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超市奇趣品牌﹒之二

去年九月拍了不少奇趣品牌,讀者留言都說覺得有趣,今年再接再勵,發掘了更多「別出心裁」的牌子…… 杏仁豆漿固體飲品……地球上可以飲的,本來都是液體……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太空人帶上太空無重狀態下的那些高科技飲品? 九品芝麻……想陞官發財的高官aka「政治家」除了切戒口不擇言之外,也千萬別吃這個!命名的朋友,「品」是越少越好的呀!

手提.巴黎

這幾天做帶氧運動時,斷斷續續地在 ipod 上看 Paris Je T’aime 。這電影第一次是在戲院看,五月回香港時買了 DVD ,看了好幾遍,後來更索性將它 rip 到 ipod 上,方便做運動時看。Ipod 上的其他電影大都看完就刪,Paris Je T’aime 看了很多遍,卻一直沒有刪掉。最近買了 iPod Touch ,依然選了它,將它再同步上去。近半年來,原來一直,都手提著巴黎各區的影像,到處走。 電影背景是巴黎各區,由十八齣五分鐘短片組成,分別由十八位不同的導演,用不同的手法,拍出不同的感情。電影為很多人垢病的,就是短片之間的連貫性欠奉。除了背景都是巴黎,而主題都是愛之外,感覺就像看法國電影節的短片巡禮。實在講,這些短片,分開來看感覺更佳。而十八齣短片之中,亦並非每一齣都是傑作。當中我每一次都「飛」掉的,就是杜可風拍唐人街的一段。故事薄弱,連攝影手法都萬分造作,實在有點西廚煮咕嚕肉的感覺。 不喜歡的不說了。還是談重看又重看的幾段吧?

隨口吹

昨天在某處見到有人留言說:「講設計…..presentation只係隨口吹」 記得老師當年再三強調,design has to flow from your idea, your concept and your heart。當然,不是每一個設計人都做得到,但,如果自己做設計時沒有 heart ,只當「打份工」,不但不知自己不足,反而「推己及人」,認為所有設計人 present 的設計意念都是隨口吹出來的,就實在是侮辱了世上所有用心的設計人了。 工作上也碰過類似的事,有同事指著一段設計意念說:design intents are all bullshit 。當下就給我罵得狗血淋頭:「就是你這些連自己專業都不尊重的人,我們一行才要工作得這麼辛苦。你不斷散佈設計只是 bullshit 出來的東西這種言論,顧客聽到了,還不肆意壓低費用嗎?還會認為你的作品有價值嗎?下屬聽到了,以後還會用心設計嗎?」心裡沒有說出來的一句,其實是:if you think what you do are all bullshit, go and change profession ! 幾年前的事了,竟然想起,還有火。

Cosine Wave Podcast – 07年09月

節目內容: 1. 藝術地圖:雪梨酒吧參觀團—Australian Architecture Association(0分0秒) 2. 歌曲:Drunk – Grant Cox—按此看 Grant Cox & The Ushers 現場演繹(7分57秒) 3. 小說獨白:酒—灝川@灝瀚川流(13分04秒) 4. 歌曲:醉吧! – 曲:Ricky Lui╱詞:Vivien Chan╱編:Ricky Lui╱唱:Vivien Chan (19分53秒) Cosine Wave 07年09月 2007-09-30 23分49秒.21.9Mb.128kbps.粵語播放 按此或用以下 Flash Player 收聽 RSS Feed:http://feeds.feedburner.com/cosine_wave 延伸閱讀: Cafe Sydney Lounge Orbit Lounge Bar Establishment Bar Opera Bar Slip Inn Marble Bar The Shark…

第四個寫網誌的九月

同一個題材,寫了三年,文章連同留言一共提到了十一首歌: 聽見冬天的離開:遇見,破曉,仍然心在想你,想哭,天天天天,不要重播 Try to Remember:Try to Remember ,九月中的陌生人 秋分:依然,傷心的歌,愛是無涯 今年,不想再寫了。

