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九四年的光影證據

Movie飯後,我如常坐在書桌前,在燈下上網。本來在看電視的小瑩忽然問我:「你把結婚照的卡片放那裡去了?我忽然想起忘記了寄給一些朋友。」

「差不多一年了,現在才寄?」

她沒答我,卻追問:「搬來這裡時,這些東西是你收拾的呀!」

「不是和相片簿放在一起嗎?」

「找過了,不是。」

「……那,大概在我那邊床頭櫃的抽屜吧。」

小瑩走進睡房,家中只剩下電視的聲響,我想她一定已經找到了。我覆了幾封來自香港,日本和加拿大的電郵,然後隨手瀏覽著常去的電影網站,想找一套片明晚看。小瑩逢星期四加班至十時,由於她不看電影,她加班的那一晚就成為我的電影日。有人覺得獨個上戲院很寂寞,不過,想欣賞的其實是電影呀,漆黑的兩三小時,根本有沒有人坐在旁邊也沒有關係。雖然,有時看完電影,沒有人和我對片子評頭品足,是有一點欠缺。但小瑩在戲院裡,每每一關燈就會覺得不安,如坐針毯;我絕對不想小瑩為了遷就我,陪伴我而忍受恐懼。

咦,為甚麼小瑩全靜了?我揚聲:「找到了嗎?」沒有回應。

「找不找到?」我邊問邊走進房間,竟然發覺她把房間裡所有的燈全開了,幾十張戲票放在床上,看得出神。我看得呆了,原來她結婚照沒找到,卻發現了我儲起的一些舊戲票。

「這些真的這麼有紀念價值嗎?信封一個套一個,還放在床頭,每晚伴著睡嗎?」

「不過是舊戲票而已。」

「你看,九四年八月二十日,九月、十月,「飲食男女」、「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Forrest Gump」都是你和舊情人一同看戲的戲票,每一齣都有兩張,一雙一對的,你還留到現在?」

「我又不是近期背著你和別人約會。九四年我還未認識你呢。而且,我和美影的事,一早都告訴你了。」

「就是這麼久了,連戲票印著的日期都褪色了,你還是記掛著她!」

「我和美影已經分手八年了。從她九七年到日本工作,我也沒有見過她,你吃甚麼醋?」

「既然已經分手,我們結婚後你還將這些搬來新房子,不是還想著她是甚麼!」

「你看看桌上,近期我自己看的電影我也保留戲票。只是想保留一些電影的記憶,想記得自己看過甚麼戲罷了。這是一直以來的習慣,不是想念舊情人。」

「你現在自己去看的是一張,這一些是一對對的,當然不同!如果我常常和你看電影,你現在留起的也是一對的,也許我能夠容忍,但……」小瑩竟然有點哽咽,這立刻把我剛才動的氣冷靜下來。

「不如這樣,我在你面前把戲票每對撕掉一張,好不好?」

小瑩憤怒的面容逐漸消失。我把戲票每張撕成八片,碎片堆在一起,光源從各方照射,陰影很多,卻淡。小瑩終於有點笑意。我問她還找不找結婚照的卡片,她一邊說要,一邊就去翻其他的抽屜。

我把碎片捏在手裡,步往漆黑的廚房。我沒開燈,摸黑打開垃圾筒的蓋子,把碎片放進去。我泡了一杯茶站在廚房,望著窗外車燈掩映,把我自己的影亂投在牆上。我有點心虛,因為我剛才撕戲票時在心中對自己說:撕的是自己的票,留下那些是美影的……

93 thoughts on “九四年的光影證據

  1. 補充:
    本人在此的言論,並非質疑角色是否合理,純粹是借題發揮。
    東拉西扯,其實是女人比較文藝的[野蠻]。哈哈…

  2. 嘻, 我又來插嘴… 我十分同意萱的態度, 不過又不太贊成男子在小說裏把話說得那麼白。也許, 可以讓女的自動醒悟 (這需要一點鋪排), 醋意與尊重並存, 進而主動制止男友銷毁舊物來討好自己。(當然, 講是容易的, 具體怎麼寫不是我的任務) :p

  3. 無疾而終,大概都是因為無疾而終,男人才會把記憶定期更新,有時甚至重新創作。

    女人是應該發難的,因為女人不只是根據表面證供,而是根據日積月累的直覺,證供只是用作發難的借口。

    男人以為都收藏好,其實女人一早心裡有數。男人以為女人不知道,其實女人知道。男人以為精明,其實心明如鏡是女人。

    很多男人都不知道。

  4. 萱言 said:東拉西扯,其實是女人比較文藝的[野蠻]。哈哈…
    <– 呢句好正呀! 喜歡! ^o^
    嗯… 東拉西扯, 說是”借題發揮”可能更正確… :p
    因為”東拉西扯”是較為不著邊際的… hehe…

  5. 萱言/sidekick:歡迎借題發揮和東拉西扯。文藝的野蠻,柔中帶剛……高深莫測。

    思存︰「醋意與尊重並存, 進而主動制止男友銷毁舊物來討好自己。」原來你最精於計算,哈哈。

    Duke兄︰歡迎來訪!「女人一早心裡有數。男人以為女人不知道。」這麼說,證據被揭與否,可能只是導火線而已。

  6. 哈哈, 這不是計算啊, 我覺得即使男女角色轉換了, 也應該如此… 我只覺得, 儘管完全沒醋意是不可能, 理解也還是可能的。獨佔的慾望, 與對所愛的人整體生命歷史的尊重, 是有可能並存的。

  7. 思存︰噢!可能我誤會了你的意思。你說「這需要一點鋪排」是要寫故事的人鋪排,還是故事中人鋪排呢?

