,以求神似。 我沒想過原來幕後代唱的歌可以推出而完全沒有真正歌者的名字!如果當年此曲得獎,不知到歌者會不會有上台領獎的機會呢? 我在 Wikipedia 找到了歌者的名字 Mike Viola ,原來戲中主音所唱的歌都是 Mike 代唱的,他在 Youtube 與作曲者 Adam Schlesinger 有一段現場演唱的影片,水準真是如唱片一樣!再看看 Adam Schlesinger 的履歷,原來他後來為過很多影片、電視劇、舞台劇寫歌,更是我在這裡寫過好幾次的電影 Music and Lyrics 裡面歌曲的主要作曲人,其中那首仿 Careless Whispher 的 Meaningless Kiss 尤其令人難忘!原來他對於創作特定時代曲風的歌實在有一手! 在他與 Mike Viola 演唱的 Youtube 那裡,甚至有人留言說,這首歌充滿六十年代流行曲風格的原素,如果他早幾十年出生,真的在六十年代作出這首歌,說不定真的如戲中所述那樣橫掃流行榜呢!

我的世紀末煙花

近來鋼琴老師教我不看五線譜,以比較即興的方式,看著歌詞和結他和弦自彈自唱。記得四年多前決定開始學彈琴時,最想做得到的就是自彈自唱,還說希望五年後可以接受各位的「點唱」。這樣比較即興的技巧,應該就是很多表演者能夠有求必應的秘訣。現在網上列出中西流行曲伴奏和弦的網站比比皆是,要找甚麼歌都輕而易舉。 學了最初步的技巧,就試用來彈奏這一首《世紀末煙花》。慢板的歌曲本該不太難,但沒有五線譜,單看和弦就彈出來有點不習慣。雖然練習多幾次就熟練了一些,但彈的同時要兼顧演唱,在我來說真是有點難度。嘗試錄了很多次也仍然做不到全首歌不犯錯,不是唱錯歌詞、或彈錯和弦、就是入錯拍子,最後敢拿出來能給大家聽的只有半首。剛剛開始學一心二用,彈得或唱得不好,大家不要見笑。 早前在「餘詞未了」欄貼出了我試唱這首歌的卡拉OK版,大家也可以聽聽: 上面的圖片沒有煙花,但卻是我某年大除夕在海港旁邊等待煙花匯演時拍攝的 Bokeh 散景,中間的光點就是雪梨海港大橋。

If you rescue me… after hours

心血來潮拿出 DVD 重看上映時十分喜歡的 The Science of Sleep《戀愛夢遊中》。 主角 Stephane 他在父親死後一個人在墨西哥無親無故,與父親離異已久,長居法國的母親勸服他到法國,並替他找了工作。但刻版的工作與他原先預期的相去甚遠,於是他就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天馬行空。這時,他遇上鄰居 Stephanie,原來她也愛幻想,也是唯一一個相信他那些奇怪發明的人。有人覺得本片沒有結局,不算完整,但我覺得應該要當這電影是一個寓言,不需要深究情節的起承轉合,看到結局就會滿意得多。 正如很多自己喜歡的電影一樣,每一次重看都會發現一些之前從來沒有留意的細節。今次,我就特別留意到裡面插曲 If You Rescue Me : If you rescue me, I’ll be your friend forever, Let me in your bed, I’ll keep you warm in winter, All the kitties are playing and they’re having such fun, I wish it could happen to me, But…

You’re the Best I Never Had

在家看了電影 10 Years,內容是一眾舊同學回鄉參加中學畢業十週年聚餐。十年過去,大家各有發展,當中有些已婚攜眷出席,有些事業成功,有些單身赴會…… 電影水準普通,人物枝葉太多,拍得散亂,但當中有一節卻實在感人。 同學中 Reeves 成了創作歌手,憑一首 Never Had 大受歡迎,近年不斷在美國各地巡迴演唱,連一個固定的家都沒有。他的出現令很多同學都十分興奮,爭相找他合照,但他的焦點卻只落在當年暗戀,但她卻有男友的 Elise 身上。Elise 從來都是獨行俠,來到聚會也只是靜靜獨自坐著,跟其他吱吱喳喳的女同學格格不入。Reeves 上前攀談,得知她當了地產經紀。對白之中,我們留意到 Reeves 當年對她觀察入微,例如當 Elise 在同學貼出來的眾多舊照片中找來找去也找不到自己時,Reeves 憑她一雙鮮黃色高跟鞋就找出了她。他問她有沒有聽過他的歌,當她說自己很少聽歌後,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失望。 聚餐完結,一些比較熟的舊同學到附近的酒吧繼續敘舊,Reeves 叫 Elise 也一起去。Reeves 來到,眾人在卡拉OK機中找到他的首本名曲 Never Had,要他出來演唱。Elise 附和說如果他唱也許她會記得在收音機聽過。他有點猶豫,說不習慣唱自己歌曲的K,擾攘了一會,酒吧找到結他讓他自彈自唱,最後 Reeves 終於開腔。 原來歌詞在形容 “The Best I Never Had” 的 “You” 時,提到 “And you come drifting in through the half light,in your funny yellow shoes”,還說 “And I hope this…