在圓與未圓之間

月亮的趣味在於循環變化,也許古人就是因為月亮的圓缺而參透出世事循環不息的道理。在各種月相之中,我最喜歡的是將圓未圓之間,農曆十二、十三左右的月光。雖然已經十分明亮,但眼前仍然有進步的空間。滿月,反而就像高峰的一剎那,再往前行就回落了。不過,就算回落,也只是暫時性的起落,下一次循環,又會有重圓的時候。 曾經讀過一些自然科學書,有說如果沒有月亮的形成,地球很可能也沒有生命,因為就是幾十億年前一次的小行星撞擊,一大片從地球飛脫出來,形成了月亮;月球的引力吸引著海水,造成了潮汐;撞擊又將厚厚充滿溫室氣體的大氣打散了不少,使溫度降低至適合生命居住;同時亦將地球的自轉軸心傾斜度固定下來,帶來了穩定的四季1。人類將月亮與世代繁衍聯繫起來,說不定就是來自這遠古,刻於我們遺傳基因的記憶。 所以,一切,都是月亮惹的……

絕對是惡夢

近來接連發了多場惡夢,亦曾經嘗試過在五時許就給驚醒。夢的內容不再是以前常常出現的考試失誤,而是很多不如意的生活瑣事,以及工作上的麻煩。 夢境的內容五花八門。早前就有一晚的內容是完成設計後才知道用錯了鄰家地段的測量圖;另一晚又給一個似乎是長輩的人公開責罵、數落,要大庭廣眾公開道歉;昨晚則是多次見工失敗,見的那些人連正眼都不望自己一眼,一些「騎呢」人卻獲聘了。 回想起來,昨晚看了收費電視播的西班牙片「Dark Blue Almost Black」,裡面的男主角見了好多份工,也沒有機構聘用他。也許是這些片段滲進了潛意識,變成夢境吧?但我看不少電影,一直都很少有情節入夢的情形。 也許是近來心情都不太好吧?真實遇到的事情亦都不甚順利。不過,以前接連「當黑」的日子也經過過不少,都沒有同時出現這些「配套」的惡夢。不過,因為睡得不好,精神不夠,心情就更差了。 我也知道,近來工作壓力比較大,但多年來每年都總有特別忙的日子,今年也不是特別辛苦的。實在不明白是甚麼原因令到惡夢接連出現呢? 我是不是應該多看笑片?是不是應該對不如意的事一笑置之?是不是應該放開工作,放假去也? 如果中秋節也可以許願,就希望這些惡夢離我而去吧! P.S. 剛剛順手按了豆瓣的影評,竟然給我讀到這一篇,頭兩段也許可以用作破解近日的迷思。

快樂.王子(一)

我從轉角處的大門步進酒吧,見到子彥癱軟地坐在店子暗角處。他呆呆地望著他面前喝光了的啤酒杯,沒有留意到我。 「子彥。」 「你來了?」 「別喝這麼多了,喝醉了又要勞煩 Helen 照顧你。」 「我現在誰也不怕了!誰也管不了我!」 「你究竟怎麼啦?喝到醉醺醺留言給我。我本來要去託兒所接兒子回家,也要臨時叫 Sandy 下班後特意駕車出來市中心接走他。」 「怎麼你的老婆這麼聽你的話?」 「聽我的話?聽話從來不是我的擇偶條件……」 子彥根本沒將我的話聽進耳裡,繼續以含糊的聲音說:「她走了。她要跟我離婚了。她不願意跟我一起捱日子。她要……」 「如果她不願意跟你捱日子,一早已經走了。你這次又做了甚麼?又再拳頭相向?」我怒目而視,瞪眼看著眼前的子彥。 「我…我……我…不想的。」說著,竟然抱頭痛哭起來。

