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隨想

經過昨天的大風大雨,今天放了晴。在街角的茶座吃東西,週圍都很悠閑。也許邊吃東西邊胡思亂想的我,一樣是悠閑街景的一部份吧?

iPod 傳來自己昨晚唱的兩首歌,都是1996年出版的歌曲。那一年過得很艱難,身邊各種變動大得難以招架。現在回想,也不知是如何熬過去的。那段日子,在上班的路程中,這兩首歌都很常聽。它們來自不同的歌手、不同的唱片,當年對粵語版的歌詞很有共鳴,但這些年後,發覺國語版的詞原來寫得更好,其實更能表達一些當年的心情。這次一曲兩唱,令我想起近日在香港重映的電影《兩生花》。電影中兩個 Veronica 名字與樣貌一樣,但性格經歷不同,由同一個演員扮演,就有如同一個人的 Double Life 了;這兩首歌旋律一樣,聲音歌詞編曲不同;但現在由我一個人唱,放在一起,竟然有點有如《煙火》+《一天一天等下去》劇場版的感覺了。

回到家中,赫然見到思存將他四次看《兩生花》的戲票都素描上載了。我以為我也保留了我看《兩生花》的戲票,想湊湊興找出來登,但誰知道,怎也找不到。我不斷思索,究竟是我自己丟失了,還是給同看電影的那一位拿走了?如果是後者的話,不知道,這一張戲票還存於世上,抑或已經化作春泥呢?

近一年來買了不少上映時看過的舊片DVD,包括《兩生花》、《狗臉的歲月》、《藍、白、紅》、《布拉格之戀》等等。重看的時候,除了重溫電影之外,也同時重溫著當年往戲院時自己的心情,究竟是獨個兒看,還是與誰看一起看呢?《布拉格之戀》是我一個人看的,上映時我十七八歲,找不到陳年戲票作證,我真的記不起是偷偷模模還是名正言順入場看這齣三級片了。小說在看電影之前已經讀過,但化成的影像對於年輕的我,還是很震撼。事隔多年,看DVD時,卻失去了這種震撼感。也許,這種感覺,就像初戀,可一不可再。

知道香港有「奇斯洛夫斯基逝世十周年祭」,我在這裡剛剛也買了一套五碟版的 Kieslowski Collection,包括有《The Scar 疤》、《Camera Buff 影迷》、《Blind Chance 盲打誤撞》、《No End 無休無止》以及 1995 年關於 Kieslowski 本人的紀錄片《I’m So So》。可以慢慢「煲」了。連同早兩星期看的《L’Enfer 地獄》( Kieslowski 遺作,天堂、地獄、煉獄三部曲的第二部,劇情好看、演員演得好,但鏡頭運用與影像處理總是與 Kieslowski 有點距離,但比《Heaven 疾走天堂》好看,也有拾樽的老婦!),看完後也許會一併寫寫吧!

5 Comments Add yours

  1. 公園仔 says:

    想不到棧主與我們同步回顧。你說的《Camera Buff》、《Blind Chance》我都買了票,現在要作到時能否抽身了。

    《狗臉的歲月》是我看art-house的啟蒙片,在,當時在灣仔新華看,大為震撼,發現電影原來可以很不一樣的(現在看來其實很溫和),我見BC有DVD可借,稍後可能會重作,看看現在會是甚麼感覺。

    我跟棧主年紀應該相若,聽你說十年,我回想,覺得自己老了,然而又覺得自己還是很不成熟,有些地方幾乎沒有長進過。

    只有電影,還是看下去。

  2. 以上種種,都已是被遺忘了,
    今天你把我帶進了時光隧道!
    Thanks!

  3. Stannum says:

    公園仔:是的,我們年紀差不多,所以見你自稱中男,有點難以接受啦,哈哈。狗臉的歲月……我應該也是在新華看的。

    Freshdesigner :不用謝,你與這些電影和歌曲也有甚麼淵源嗎?

  4. ” 狗臉 ” 有我孩童的影子 ;
    ” 兩生花 ” 使我第一次感受到東歐初開那種神秘和憂鬱 ;
    ” 煙火 ” 和”一天 …” 是我們成班朋友通消唱k的年代 , 但現在已經各散東西了 !

  5. Stannum says:

    Freshdesigner :這麼說來,我們也差不多年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