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愛(三)

Microtext Room by Pluter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上一節


microfiche到了校園,我帶著 Elle 左穿右插,穿過各系的大樓,以最快速度並肩而行。旁人看見我們,大概不會想到她是第一次來到這個校園吧。我們到達圖書館,我出示了舊生證,要求管理員找出我們要那些日子的報紙微縮膠片。拿到以後,我帶著她到久違了的閱讀機。

「這麼窄,兩個人怎麼坐?」她看到那本來是一個人的座位,疑惑地問。

「一人坐一半座位,就行啦。」我腦海中浮現了很久以前,跟某個她在看閱讀機時的情景。 Elle 坐下後,我小心翼翼地坐到她旁邊,避免有任何的觸碰,畢竟,我們今天才認識,當然不能像當年那樣依偎著坐。

我把第一張膠片放進閱讀機,轉到了我們要的那一版。

「有了,有了,原來這就是幸雅餐廳!」 Elle 轉過頭來向著我大聲高呼,壓根兒忘掉這裡是需要安靜的圖書館。

我把食指放到唇邊,想示意她不要作聲,才突然發現,我們的唇,只距離了十公分。她剛巧直望著我的眼睛,我們都有點錯愣,停了數秒,我才懂得移開視線,同時胡亂地移動我的手指,最後瞥見還未看的那些膠片,才指著下一張膠片試圖解窘,說:「唔……看完這一張……就看下一張吧!」

她輕輕地笑了一笑,彷彿在笑我那句說話如此無聊。我暗罵自己,為甚麼會在這位專業編劇面前這麼語無倫次,一定留給她一個壞印象了。好一陣子,我不斷盤算著如何補救。突然,我好像靈光一閃,問自己,為甚麼我會如此在意?難道我已經喜歡上她?她在我身旁細意地看閱讀機顯示出來的影像。眼前的景象,周遭的氣氛如此平靜,但我的心卻翻騰不已,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掌揉著自己的耳朵和面頰,同時告訴自己,不要胡來,be professional,be professional……

找到了我們要的資料後,我們到幸雅的舊址,靚正餐館吃晚飯。點了一些小菜,Elle 好奇地四望觀看,再與剛才在圖書館列印出來的舊相片作對比。

「真的與以前完全不同哦!果真有店名的街坊感覺呢!」

我看著她笑,竟然不懂得如何回應。突然她的電話響起,她應了一聲導演,就好像逃似的走出餐館談。我心想,可能是下午我在車中太多嘴,揭破了導演對她的惡劣態度,她不想再給我聽見她逆來順受吧?

我一直看著她在店外,她似乎沒說太多話,好像在聽聖旨般。差不多十分鐘後,菜都全來了,她才回來。突然我覺得氣氛不太一樣了,她好像有很多煩惱,話也不多。我開始逗她說多些話,談了不少工作上的趣事,才將氣氛扭轉。我們也計劃好下一天一起去坎培拉以南,《雪落無聲》中爺爺住的小鎮看景。她說一定要找到一間願意借出拍電影,又合適的房子,才可以回來。

「啊?如果找不到,不是無了期嗎?」

「不用擔心,總會找到的啦。怕的話,你陪我三天,如果找不到,你自己回雪梨,我繼續找吧。」突然,我發覺我的性格怎會如此像《雪落無聲》小說中的 Michael ,而 Elle ,又竟然隱隱有點幸雅的影子。

吃過飯後,Elle 說要回酒店了,因為她還要趕改劇本給導演明天拍。我和她慢慢地走回酒店,她一提起導演,似乎煩惱就回來了,幾分鐘的路程,她完全沒有作聲,連說再見也是淡淡的。

我從酒店出來,抬頭就看到了很美的星夜。我知道,明晚在鄉郊,看到的星空將會更美,尤其,是跟她一起看。

下一節


圖片來源:Microtext Room by Pluter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4 Comments Add yours

  1. 麥深 says:

    哈哈,第一個回文。 XD

    Elle 跟導演,究竟是情侶關係還是單戀的關係呢?

  2. Stannum says:

    麥深:關於這個嘛,就要待下回分解咯。

  3. ar kit says:

    現實生活中的 stannum 兄是不是也容易對別人有感覺的?

  4. Stannum says:

    傑少:不是啦,這種感覺很久很久才有一次。幾十歲人,都不是經歷過太多次這種感覺,十隻手指數得完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