曾經…在Coogee

春天的 Coogee 海灘,我拿著新「敗」的40D,在海邊,一邊走,一邊拍,一邊想起那些沒有拍低的記憶。 記得。 剛剛回暖的下午在沙灘漫步,印下一個一個的腳印。 中秋的月光從深藍色的海面冉冉上昇,浪花映照著細碎的銀光。 放低趕急的功課,換上泳裝,衝向清涼的浪花。 以海邊的拯溺會所為題的習作,讓我設計開了竅。 一幕,一幕,仍然記得。 嘴邊在哼,剛剛在車裡選播的~ ~何苦等半生~沒人沒有情人~如果甘心~ ~The stranger sang a theme~From someone else’s dream~The leaves began to fall~And no one spoke at all~But I can’t seem to recall~When you came along~ 那些記憶,原來已經,化成mono,chrome。 (按圖片看相簿)

為當年喝采

從去年尾到今年中不斷讀到很多 bloggers 寫關於舞台劇《喝彩》的觀後感。可惜自己不在香港,三次公演,我都無緣親身往觀看,今天在 Youtube 竟然給我看到一些片段,以及幾位演員在一個 mini concert 中唱出劇中選用的張國榮和陳百強的歌曲。 《喝采》

Discontinued

經過商場的水晶店,見到這個熟悉的水晶擺設被放在 discontinued products 的櫥窗裡,還標明是 last chance to get ! 我忽然想起電影《每當變幻時》裡面,阿妙喜歡的那個銀包,她沒有抓緊機會買,到決定要時,款式已經不再生產了。我像著了魔似的衝進店裡,便把它買下來。店員見我也不像是買水晶的常客,便問我是不是送給朋友結婚的賀禮。我有點含糊地說了一個 yes 字。 是我說了謊嗎? 某年,我的一位舊同學在遠地結婚,婚禮到不了,便想買份禮物郵寄給他。那一晚,下班以後,在市內逛了好久,也找不到甚麼適合的。最後,還是身旁的她見到這個擺設,拖著我過去看。她說:「如果結婚時,收到這一對可愛鳥兒的擺設,一定覺得好甜蜜,好開心呢。」我其實不清楚她是說我的同學收到這份禮物會很開心,還是指她自己。我當時沒有問,但這番話,卻一直記在心中。 事隔多年,收到這份禮物的那位同學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而今天,連這個水晶擺設的款式都停產了。當年在腦海中一閃過,跟她一起收到這份結婚賀禮,很開心的情景,已經沒有可能實現了。不再跟她在一起以後,卻也曾有過到她結婚時買來送給她,希望她會記得某一段日子的想法。 拿著這個水晶回家,想了幾天,這次的一時衝動,究竟是為了甚麼呢?難道,真的是為了送給她?不過,這其實是虛無飄渺的幻想罷了;畢竟,今時今日,如果她結婚,我也應該不會知道吧。

誤算

IVAN 我按了門鈴,Jessica 側著頭,夾著室內無線電話來開門。 「在跟媽媽談……你先去搞搞電腦和 webcam 吧……」 她完全沒有收線的意圖,就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繼續說話:「那你怎麼不把他趕出去呀……」 我看著她,她叫媽媽把後父趕出去的神態有點嚇人,可能是沒有化粧吧?已經五點半了,完全還沒有開始打扮。唉,看來七點鐘酒店餐廳的預約要先打電話去推遲了。 唯有先去看看她認為「壞了」的 MSN 和 webcam 吧。 我進入了她的房間。她接電話前大概只把衣服熨了一半,因為還有一堆從晾衣架收回來的上班服堆在床上。我把衣服移開,坐在床尾按亮了她的電腦屏幕。 在看網誌? 還有一個打了一半還未送出的留言,只打了三個字:「我同意」。 她究竟同意些甚麼呢?我往上看 Firefox 的標題,赫然寫著「嫁人要嫁工資比你高3571.4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