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無聲(四)

Actsnow「Ha Ha,you’re so clever。是的。幾十年來,我一直都在找她,但卻完全沒有線索。直至三年多前,一個下暴雨的下午,在雪梨家中收到一封被雨點打濕了律師信。信裡說 Neva 已經逝世,她的遺囑說要把一包東西給我。我驚訝得全呆了,就站在信箱前任由雨水打在身上。一直到有路人經過見到渾身濕透的我,以為我有甚麼事,大聲叫才把我的意識喚回來。我回到屋內,my head was spinning,我以為連自己的遺囑也快要用得著了,久久才能夠組織起自己要做的,就是打電話給律師樓約時間拿取。」

「那包東西是甚麼呢?是不是定情信物呢?」

「我當時環境不好呀,相交了一年連甚麼特別的東西也沒有給她。到了律師樓,發覺原來是她的日記。是我們在一起那兩年的日記。我和她分手是八月中,日記就在那一天完結。日記是意大利文,我看不懂,但只見我的名字不斷出現。後來我找朋友幫我翻譯,日記只記載了我們的開心日子,在最後一天寫著:『從今以後,也許不會再有任何值得寫下的日子了。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信物,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世上,就把這一本記錄送給他,作為紀念吧。』沒有任何怨恨的句子,沒有控訴。她,對我實在是太寬容了……」

「想不到幾十年後,她還會把這個心願寫進遺囑呢!」

「我透過律師找到他的女兒,追問一點關於她的事情。她告訴我 Neva 一個人搬到這個小鎮,在附近的學校教意大利文,獨身了十多年才結婚。言談間,她說她爸爸早已去世,Neva 將住了數十年的故居留了給獨生的她,她會將其拍賣。」

「就是這間屋吧?」我望著開始亮起來的天空,光線漸漸從灰沉變成微黃,雖然看不見太陽,但它發放的光熱卻穿過了雲層,告訴我們又是新的一天了。

「是的,你現在明白我為甚麼不住在雪梨了吧?其實你也該謝謝 Neva,幸雅才不用與我這老頭同住,你也可放心與她一起吧!你們交往日子已經不短了,有想過結婚嗎?」

「……有是有,不過,我連房子也沒有,住的地方是租回來的。雪梨的物業現在這麼貴,我連首期也付不起,怎麼結婚?幸雅的父母怎麼會答應把女兒嫁給我?難道婚後住進你們的大宅嗎?」

「Mike, I thought you are a smart boy, how come on this matter you’re so stupid? 你有求過婚嗎?她父母反對過嗎?我知道幸雅和他父母都不是向錢看的人,and me too!那房子是我的,我喜歡給你們住,甚至轉成你們的名字也可以。你為甚麼沒有問過幸雅,就自己認定他們覺得你沒有物業就不能結婚呢?你聽完我和 Neva 的故事,希望你可以想想,不要犯我犯過的錯誤,將自己認定的事情當成真,錯過一段感情呀。」

「……」我答不上話,我一直沒有考慮過他們是否介意,便將自己的想法當成他們的。真的,好幾次我的求婚衝動,都給我故意壓抑了。

「嘩,雪景好美呀。宏,你為甚麼不把我叫醒?」幸雅突然推門而出。

「見你睡得香甜,所以自己出來。」

「哎呀,你沒有問過我,就幫我決定我要睡覺,不要看雪景了。」幸雅假裝生氣。

「See?」爺爺笑笑望著我。

「See 甚麼?」幸雅不解。

「Mike doesn’t really know you.  Ha ha! 」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跟著爺爺去看附近的風景和他朋友的牧場,但那天早晨的對話卻不斷在腦海中回響。

回程的一天終於放晴,中午的陽光把初雪都融掉了。白色的雪景全不見了,換來了暖洋洋的冬日。駕車的我有點心不在焉,連幸雅也感覺到了。我不斷在想,快點回到雪梨,買戒指向幸雅求婚。但心裡的渴望太大,我完全制止不了。我突然在一個避車處停下,奔下車到路旁的草叢中,拔起一根草,編成一個指環,跪在車旁向她求婚。幸雅被我突如其來的瘋狂嚇得目瞪口呆,沉默了兩分鐘,最後終於露出笑容,緩緩拿起了那指環戴上了。

大半年後的深秋,我們又要出發,駕車去探爺爺。不同的是,這次絕對不會遇見暴風雪,而我握方向盤的手上,有了一隻仿照那天的草指環製的白金結婚戒指。

(完)

12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終於結局了,先要對一直追看的讀者致歉,四篇小說連載了近三個月,實在隔得太久了。這次試驗告訴我,還是寫短篇好。不知各位有沒有同感呢?

  2. says:

    我自己更喜歡一集短篇。
    今次長四集,轉接間似多了懸疑,但結構上卻像前兩集是猜迷,後兩集是解答,還是通過爺爺單方面直述的解答。
    未解史哥心思,請見諒。 😛

  3. Stannum says:

    是的,如果從頭再寫,可能會改用爺爺的觀點寫,這樣感情比較第一手,而且可以對白、心聲互相間隔,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個說一個聽。由於 Mike 與爺爺的對白比較單向,有點像獨白式的劇本,改用爺爺的心聲來訴說可能更好。

    不過,連載太久的問題是,最初的想法都模糊了。雖然原先想好的大綱都寫了出來,但發覺年青一對的著墨太淺。如果可以在與爺爺的對話之間加多些 Mike 與幸雅的感情內容作對比,也許會好看點。

  4. 小白熊 says:

    很感動喔!我覺得有點點《在世界中心呼喚愛》+《藉著雨點說愛你》的情懷。不過我只看過這一篇,未能作全面真切的讀後感吧…但我的自然感覺o係—我會鍾情一個會編織指環的男人多於只懂買鑽石指環的男人?!…

  5. 寒竹 says:

    Stannum兄:
    忽發奇想,不知可否為在下寫一個短篇愛情故事,因為我想試試把它改成漫畫。可以的話慢慢寫也不遲。

  6. Kai says:

    很好看, 讓我很想念雪梨華埠。謝。

  7. Stannum says:

    小白熊:有空請看看其他幾篇,希望不會令你失望吧!

    寒竹兄:好呀!你有沒有特別想我寫的題材呢?如果要把短篇小說改編成漫畫,是不是要寫的時候特別寫多一些場景、動作等等呢?

    Kai:別客氣呢!你對雪梨華埠的幸雅餐廳有印象嗎?

  8. 寒竹 says:

    Stannum兄:不用為了會變成影像而寫,那或會限制了我的想像空間,就當成是你的下一篇小說便可以了;希望到時候你不會認為我「強姦」了你的作品就好。:D

  9. ar kit says:

    估不到錫兄和寒竹兄也有這樣一個念頭~
    還記得我和阿泥還在澳洲留學時.. 我們也曾試過這樣做呢.. 阿泥寫短篇故事, 我就把你的故事寫成漫畫.. 但因為我懶.. 我畫左幾篇之後就停左… 後來轉左畫下插畫… 都 ok ~

  10. 寒竹 says:

    Ar Kit:
    誰是錫兄?
    有機會讓我看看你的舊作吧。

  11. Stannum says:

    竹兄:請看這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