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光影

IMG_3666電影節於我,越來越變得像每年一度的祭典。

上個月沒留意映期縮短了,就照慣例買了套票,弄得某一天甚至要連跑四場,實在有點吃不消。這幾年,每一年都說明年不看這麼多了,最後還是不由自主地去買套票。

今年看了不少亞洲片。

韓片看了兩齣,都反映了社會問題。Breathless 以一個暴力份子的經歷,來探討家庭暴力對下一代的影響,他跟一個中學女生交朋友,又一起帶外甥去玩,跟他追債時的暴力儼然是兩個不同的人。Treeless Mountain 則以兩小女孩被單身母親交托在姑母處的生活為主線,道出貧民家庭在貌似繁華社會中的難處。破碎家庭加上貧窮,在高速發展的社會中依然無可避免的存在著,不斷地製造著悲劇。比起包著糖衣,人工化俊男美女的韓劇,更淒,但並不更美。

中國片看了兩齣,賈樟柯的短片《河上的愛情》和長片《二十四城記》。我對前者有點失望,覺得二十分鐘的時間太少,要訴說四個三十來歲舊同學的今昔,有點水過鴨背,不夠感染力。不過,蘇州的風貌不像平時看慣,以吸引遊客為目標的加工影像,反而比較真實可喜。後者以行將拆卸的前軍事航天工廠成發集團的員工為主要「採訪對象」,混合了實況和演員扮演工廠員工來自白,很有真實感。明明在你面前的是陳沖,但她演一個千帆過盡的前廠花,一句她長得像當年陳沖成名作《小花》就令觀眾放下了她是陳沖的預設。呂麗萍演從東北遷到四川的女工,她訴說她在途中跟兒子失散的傷痛令我熱淚盈眶,尤其是對比起剛剛看完韓片 Treeless Mountain 裡面的狠心母親……。對比起前作《三峽好人》和《無用》,今次的技巧成熟了許多,而故事之間環環緊扣,從最老的工人,說到二十來歲的工人下一代,吸引人追看,不再出現《無用》後半那種勉強填塞為長片的鬆散。

昨日連看了描寫藏傳佛教的 Unmistaken Child 和來自越南的 The Moon at the Bottom of the Well。前者是紀錄片,記述了袞卻格西活佛在 2001 年圓寂後,他的首徒 Tenzin Zopa 尋找轉世靈童的艱苦過程。而後者以中學校長的妻子為主角,她因為自己不育,為了替獨生子丈夫傳宗接代,就安排了鄉下女子為妾生子。但他們知道,共黨控制的學校不能容許校長有這種封建迷信思想和通姦行為,所以一直秘密行事。不料後來東窗事發,女主角就提出假離婚,讓丈夫和妾侍結婚以保職位。但最後竟然弄假成真,自己變成多出來的一個。在孤獨之下,她竟然從一個知識份子變成了迷信的半瘋癲婦人。過份迷信的傳統可以壓迫人,但政府鐵腕地要更改傳統和控制人們的生活,似乎只會製造悲劇。兩齣戲相連地放映,令人不由自主地以這個故事來對比五十年來藏人的處境。

電影節還有兩天,看完,再談其他的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