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種族﹒哈利波特

過去幾天雪梨發生的種族騷亂事件,令我驚覺到我一直以為的種族和諧原來是如此脆弱,甚麼多元文化政策,推行了幾十年,某些白種年輕人仍然認為不同族裔的人應該滾出澳洲。

看看雪梨市內,碰面都是不同膚色的人種,我以為大家都可以和平共存,但原來潛藏的怨恨竟然可以一觸即發。

昨晚去看《哈利波特4》,因為開會遲下班,趕不及與同看電影的朋友們吃晚飯,只好先到戲院附近,邊吃Subway的快餐邊等。吃的同時,見到一群又一群的青少年,有種族壁壘分明的,也有不同膚色有說有笑的。這些人之中,有沒有誰參與了暴亂呢?

我有點迷惘,甚至在看電影時,還在想。

看到在魔法學校的舞會中,哈利想請華裔少女為舞伴被拒,轉而邀請印度裔同學……最後舞會中有了不少對異族的舞伴,但華/印裔少女的戲份其實少得不能再少,種族情誼變了虛恍花招。

我開始懷疑這些年來澳洲政府推行的多元文化政策,會不會是類似的花招。

12 Comments Add yours

  1. 小白熊☆~ says:

    Stannum:澳洲不是以往也有“排華”事件嗎?(小時侯聽親人~老華僑講過~)。不同種族不同文的差異造成的崎視是遺憾,當中如潛藏著仇恨,引發暴行,是人類社會的可怕和可悲,但它還是在地球上繼續發生~~~(=#.#=)~~~
    Take care la~~

  2. Stannum says:

    大規模排華事件,已經是百多年前淘金熱時的事了。後來一直實行白澳政策至70年代,之後至今三十多年實行多元文化政策,歡迎各族人士移民。

  3. orangutan says:

    不熟識澳洲的情況,但以個人在北美的經驗,我認為還是可以樂觀的.畢竟真正的多元文化不過是近三四十年的事.只不過兩代人,種族崎視已由一個大眾接受的觀念,變成受唾罵的罪名.

    有時經過學校,看見黃棕白黑的小孩玩在一起,我覺得再過二三十年,美加的多元文化或許真的能pull if off. 我擔心的反而是亞洲各國,在經濟競爭中好像愈來愈傾向chauvinism.

  4. ar kit says:

    我也有留意有關的新聞啊~ 新聞還影到警民在 Cronulla 火車站的衝突… 這火車站名很念熟~ 但又記不起在那… 所以到 CityRail 的 website 看看~ 原來是 Eastern Suburbs 其中一條 line 的尾站… 後來又聽到多個地方也有 riots… 便問問還在 Syndey city 和 Wollongong city 的朋友, 他們的情況~ 他們都說沒有什麼事情…

    其實.. 在澳洲, 種族問題不算大吧.. 我和我的朋友在讀 uni 時不論在 dorm or campus 也認識到不少很 nice 的白種人(黑人也有).. 有澳洲的, 也有美國的~ 到 bar 飲野.. 又會和一些不相識的不同種族的人打 pool.. 教教他們玩玩”15,20″..
    可能交心是比較難~ 但表面還可以相處融洽吧…

  5. says:

    老师有跟我们讨论这事,我很少见到老师的脸如此凝重。昨晚11:00,寄住家庭的同学说,雪梨大桥满部警察。看来事态严重。
    澳洲超过50%的人,他们的父辈来自不同国家…发生此类事件,抹黑了澳洲经营多种族和平环境的多年成绩。

    真不明白那些年轻人,脑袋为何如此老化、僵死!归根结底,任何歧视还是个人品德修养问题。个人品德修养归根结底跟整个社会教育有多大关系,我就想不清楚了。
    也许任何歧视都是“眼睛”的问题。歧视他人的人浑身都是“小眼睛”,小心眼透过眼神(鄙视、斜视、漠视…)、身体语言(移位…大打出手)排放毒气。
    在我看来,既然需要靠立法解决,证明问题一直存在。反而待相关政策条例消失那天,才证明没什么问题了。
    立法只代表当局肯面对,不代表成效。相关政策是一付眼镜,如何佩戴?佩戴后功效如何?政策出台后,我们只是得到观感。坏眼睛还是坏眼睛,隐在眼镜后面。

    我认同orangutan 、 ar kit的乐观态度。
    目前为止,我在澳洲没感受过任何跟[歧视]有关的不快。澳洲人的热情、好心超出想象。相较之下,回港那一个月感受到的[歧视],显得多了点。
    在澳多年,你耳闻目睹的歧视多吗?

  6. Stannum:某些時侯、某些事情,小市民終究也是小市民,可以做的是好好地活著,小心點啦,你沒事便好了~with my best wishes~(P.S.:香港也暫難享寧靜,維園阿伯的地盤今個星期也難保,每天疲累的眼睛看到的是一場又一場的真人騷,希望最後一場和平結束便好了!~GOOD LUCK~)

  7. Stannum says:

    各位:遲了回覆,真不好意思。相比起香港世貿外的衝突,雪梨的實在是很小兒科,不過,因為來澳十多年,所受到的歧視確實極少,所以以為多元文化政策正在茂盛成長,突然爆發種族衝突,令我極為驚訝。早前聽說法國暴動時,造夢也沒有想到會在澳洲發生類似事情。

  8. leonardo says:

    “某些白種年輕人仍然認為不同族裔的人應該滾出澳洲”?

    這是那些受澳洲白人迫害、掠奪土地的澳洲原住民理當對澳洲白人說的話

  9. Stannum says:

    Leonardo:我不認為有甚麼人「理當」因為種族不同而叫別人滾蛋。如果依然強調種族仇恨,冤冤相報,就永無寧日了。

  10. leonardo says:

    你講得對! 受教了

  11. Alpha says:

    記得我初初來 Sydney 個時, 最開心…就係見倒個D 印度家庭, 可以成家人坐係唐人酒樓飲茶茶,成家一齊用中國快揩食蝦餃,D印度小朋友好似香港D小朋友咁,係桌下玩,呢D場面真係香港都無! ……

  12. Stannum says:

    Alpha :真高興有 Sydney 的朋友留言!其實種族融和的例子經常見到,日常生活也絕少遇到歧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