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影冬日.藍天.海岸線

新相機到手,當然要出動獵影,剛剛過去的週末天色放晴,最適合拍風景。於是我就帶同 GF6 到了 Sydney 東區 Woollahra 和 Waverley 的 Coastal Walk 看看海岸線的風光。

每年的 Sculpture by the Sea 我都會在 Bondi 海灘以南,滿佈雕塑的一段 Coastal Walk 來回參觀,但這個知名海灘以北的一段,我卻從來不曾踏足過。

P1000419

這一天我從 Vaucluse 的 Macquarie Lighthouse 出發,白色的燈塔映襯著冬日的藍天,特別耀眼。這座燈塔建於 1883 年,但沿用的卻是自 1818 年起就屹立於同一地點的設計。它是澳洲第一所燈塔,亦是至今進入雪梨港最重要的指引。 可惜它只每兩個月對外開放一天,並要預先購票,能否碰上好天氣拍到好照片就真是要靠運氣了。

coastal1

燈塔外不遠處就是懸崖,離開水平面高達80米,如果跌下去,肯定會粉身碎骨了,所以一路沿岸都有圍欄,防止意外發生。

coastal5

向南行了一段路,就到達 Diamond Bay 公園。雖然這裡以海灣命名,但離開懸崖下的海水卻仍有幾十米高。我沿著以木搭建的樓梯時上時下繼續前進,終於在過了海灣之後,拍到了海濤拍岸的照片。

coastal2

沒多久海邊就成了私家地方,遊客要轉進住宅區的道路繼續南行,但千萬不要錯過走上十多級樓梯到 Dudley Page Reserve 遠眺市區美景。這裡是拍攝雪梨日落的勝地,夕陽就在市區的高樓大廈之間降下去!不過說來慚愧,在這個城市住了超過二十年,竟然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只可惜這一天有點煙霞,拍不到十分清晰的照片。

coastal4

再走下去,從 Dudley Page Reserve 一直到 Bondi 海灘,只有一段有海邊風光,大約三分二卻是沿著普通街道走的路線,但這些都是價值數百萬以上的海邊豪宅,設計有特色的也有不少。當然,到了 Bondi 海灘,又是攝影的好地方。這天有隆冬時節難得的和暖太陽,不少雪梨人已經出動來享受日光浴。如果單看照片,大家不會猜到這是冬天拍攝的吧!

coastal3

我邊拍邊行,從起點到達 Bondi 海灘一共走了六公里,用了大約兩個半小時。星期天的 Bondi 有露天市集,亦有眾多店鋪和食肆可以流連,如果對海岸線還意猶未盡,可以繼續南行。不過,我就選擇了停下來,吃個午餐,順便用 GF6 將我拍的照片上載給朋友看。

Bondi 的交通很方便,午後我乘搭班次頗為頻密的 380 巴士,十多分鐘就回到我泊車的起點:燈塔對面。如果你是遊客,不駕車的話,也可以乘 380 巴士從市中心來到這個行程的起點與終點。

留影墨爾本微電影

看到這段旅行社在墨爾本取景的微電影廣告,發覺天氣好時的墨爾本實在很美。

這段片有一個頗為突兀的錯處*,就是幾個角色都自稱懂得片中出現的古董雙反相機的操作,但快門一響,呈現的卻是四比三的影像。這些相機通常用的是 Medium Format 120 菲林,片的初段也有相機和菲林的大特寫,而此機用120菲林拍出來的照片,其實應該是正方形的!製作團隊這麼多人,難道真的沒有一個人懂得?而當中親手碰過這道具、親眼看過觀景器呈現的正方形影像的人之中,竟然又沒有一個細心留意到。

出了這個錯處,影響到我覺得這段片很假,再也投入不到這個故事了。勞師動眾到外地拍攝,又找來古董相機和菲林,但為甚麼製作不能認真一點,好讓我可以相信參加旅行團都可以這麼自在到處獵影,導遊又會如此幫忙……

*7月3日按:留言裡 Chris 提起 Bronica 645 ,令我忽然想起從前有印象聽過有些雙反機除了可以用 120 菲林拍攝 6 x 6cm 底片外,亦可選擇拍攝 6 x 4.5cm 底片,以增加每筒菲林的拍攝數量。

好奇心起一查,發覺原來大陸的海鷗牌 4B 和 4C 都有此功能,但微電影中用的卻不像這兩個型號,卻近似是只能拍攝出 6 x 6cm 底片的 4 型,不過影片所見的相機商標,並不是常見的海鷗牌用的中文或英文字體,這有可能是旅行社為免宣傳其他品牌而作了改動,又或者是某段時期他們用了別的商標設計,甚至相機本身是其他牌子。我求證不到,只好暫時存疑**,不知各位有沒有資料呢?