  8. Stannum:對,我是這樣想法。粗心大意男人有這樣的心思,其實在日常相處中早已給了女人直覺的線索。不要看輕女人在這方面的能力。女人有非理性的一面(其實男人也有),但他們的直覺是比我們想像的厲害。

  9. stannum: 哈, 當然是故事的鋪排啦! 我沒想像到你故事的人會很攻於心計啊~

  10. 嘩,群情洶湧,好熱烈啊。

    舊物不能捨棄又怕另一半介意的,租個保險箱或放在存倉服務中心囉。可避免埋家居意外毀掉。

  11. sidekick:
    言之有理。
    是在“純粹是借題發揮”句子後用“東拉西扯”,我就有這毛病,不太喜歡在一段文字中重複用詞。

    Stannum:
    電郵你失敗,cosineinn@pchome.com.tw?唯有貼出來——
    《萱言的授權書》
    “不想在你網上遺臭萬年,請幫我改掉錯別字。因為我不太會寫繁體字,用拼音+手寫板,眼花就…
    今後我寫在你網上的錯字,請幫忙改正。
    謝。”

    如下:
    1,[…對不起,要我撒(撕)毀,做不到。]
    2,[順水推舟來場又酸又甜又辣的肉博(搏)]
    3,任何其他錯別字。

  12. Duke兄:其實都有可能,不知有沒有人留意,男主角覆電郵往日本,美影又在日本工作。嘻嘻。

    思存兄:因為覆你之前和萱言談到精於計算的人,見你說要鋪排,就以為你的意思是小瑩應該描寫得懂計算一些。

    C:(colin嗎?):被找到保險箱/存倉服務單據,會不會更大鑊?

    萱言:已改,未來留意到就改啦。你到港不短日子了罷,還天天看我們這些繁體網站,繁體字不是應該全懂了嗎?

  13. 各路高人,我只是來逛逛而已。
    我自己認為的是,這是「對付」「情緒動物」的方法。先安撫情緒,然後再討價還價。
    當然,如果這種方法是用來「對付」床頭人,難保不會「調製」出一隻胭脂虎、母夜叉。所以偶一為之尚可,久事之則難免會演變出悲劇。當然,亦可用要離名言曰:「夫屈膝於一人之下,必伸於萬人之上也!」:)
    法國華僑隨筆。

  14. 補上一句:
    我自己的桃花劫雖多,但從未受到這種心理、生理(積悲為疾)的折磨。
    看來,我是「誤入歧途」了,因為我自己認為,這些隨筆對我而言,像是與「夏蟲語冰」。

  15. Stannum :
    繁體字應該全懂,但應該不全會寫。除了笨和懶,確實找不到藉口,嘿。

    又,在Timway.com的討論區推介了你這篇文,想不到他們真的找上門來。
    從那裏所知,ammone現在法國,aban是他在港的堂弟。二位堂兄弟活力四射哩。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16. 唉!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親友賞月處
    遍低吟時少一人
    無可奈何!無可奈何!

  17. 還有三分鐘上課......無足夠時間再討論。

  18. 李尋歡念念不忘林詩音,真不明白孫小紅為何喜歡他,不吃醋的嗎?

  19. 萱言:謝謝你推廣本站,留言數目過百指日可待。我也祝你中秋快樂,假期回鄉盡興!

    ammone,aban:歡迎來訪。ammone 後補的一段說話,小弟有點不太明白。是哪一種「心理、生理(積悲為疾)的折磨」呢?又,哪一些隨筆對你而言,像是與夏蟲語冰呢?

    Tim兄:一直覺得金庸描寫的女性比較真實,古龍寫的可能接近他的願望投射。你同意嗎?

  20. 哥哥,我代距答得唔得?
    如果唔得既話,我幫你通知距。距大概會響香港時間18:00~21:00,23:00~06:00得閒。

  21. 「紅酒、紅豆。
    理性的感情和感性的感性。
    紅酒屬陰,陰者情淡,淡者能寡而多約(自我約束,理性),約則可常守,故久貯成精也。
    紅豆屬陽,陽者情濃,濃者必多欲(期望)而散(情變質),散則可以聚,故久植為林也。
    淺見,勿罪。」
    呢幾句野,可能幫到你了解點解距話「夏蟲語冰」卦!

