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感 + 撒網】 餘弦棧十週年 – 從 2004 開始

cosine-10-2004

2004年2月12日,我開始寫 blog 。

每逢四字尾的年頭,都是中國曆法中的「甲」年,天干之首,聽說是轉運的時候。有生以來,除了 1974 年時我年紀太小沒甚麼印象之外,逢四我都有點轉變:84 年我中一,跟童年說再見;94 年我開始在建築師事務所實習;04 年我開始寫 blog ,同時亦參加了一個志願團體,兩者都一直沒有放棄,持續至今。

既然是十週年,我很想為寫 blog 的這十年每年做一篇回顧,談談每年的新嘗試、好和壞的轉變,以作紀念。

餘弦棧在台灣網站平台「PC Home 新聞台」誕生,寄居了年半左右就跟他們說再見,沒再更新。我剛剛興之所至 click 了當年的網址一下,竟然發覺當年的所有文章、甚至留言都仍然健在!

且看我當年對自己的描述:

家在澳洲Sydney,過了而立之年,興趣駁雜,對建築藝術、流行歌曲、孩童玩意、語言文學、科技產品等都有興趣。十多年前的中學時代是自己創作慾最盛的日子,擱筆這麼久,拿起的卻不再是筆,而是stylus了……

而餘弦棧名字的緣起,原來也有敘述:

餘弦棧其實是中學時代和同學亂蓋的一句戲言,用來跟學校的妙色庵〔同學對 Music Room 的粵語音譯〕相對。說著說著便說到將來要開旅館茶館的話一定會用這個名字……雖然旅館茶館都沒開得成,但用來作我新聞台的名字總可以吧!

除了名字跟同學有關之外,我到「PC Home 新聞台」開始寫作也是因為看到舊同學 UP212 的站,當然到今天我還有跟她在 Facebook 聯繫,而她在剛剛過去的一年也經歷了人生的大轉變,成為了媽媽。回看十年的時光,各位在 blog 內外認識的朋友各種改變,感覺十分奇妙。

開 blog 的第一年,當然有好多第一次。第一篇真正為餘弦棧而寫的文章是2月13日的《沖喜》,同時配上一張自己拍攝的照片。當中的主角,就是這一位在 Auburn Botanical Gardens 拍攝的孔雀先生。當年貼的是他的開屏照,為那天的黑色星期五沖沖喜。今天就讓他休息一下,貼上同一輯相片中比較寫意踱步的照片吧!記得當年我仍未購買 DSLR,拍攝時用的是 Sony 的 Cybershot 袋裝相機。

cosineinn2004

頭一年我一共寫了103篇。除了二月份我因為上載了一些中學時投稿報紙的舊作有九篇之外,開首半年也不是寫得很勤,從三四月時每月兩、三篇漸漸上升七月的七篇。三月份第一次寫電影 Lost in Translation ,亦開始創作了較多的小說;六月份,寫了 1988 年我印象最深的歌曲,開始了這些年來我每年都寫二十首年度歌曲的形式;七月份,我創作了兩篇我比較滿意,以比較完整的小說。月初《沒見過雨的孩子》參加了新聞台舉辦的徵文比賽獲選,並刊於7月14日出版之新聞台文摘;月中《對面月台》可以說是之後小說風格的開始。

七月中,因為新聞台頻頻故障,當時又欠缺每篇留言的功能,於是決定開始用 Typepad 的服務,成為真正的 blog 。這兩個站並行到 2005 年中,我才終止新聞台的更新。當年新聞台沒有提供任何搬遷的工具,最初的留言可是一則一則 copy and paste 搬到 Typepad 的,所以如果你留意一下,本棧最初的留言日子,不是二月,而是開始用 Typepad 後的八月份!

亦大約是這個時間,靠著連結認識了 Sidekick公園仔收買佬Alex 等網友,互相連結,當時你來我往,留言甚多。九月份一篇小說《九四年的光影證據》就創下了至今未破,也不太可能破,93 則的留言紀錄!從八月到十一月每個月我都寫了十多篇,可能真是寫得太多,到年底就出現了疲態,寫作數量回跌,很明顯,當時我仍然在摸索每月我寫得到的數量。

在餘弦棧一週年的前夕,我發起了新 blog 小說連線,希望可以把有興趣寫小說的網友連在一起。寫 blog 的第一年,就在新鮮和滿足的感覺之下結束。

4 thoughts on “餘弦棧十週年 – 從 2004 開始

  1. Wow….這麼快就十年!今天收到你的fb message 提醒我們以前所寫的 blog, 真是時間飛逝,還好科技發達,雖然大家只在 Sydney 短短時間相識相聚,但從 blog and fb 我們還能時間看到大家的生活情況,近在咫尺!很高興能見證你的 blog 十周年紀念!也謝謝你特別發出的 msg,也祝福你在Sydney 生活愉快,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帶Giovanna 來 Sydney看看媽媽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和 探望你!

  2. 也被你這麼一提才醒起又是週年紀念了,也是十年。不過近幾個月沒怎麼時間寫~

  3. 很久没有留言了
    看了点点以前跟你们一起写的
    现在都写不出来了

  4. UP212:是的,網上的聯繫讓分開各地的朋友都知道大家的生活點滴。我也希望你們會有空回來 Sydney 走走!

    Jacky:寫了十年,我覺得到今天還在寫的「資深 」blogger 心態也不同了,對讀者人數、留言數量已經不再在意,繼續寫變成了一種習慣、或者是一條對人對事的抒發渠道,寫多寫少也沒有壓力,隨心就好。

    San Wen Ji:當年的故事還沒有結局,原來一共也寫了22篇!各位作者各自將故事調往不同的方向,回想起來實在很有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