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其實是一種距離

其實,我也有嘗試過,但,一直也辦不到。

周遭的親人朋友也在勸我,你是我的 best option 。但,如果將愛情化作一個附帶利害關係的理性選擇,似乎就再不是愛情了。我相信,你也絕對不會願意我因為這個原因而選擇你。

你記得嗎?兩年前那一晚在海邊,我跟你說,我跟她就像永恆地相隔一光年似的。

你疑惑地問我,就像《觸不到的戀人》一樣嗎?

不是不是,光年不是時間的單位,而是距離的單位。

你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你總是想從我的口中知道多一點關於她的事情。「是有夫之婦嗎?」「知名人士?」「明星?」

而我,卻為了保護她,只是搖搖頭,一點也沒有說。但令我搖頭的,其實,是對你猜得如此準確,感到有點害怕。

好長一段日子了,她跟丈夫是娛樂圈的恩愛夫妻,多個家庭產品的夫妻檔代言人。我跟她的交往,她丈夫也是知道的,他們的感情已經淡得不能在淡了,聽說,他也有一個秘密情人。我以為,待那些一至三年不等的合約完結,他們會離婚,然後,我便可以堂堂正正地,公開跟她交往。

那天下班時,無意間瞥見街角新掛上的巨幅廣告,她跟丈夫在06年新推出的家庭車內依偎。

是新廣告。是新的代言合約。

我站在行人路,呆了。我驚覺到自己根本不是她的 option ,名與利,才是。

站了不知多久,忽然電話響起,我才定過神來接聽。是你?這些日子,你總是在我身邊,用著不同的藉口約我。

一直都知道你的心意,但,我整個思想都給她佔據了。我從來沒有瞞過你,我心裡有一個不能常常見面的她。但你總說,做朋友也可以一起吃飯看電影吧,橫豎我的她也不能陪我。

你約我去看剛剛上映的 The Lake House,說是《觸不到的戀人》改編的。

在電影院前見到你,你立刻看出我有點不妥,問我是否心情不好,跟她吵架了?我搖搖頭,說有點頭痛而已。其實,我跟她從來,連吵架的機會,也沒有。

我們入了座,大銀幕竟然播出了那汽車廣告。我看著她跟丈夫打情罵俏,將丈夫鎖在車外,自己卻在車內聽歌看DVD,丈夫找出了後備車匙,開了車門,溫馨地吻著她。他們演得逼真,逼真得令我妒忌得臉孔發燙。我在心裡問上天,甚麼時候才可以得到一條,讓我可以跟她在一起的鑰匙?在將暗未暗的燈光中,我的眼淚慢慢流下。我連忙用雙手掩面,跟你說自己頭痛欲裂,不能陪你看電影了。

我跑出電影院,你也追了出來。我們就站在海邊,談我跟她的距離。

你說了一句,你跟我,也彷彿有類似的距離。


兩年來,我曾經嘗試放棄她。但是,每一次當我收到她約會的短訊,我總是著了魔地赴約。她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都緊緊的牽動著我。每一次我看到他們的廣告,我都仍感到心痛。但最令我感到椎心地痛的,卻是這種折磨,根本沒有盡期。

他們的廣告收入有增無減,我差不多已經對於他們會離婚絕了望。

每一次見到你,我就好像見到一面鏡。我感覺到你見到我陷盡這種不能自拔的痛,你好像也感同身受。因為,你喜歡的我,也一樣不會跟你在一起。

這一晚,我們又來到海邊,你忽然說我被動得好可怕。如果不做點甚麼,我的痛苦真的是無了期的。

你依然不斷猜測著她是誰,你竟然問了一句,是不是時常高調拍恩愛廣告的那個。

我又搖搖頭,說不是。但你的眼神,竟然閃出不相信的目光,說了一句,你承不承認也沒關係了。然後,塞了一封信給我,就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這是最後一次寫給你了,從今以後,我要向不同的方向前進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將會越來越遠。

你一直以來的被動,造就了她的貪婪,要名,要利,同時也要秘密情人。你甘於受折磨,但你知不知道這兩年,我的痛苦並不比你少。我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寧願為別人牽腸掛肚,也不願意接受自己;你看著她為名為利,卻不願意跟你在一起。至少你愛的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但我愛的你,卻根本甚麼都得不到。

如果這個痛苦的平衡不被打破,我們永遠都會陷在這痛苦的泥沼中。既然你不願意去做些甚麼,那便由我來吧!

