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那一個前奏

看完 Music and Lyrics ,最記得的是那一首仿 Careless WhisperMeaningless Kiss。一聽那個似是而非的前奏,實在令我會心微笑。

我在1984-1985年開始聽歌,雖然我大都只聽中文歌,但紅極一時的 Wham! 又怎會沒聽過?尤其當年改編歌當道,香港唱片公司對一首紅得發紫的英文歌當然不會放過,1985年初,還來了鬧雙胞的兩個版本。

記得先聽到的是梅艷芳的「夢幻的擁抱」,標榜百變的她以男裝出現,領取「似水流年」的十大勁歌金曲獎。那個年頭,得獎歌手除了唱得獎歌曲之外,還可以唱多一首新歌或舊歌(比較一下今天獎項倍增,反而得獎歌曲只可以唱半首的時代,便知道今天的金曲有多金了)。之前沒想過這首歌可以由女聲唱,不過 Anita 的中性聲音,較硬朗的演繹風格,又竟然與 George Michael 的陰柔男聲有異曲同工之秒。梅艷芳的演繹比 George Michael 感情更澎湃,可能是因為詞義的情感比原曲更強烈。歌詞由鄭國江填,內容極為簡單,但卻非常配合原曲的前奏,真正有隨著音樂在 disco 舞池跳舞的感覺。而詞中保留了原曲令人印象最深的 I’ll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歌詞,又與中文詞連成一體,真的很不錯。這是梅艷芳的第四張唱片,之前的「心債」、「赤色梅艷芳」、「飛躍舞台」由慢歌到快歌,展現了她的可塑性。這張以中性形象出現的同名大碟是是她步向最 top 女歌星的重要一步,碟中的歌曲普遍偏慢,又收錄了多首電視劇歌曲,其中「夢幻的擁抱」和「蔓珠莎華」都大熱,又收錄了新版本的「似水流年」,可以說是開創了85-87年她的巔峰時期。

另外一個版本是蔡國權的「無心快語」,收錄於「一生愛您一個」大碟之內。這也是蔡國權的第四張唱片,前幾張唱片都以他擅長的小調歌曲,如「不應再猶疑」、「是誰在我耳邊唱」等等為主打。承接84年與譚詠麟合唱輕快歌曲「風中勁草」受歡迎,或許唱片公司認為可以作一點風格上的改變,才選唱了這一首比較入時和西化的歌曲。歌詞由蔡國權自己填,他差不多直接翻譯了原曲名,但內容卻與原曲十分不同,完全沒有了跳舞的成份,反而變成了月下談情時說錯了話。無論感情上、精神層次上都比不上原曲,甚至「夢幻的擁抱」的歌詞。演繹方面,蔡國權本來與 George Michael 的聲音都偏高偏柔,前半感覺尚算不錯,但後半他卻做不到 George Michael 般的激情,令到全曲起跌不大,平淡了很多。尤其是有原曲珠玉在前,加上有其他粵語版本比較,很容易便給比了下去。而且,向來喜歡他小調歌曲的歌迷也不是十分接受,變成了一次不算成功的嘗試。

蔡國權和梅艷芳都是1982年出道,當年都是 up and coming 的歌手,但這首歌卻彷彿是他們的分水嶺,梅艷芳繼續向上,成為天后;但蔡國權卻跳不出自己小調歌曲的框框,之後的唱片又回歸小調的舊路,到後期小調歌曲不再流行,他便唯有退居幕後和拍拍電視劇了。

不過,最令人唏噓的是,22年後2007年的今天回看,梅艷芳已離世幾年,蔡國權車禍腦部受傷,聽聞在老人院孤獨過年。反倒是原唱者 George Michael ,到今天,還在唱。

讓我們記得,離我們越來越遠的八十年代。


Careless Whisper – George Michael

I feel so unsure,
As I take your hand and lead you to the dance floor.
As the music dies, Something in your eyes,
Calls to mind a silver screen, And all those sad goodbyes.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Guilty feet have got no rhythm.
Though its easy to pretend, I know you’re not a fool.

I should have no better than to cheat a friend,
And waste the chance that Id been given.
So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The way I danced with you.

Time can never mend,
The careless whispers of a good friend.
To the heart and mind, If your answers kind,
There’s no comfort in the truth, Pain is all you’ll find.

What am I without your love?

Tonite the music seems so loud, I wish that we could lose this crowd.
Maybe it’s better this way, We’d hurt each other with the things we want to say.

