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無聲(三)

Actsnow「大概是按照族譜改的吧?」

「你知道雪梨唐人街的幸雅餐廳嗎?」

「知道,是在牌坊附近,以前那家裝修很古老,很多西人光顧的唐餐館。」

「以前?那餐館……不在了嗎?」爺爺瞪大了眼,仿彿受了甚麼打擊般。

「半年前左右吧,那家店頂讓給別人。重新裝修過變成了一家經濟菜館,還改了名字叫『靚正』呢。有朋友還取笑幸雅,叫她不如也改名叫『靚正』吧!哈哈哈!」

我在笑,但卻沒有聽見爺爺有甚麼反應,便朝他一望。我見到爺爺呆呆地望著慢慢飄下的雪,剛才看到初雪的興奮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縱。他的眼神變得有點哀傷,空空洞洞的,仿彿還在依戀一些已經從這世上消失的東西。「爺爺,你沒有甚麼事吧?難道幸雅的名字是跟隨這餐館改的?她自己也似乎不知道呢!」

「不要說幸雅,連她爸爸也不知道。我那時候騙他說『幸雅』是族譜定下的名字。那個『古老石山』,一聽說是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就連問也沒有問就把名字登記了。」

「這樣說,這餐館對於爺爺你,一定是有些很深刻的回憶了。」

「我年輕時,晚上在這餐館當兼職……」爺爺有些欲言又止。

「然後呢?」

「……」

「如果只是以前打工的地方,大概不會用孫女的名字來紀念吧?」我不知為何很想知道原因,竟然追問起爺爺的私隱。

「好了好了,你這樣追問,不說也不行了吧。除了愛情,還可以是甚麼原因呢?」

「是和幸雅嫲嫲的愛情故事嗎?」

「不是啦。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為何需要隱瞞著他們幸雅名字的由來。況且,我和幸雅嫲嫲之間,根本沒有甚麼愛情故事。我的愛情故事,只有跟Neva的這一個……那時候,我每逢星期六在幸雅餐館打工,每次都會遇到一個單獨來吃炒麵當晚飯的意大利裔女子。攀談之下,發覺她的意大利口音很重,她也是隨家人移民來澳洲不久。其實,我一直也沒有想過會和西人發生感情,心想在這裡努力打工幾年,回香港娶妻生子,就像我們在新界村中許多族兄弟一樣。但是,愛情要怎樣發生,是完全難以預料的。我和Neva很投契,也許是大家也受到澳洲人的歧視吧?幾十年前的澳洲是很封閉的社會,不要說亞洲人,就連南歐移民,也得忍受本地人看不起的眼光。她說來自古代兩大文明的人,竟然在這裡給這裡沒有深厚文化根底的人看扁,很不服氣。她覺得意大利跟中國一直都很有聯繫,她從小吃慣的意大利粉,就是從中國傳過去的麵。她偶然到餐館試了一次,竟然就愛上了吃麵。」

「也愛上了爺爺你吧?」

「我和Neva過了很快樂的一年,她的父母其實是不喜歡我的,但她卻毫不在意。那年冬天,我突然收到家裡的信,說父親病了,很希望我回去成家。他們在鄰村為我找了對象。我思前想後了很多天,想起了在荷蘭打工的堂兄為了要和洋女結婚,和伯父差不多要脫離關係。我很害怕,心想如果我對他們說要和Neva結婚的話,也許會把父親氣死。而且,如果要帶Neva回香港,她大概會在村中受到比在澳洲更大的歧視。她又要離開家庭父母,來到語言完全不通的地方。我竟然沒有問過任何人,就因為自己心底的恐懼,下了回香港結婚的決定。」

「你自己決定?有沒有和Neva商量過呢?就這樣和她分手了嗎?」

「是的,我沒有問過她甚麼,就只把決定告訴她。她聽過之後,就默默地離去,連一句話也沒有說過。我目送她走在寒風中,雖然雪梨不下雪,我卻感覺比現在站在飄雪中更冷。那竟然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不久我就回了香港,和幸雅的嫲嫲結了婚,生下了他爸爸。但夫妻關係總也不好,其實是一直惦念著Neva。兩三年後,我發覺我真的不能如此繼續下去,就藉故再來澳洲打工。心想如果Neva肯原諒我的話,我就會離開妻兒和她一起。我到她從前的家找,全家已經搬走了;探問從前她的朋友,也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後來偶然在街上遇上她的表兄,他見到我就憤怒得想揍我一頓。從他的怒火,我知道Neva一定傷得很深。他不肯告訴我她到那裡去了,只是說她已經離開雪梨,叫我不要妄想再找到她。」

「那麼,爺爺你就回了香港?」

「沒有,我在雪梨住了下來。一方面是想繼續找Neva,另方面是我覺得很內疚,很無地自容,沒辦法面對妻子。她是很傳統的女子,我離開後,一直就守著老家,用我寄回去的錢把兒子養大。你知道我和幸雅的爸關係不好,其實他恨我是應該的,在他心中,他從來沒有父愛,我只是一個在遠方每月匯錢回去的人吧。我的一個決定,就傷害了Neva,妻子,兒子和我自己。我連父母是否真的不喜歡我和洋人結婚也沒有問過,也沒有問Neva會否願意跟我回香港,也沒有考慮過和Neva住在澳洲,就因著自己心裡想像的恐懼而妄下決定。也許這些年來的獨自生活,是對自己的懲罰吧?」

「爺爺,我可否問一句:你搬到這裡,是否和Neva有關呢?」

(待續)

7 Comments Add yours

  1. 布偶 says:

    頗沉重的一念之差。

  2. Stannum says:

    忘了聲明一點,在現時雪梨唐人街的「靚正」菜館的鋪位,以前真的有「幸雅」這餐館的,不過我沒有考證過它的歷史有沒有幾十年長,不知是否會久遠到爺爺年輕的時候。如果有誤的話,請多多包涵我大膽借用。

  3. ar kit says:

    我只知到有「靚正」.. 都曾幫親過幾次.. ha~

  4. Anonymous says:

    有否看過[在世界中心呼喚愛], 爺爺年輕的時候也有一段忘不了的情!

  5. Stannum says:

    傑少:「靚正」我試過一兩次,反而以前常常在「幸雅」門前經過了也沒有進去過。總覺得那地方很有神秘感,像「皇后餐廳」那種要對它有回憶,進去才有感覺的地方。

    不知名人士:下次留個名字好嗎?

    有,「雪落無聲」是看了「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之後寫的,再加上近日看「甜孫爺爺」和「忘了忘不了」的一些感覺。而「雪落無聲」則來自楊千嬅的【電光幻影】其中一句。

    因為很喜歡「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主角和爺爺的一段,「雪落無聲」的情節就是自己邊看邊猜度的情節。但書讀完了,發覺爺爺的故事描述很少,而爺爺與爸爸不和的原因也沒有著墨,有點失望。就決定創作一個故事,將自己想像的情節放進去。剛剛重讀第三篇,感覺反而像「挪威的森林」中玲子在山中對渡邊談往事的一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