Big Four 演唱會

昨晚看了 Big Four 演唱會,場地不是大多數香港歌手來演唱,紅館那一種格局的娛樂中心,而是在賭場內的 Event Centre。這是我首次在這個場地看演唱會,感覺並不很好。首先,要進入場館,觀眾要穿過賭場,上兩三次扶手電梯,沿途更要靠工作人員不斷指路,才能到達入口;而且,場館的音效設計無論看起來和聽起來都不像是專為演唱會而設計,加上座位傾斜度不足,我的視線就被大型攝影機遮擋了四分一!我可是公開售票前預購的票呀,雖然我坐在同等票價座位的最前排正中,但卻就正正是因為座位在前,高度不足,安放正中的攝影機就剛擋在眼前,歌手走動時,我就要左右移動才能看到,唉,全場幾千座位,我也要預購到給攝影機擋住的位置,這大概又可以列入「黑檔案」中了。 不過,演唱會本身我是非常滿意的。一開場他們便問觀眾該說粵語或國語,全場叫粵語的聲音大過國語很多,於是他們便從善如流,全講粵語。他們一共只唱了三數首國語歌,這是近年香港歌手在這裡開的演唱會中唱粵語歌最多的一次,對比起五年前批評過的陳奕迅演唱會,今次實在令我欣賞得投入得多呢! 全晚我最喜歡的環節就是後半四位互相唱其他成員的歌,其中亦包括了上面貼的這首《世紀末煙花》,這首歌以前我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最近有朋友提起,我才去找來聽聽。許志安那時期的唱片我應該頗齊全,但為何我會完全不記得,也未曾擁有過呢?翻查之下,這原來是1999年他推出的精選唱片中的點題新歌,當年我絕對不會為一首未聽過的新歌而去買一張其他歌都有的唱片。在這裡沒有電台播新歌之下,真的是沒有買碟就沒有機會聽了,才會對這麼好聽的歌走漏眼。

別話

今晚便要再跟歐洲話別,這個五星期悠長假期終於要結束。從法蘭克福開始,南下到巴塞隆拿,北上到北極圈內的 Inari ,走了一圈再回到起點站。這次行程,我看到了歐洲的多個民族面貌,不同的特色建築、各異的名人生平、古今的藝術作品、以至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極光,都給我很大的震撼。 這次旅途中寫的東西,比較直接地面對自己的弱點。我慶幸有這一片園地,可以將旅途中的瞬間領悟記錄下來,讓這些片刻思想不被遺忘,甚至有機會得到實踐。 回家後再談吧。

飛行

又要飛了,今次的行程前所未有地長,希望此行一切順利,途中再談吧!

迴轉 2012—歌曲篇

我記得十多歲時,曾經為自己界定「老」的定義:有一天覺得流行曲礙耳而聽不進去時,就是「老」了。所以無論坊間對廣東歌的評價如何不堪,我都還堅持聽。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不知何故,看罷 Les Miserables 令我最感動的竟然是這一首以前沒有太留意的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 讀過不少網上的評論,似乎看過舞台版的都不太喜歡這一齣電影。我最初也有這種感覺,尤其是多首歌曲開始時近乎清唱,就算後來樂團演奏的聲音逐漸加大,比起舞台般的豐富伴奏還是有很大距離。而且大部份演員的歌唱水準都比不上音樂劇那些駕輕就熟的演員。 不過,當我想起本片的歌唱部份沒有咪嘴,而是在片場現場收音的演出,我就告訴自己要對他們另眼相看了。因為供舞台表演的劇院的建築,都經過聲效設計,務求將演出的聲音水準提升到最高。在空曠的片場,就絕對是另一回事了。而且,當鏡頭要拍攝著演員的大特寫,表達感情的最佳面部動作又未必與口腔的最佳發聲動作一致,在兩者之間要取得一個微妙的平衡,並不容易。老實說,我也花了大半個小時才能夠逐漸接受這電影的表演方式,所以,電影後半部,我就越看越投入了。 雖然 Anne Hathaway 的 I Dreamed a Dream 水準甚高,但因為這首歌從來都是此劇的亮點,所以驚喜不大。反而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的舞台版本從來都沒有讓我感受到歌詞裡說的錐心悼念之情,演員 Eddie Redmayne 的唱功雖然不算太完美,但這不太圓潤的聲音,加上他的表情和演技卻令人深深感受到角色裡那種為何只剩他獨活的痛苦,當他那一滴淚滴下的時候,我也看得眼濕。 回到家,除了上網買了電影原聲專輯的這首歌之外,更買了此曲的琴譜…… Why do I keep playing sad so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