我僱了私家偵探,拍了你跟她在一起的鏡頭。我已經將照片寄給週刊,明天,應該會刊登在新一期了。

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也不再奢求會有一天能夠跟你在一起。不過這樣做,可以讓她的貪婪受到懲罰,你也可以看清如果她沒有了名和利,會不會選擇你。我不知道答案,但,如果可以令你從這個泥沼中走出來,我的目的就達成了。」

我,拿著信,呆呆地坐在海邊,就像等候判刑一樣,坐到天空泛白。忽然,電話響起,來電的竟然是她。我,不敢接這個電話,怕會聽到她跟我說我不希望聽到的決定。我把電話狠狠地扔到海裡。

就讓我們三人之間的距離,從一光年演化到無限遠吧。

13 Comments Add yours

  1. Middle says:

    為甚麼惟獨這一篇的版面那麼怪……
    甚麼都沒有了,只有白底黑字。

  2. Middle says:

    留過言後,又正常了。 =口=

  3. Stannum says:

    不太明白,你見到的應該是 mobile 版,我自己也遇過幾次無端變成 mobile 版。似乎 brower detection 出了問題。不知你用甚麼 browser 呢?

    不知其他朋友有沒有遇到這個問題呢?

  4. readandeat says:

    不太喜歡這故事的結尾。玉石俱焚?

  5. Stannum says:

    那麼,你會喜歡一個怎麼樣的結局呢?「我」放棄「她」跟「你」在一起?

  6. 冬冬 says:

    我卻很滿意這個結局,乾淨利落。

    這樣的不正常關係還是早棄早著的好。

  7. 深霧 says:

    從棧主的小說裡,比較少看到這麼戲劇性的結尾。我喜歡女主角的決斷和勇氣去打破這個僵局。

  8. sputnik says:

    如果時間拖到無限遠, 痛苦就會不斷延伸.

    完結關係是一件很痛的事, 但痛不過永遠被拖時間. 但現實是很多人都在沉溺被拖的痛苦中. 既痛苦又不願放手.

    學懂捨得的確不是一件易事啊.

  9. Stannum says:

    我想,寫一個決斷的女主角,才能映襯出男主角的拖泥帶水。連最後扔電話的行動,也只是因為害怕。

    在距離無限遠與時間無限遠之中二擇一,男主角不懂選,不敢選,不願意選,最後也要靠女主角幫他作決定。

  10. readandeat says:

    站在那男的角度去看,兩個女人都不值得去愛。

    從女人角度去看,咁嘅男人也不值得女人去愛。

    不過,結局好似三敗俱傷啫。

  11. Stannum says:

    一旦愛錯了,受傷是無可避免的了。既然大家都不值得去愛,分開,不就是最好的解脫麼?

  12. 金魚 says: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女主角說的沒錯
    可置身事中,有幾個人能夠……痛痛快快了斷呢

    棧主~~~自從去年的今天之後,你就沒有更新改編愛了,我還惦著吶。雖然我不常留言,但我還是常常看的=)

  13. Stannum says:

    金魚:

    謝謝你的留言。讀到你算著《改.編.愛》第四篇上載到昨天剛好一年,感動得鼻頭一酸。我沒有想到會有讀者計算連載的空檔,也益發讓我覺得內疚,覺得對不起各位想繼續讀下去的朋友。

    這一篇跟其他的創作有點不同,用了自己的網上身份做男主角,而裡面的故事跟自己當時身邊發生的事有太多糾纏。一年了,這些日子以來發生了太多事,去年初連載開始時那種情懷已經不再,更令我難以下筆。而且,再寫下去便接近結局,究竟要寫大團圓,還是要寫悲情結局呢?寫悲情嗎,我怕故事變成對自己的預言;團圓嗎,在自己刻下的心情下又似乎不能寫得好。

    有了這樣的拉鋸,所以便一拖再拖。也許如此不了了之,就算了。

    不過,今天知道有你在等。我方才想到,無論是好是壞,這個故事總得有個了斷,才可以撇撇脫脫地展開新的一篇。

    下了決心續寫,我不敢確切應承你何時會完成,甚至最後能否寫得成,但我會盡力而為,也希望結局令大家滿意,也令自己可以走出這些日子以來的拖拉。

    祝好!

    Stannu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