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

Sidekick 在站中引用思存談「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並說前兩句「死生契闊,與子成說」更加有味道。當然,這是詩中描寫昔日對愛人的承諾和約定,最浪漫的一部份。很多時引用的人,都把這片段極度浪漫化了。

但是這首《詩經》裡《邶風》中的【擊鼓】,其實是一個悲涼的故事,描寫主角往南方征戰沙場,面對死亡的不歸路,悲嘆遙遠的距離令他不能活著回鄉,不能信守承諾。人家新婚時,還是祝福新人「白頭到老」就好,別引用前人的一個不能信守的諾言了。

擊鼓《詩經‧邶風》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
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
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白話文翻譯>

4 Comments Add yours

  1. sidekick says:

    你的trackback 有問題, 我改了~ :p

  2. sidekick says:

    于嗟洵兮,不君信兮。
    :p

  3. Stannum says:

    Sidekick:引用得好!!!

  4. 思存 says:

    大抵許多”名句”都有同樣命運, 給人斷章取義, 方便挪用, 上文下理與原有脈絡就漸漸被掏空了, 變得很輕。正如我也忘了這篇詩是關於征戰者的悲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