We could have been so good together, We could have made this last forever,
But now, whos gonna dance with me? Please stay.
(And now its never gonna be that way)

Now that you’re gone, Was what I did so wrong?
So wrong that you had to leave me alone?


夢幻的擁抱—梅艷芳
曲╱George Michael + Andrew Ridgeley
詞╱鄭國江

相識於偶然 悠然手相牽在舞池中通了電
扶著你的肩 瞧著醉人的臉 願意共舞面貼面 指尖有電傳

I’ll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那段快樂一世紀念 
雖可假裝輕鬆點 怎麼忍將心再欺騙 
與你跳舞我自願 快樂會是緊貼你臉
So I’ll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和別人沒法跳得自然

今夜再想從前 他的聲音 他的笑臉
隨著舞曲終 人亦悄然不見 願再共舞面貼面 夢幻不可再出現

願依依的說聲再見 但他的影竟也不再現
盼會對我說聲再見 情自來自回為何為何沒法牽
但他可有深紀念 又恐他的愛不再現 Ah ha, please dance


無心快語—蔡國權
曲╱George Michael + Andrew Ridgeley
詞╱蔡國權

仿是你的影 旋轉於空間 使我睏倦
全是你的影 全是你聲線 又似你面貌 在心底裡盤旋

深夜我不能眠 而輾轉反側 使我意亂
留在我的心 留下滿懷意記 令我活似沒意義 自昨天變遷

那次我倆月下散步 快樂似是舖滿路途
我也似漸漸迷途 我輕飄感到
你眼裡數百個問號 在那樹幹上刻個記號
我卻已更已是樂極 而就在語滔滔裡 全是我樂極忘形

是否當天我講錯 是否當天闖了禍
那次我癡癡快語 而為何為何仍留在你心

從此都不會亂講話 從此都不會亂說笑話
無心之失那能預料

5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寫完,找歌詞時才偶然發現還有一個甄妮的版本,叫做「忍痛說謊」,還是林振強填詞的呢!不過因為當年無 plug 過,我好似從來未聽過呢!

    忍痛說謊—甄妮
    曲╱George Michael + Andrew Ridgeley
    詞╱林振強

    哭著放低字條 求可將當天一手抹掉 回望這個房
    回望最後一趟 為你為我掉眼淚 獨拾起苦痛失望

    今天知你在旁 無波的心又再度翻起了浪 逃避你眼光
    明願看而不看 並努力對自己講 早將你淡忘

    怕再愛上你怕動蕩 故望向地不向你望
    怕再次夜夜難望 怕心傷多一趟
    暗裏卻多麼多麼想講 你是我所有渴望
    即使口中低呼不愛你 你應知我說謊(其實是說謊)
     
    燈光一片淡黃 琴聲飄飄在午夜輕輕碰撞 然後你兩手
    圍著我而不放 共我共舞共燈光 親親我面龐
     
    明知此刻我應推開你 明知此刻我應退避
    卻盼你的擁抱 延緩延續延續延續延續至死
    內心高呼再親親我吧 內心高呼再擁抱我吧
    而偏狠狠迫嘴巴講假話

  2. 新鮮人 says:

    這篇使我想起不少以住的片斷,
    真係住事如煙,
    好多人和事都改變了,
    雖然好多事都回不了頭,
    但都算是光輝過吧!

  3. Green Rabbit says:

    Bingo! Bingo! 我當時以為自己有幻覺tim! Anita Mui, Leslie Cheung, Danny Chan…Where’ve all our sing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有時也不禁嘆句:「人不如歌!」

  4. Stannum says:

    新鮮人:你說「光輝過」,又令我想起蔡楓華的「一剎那光輝不是永恆」,一句話改變一生,想像如果他沒講過那句話,今天又會是怎麼樣的人生呢?

    Green Rabbit :幻覺?我們年青時代最頂尖的明星竟然大半不在了,實在很奇怪。看看我們上一代,他們喜歡的蕭芳芳、陳寶珠到今天還可以常常見到。

  5. Green Rabbit says:

    是幻聽 – 初時以為Meaningless Kiss眞的是Careless Whisper。但發覺歌詞不對後,以為是自己想多了,因為打從一開場就覺得戲中的那隊band好有Wham!的影子。跟唔少人講起Wham!佢哋都唔知我講乜,不得不承認:「我的靑春小鳥一樣不回來!」^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