  22. 心理折磨:不是這樣想,但又不被了解,滿腹委屈。
    生理折磨:經常出現心理折磨狀況引致小周天(身體)異常,簡而言之,是心臟病等情緒病的生理影響。
    非常慶幸,雖然桃花多(運、劫也有),但是基本上,青梅竹馬並不介意,因此,像文中那種無理取鬧,我領略不到,故言之曰:「與夏蟲語冰。」
    PS:能夠作出這麼精緻細密的描寫和分析,我估計Stannum兄的經歷應該不少吧!:)
    淺見,勿罪!

  23. 補筆:
    相信我和aban是這裏最年輕的兩人,所以,Stannum兄,自稱小弟的,應該是我們。:)

  24. ammone:
    哦,因為看你文筆老練,並署名法國華僑,以為是成熟男士,所以自稱小弟。那麼,你和令弟年輕到甚麼程度呢?你在法國留學嗎?
    賢弟的「青梅竹馬」氣度恢宏,並不介意你的桃花,致你對小說內容領略不到,是種福氣。
    紅酒與紅豆,像中秋燈謎……姑且試猜:紅酒產法國,紅豆生南國,代表兩地或兩地的兩段感情。我可能聯想太遠了,會不會呢?

  25. 我僅僅是在香港的大學混不下去,才到法國碰運氣,因為他們開課前有一些考試測試成績,再修讀預備課,所以入讀機會是比較大。加上我三歲開始已經在法國讀書(直到本世紀),因此自稱「法國華僑」亦不為過。
    Aban是我四叔的兒子,並非我的弟弟。
    我的青梅竹馬並非「南國麗姝」,而是「西北佳人」--新疆的維吾爾族小女孩,背景也差不遠。名字是......秘密!:)
    在下今年十八歲,我的堂弟較我年輕三個月,因此,我相信,我與Aban是這兒最年青的。

  26. 你講烏雲嫂?距脾氣真係萬中無一,加上果種阿拉伯人D風味...更難得,距係個中國人!

  27. 唉!依然被搗亂......
    文筆老練:
    不,我只是喜歡附庸風雅,有空時在加萊海岸或塞納河畔、暮色低沉或者夕陽西下時漫步,看看法國梧桐或與友人(主要是「青梅竹馬」與「桃花」)看看星空......
    還有另一個喜好,就是以文會友。

  28. 紅酒、紅豆。
    理性的感情和感性的感性。
    紅酒屬陰,陰者情淡,淡者能寡而多約(自我約束,理性),約則可常守,故久貯成精也。
    紅豆屬陽,陽者情濃,濃者必多欲(期望)而散(情變質),散則可以聚,故久植為林也。
    這幾句是從作為情場上「敗軍之將」朋友的經驗總結。歐洲大多數國家以十五、六為成年(北歐尤甚),因此年輕人早熟,加上有這個令人羨慕的緣份,故多為朋輩「軍師」,因此看得太多,才寫出「陰者情淡,淡者能寡而多約,約則可常守,故久貯成精也。」、「陽者情濃,濃者必多欲而散,散則可以聚,故久植為林也。」的句子。紅豆和紅酒,只是指出「貌似而實不同」這種情況,並不是燈謎。:)

  29. 補上:
    個人意見:地域分隔的感情能超越朋友關係是非常非常少。
    淺見。:)

  30. 距仲係咁樣,鐘意立亂比意見。依家距應該走左。距果兩句久好似抄考試題,好似係AL 考題......

  31. 那篇「學會釀造茅台酒」的是「久釀成精、久貯成仙」。看清楚吧,Aban。
    好了午餐時間尚有八分鐘,看你Aban又可如何!

  32. 點解你成日都係咁?都係鐘意失驚無神嚇人一跳?

  33. Ammone及Aban:

    我非常歡迎兩位來訪和留言,也很高興在此中秋佳節能夠交上你們兩位特別的朋友。

    但是我希望兩位可以注意一下:因為此版的建構與timway類的BBS的樹形結構不同,留言是整篇列出,所以如果留言數目突然增加太多,先前正在討論的網友要找回前文會變得困難。望兩位可以控制一下留言數量,不要一下子把太多對話式的留言上傳。謝謝合作。

  34. 原來係咁!
    放心喇,距依加翻緊學,可以當距啞左。呢句話,我幫你送比距。:)

  35. 唔講唔得:
    「在下今年十八歲,我的堂弟較我年輕三個月,因此,我相信,我與Aban是這兒最年青的」
    呢句係錯既,距只係大我三個鐘。
    消失!:)

  36. Aban:
    大你三個鐘,咁係唔係同一日出世呀?你地似孖生兄弟多過似堂兄弟咯。

  37. 點解你話我地係孖生兄弟呢?我老豆同距老豆就係,不過我都覺得我同距好似(唔計成績同埋桃花,仲有唔計樣同學識)。
    好喇,講住咁多先,拜拜!

  38. 代原作者補充:我與他是同年同月同日異時異父異母生,但我們的祖父母是相同的。

  39. Stannum,

    Can’t believe it’s just a fiction!

    It has actually happened on me and my partner.

    The difference is that it was me who found her “collectable”…

    Stingray

  40. Stingray:想不到年多前的這篇還會吸引到留言!你發現了她的收藏品,有甚麼反應呢?是否都如小瑩一樣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