如果片中的相機真的能夠拍攝 6 x 4.5cm 底片的話,那就是我作出了錯誤指摘,要向製作人說聲對不起了。

shanghai-tlr**7月4日再按:終於給我解開商標的謎團,找到相機的型號了,原來片中的相機是海鷗牌4型的前身,用的品牌是廠名:上海,後來產品要出口,才採用海鷗的商標。看到這個網站的照片,比對之下可以頗為肯定片中的相機就是海鷗4型,原裝設計拍攝出來的一定是正方形相片。

不過重看這部微電影,中間有一段女主角在想像中把古董相機打碎的片段(4分45秒),但爆開之後,剎那間曝光的竟然是一卷135 菲林!難道相機經過改裝?

我於是搜尋改裝的可能性,找到了這一頁,知道改裝是可以的,但拍出來的底片卻是長條形的,兼且會出現菲林上下兩排小孔,絕對不是片中出現的四比三影像。

我回到影片,發覺我剛好定格在相機碎裂的一瞬間,我隱約看到與之前相機不同的「海鷗」中文商標,難道著地的另外一部相機?我回轉翻看,看到女主角舉起要擲出的相機有肩帶,但著地的那一部卻沒有,這項道具上的粗疏,亦間接證明了它跟女主角一直手持裝作拍攝的不是同一部。根據過去兩天看過的資料,壯烈犧牲的大概是可以用135菲林的海鷗 4C。

結論是:女主角一直假裝在使用的,是一部難以拍出四比三影像的相機。


同場加映,1998年鄭伊健在墨爾本拍的音樂短片《初夏之戀》。

留影女友六號

從 2009 年購買了第一部 Micro 4/3 相機 GF1 (很多人都稱它為女友一號)之後,一直都是 Panasonic Lumix 的擁躉,亦添置了一些長短鏡頭。最近看到新型號 GF6 推出,嘩,這次添加了 180 度向上翻屏幕、智能手機遙控拍攝、WiFi 上傳到各式社交網站等等功能,真的十分吸引!

EOS-M 一樣,Panasonic 也請了女星拍攝多輯十分軟銷的廣告,這次他們找的是綾瀨遙。

相比之下,英語版的宣傳片卻悶出鳥來!

留影 + 闖蕩流光

下午飛進北極圈,抵達芬蘭最北的機場 Ivalo ,再搭了大半小時的車北行,終於到了這個行程的最後一站,Inari。

這裡一切都是冰天雪地,但因為春分已過,日照已超過十二小時,我到達酒店是大約七時,太陽才從地平線落下。吃過晚飯八時許,忽然房間外好多腳步聲,原來極光突然出現,大家都跑出去看。我手忙腳亂地找出相機、腳架,穿起一身的禦寒衣物走出零下十度的室外。

因為戴了厚手套非常不便,忙亂了好一會才真正安頓好腳架,將相機固定了,終於給我拍到極光的照片!

幸好,每張照片都是半分鐘長曝光,令我有閒暇用肉眼觀賞這大自然美景。照片反映不出極光的流動,以及形狀和明暗的轉變,我都能夠收入眼底。

這,實在是今年的最佳生日禮物。

留影 + 闖蕩生活

2013-03-03

星期天下午的 Bilbao,廣場內有老人、父母、小孩看著郵票、錢幣和球星閃卡;小公園內有年輕父親教導兒子踢足球;黃昏有一家大小在河邊走廊漫步,聽著街頭賣藝者的演奏。快樂的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一個悠閒的 Family Day 就夠了。

所感 + 留影Merry Christmas!

xmas2012s

臨近聖誕,雪梨的聖瑪利天主教總堂每晚都舉行一個充滿聖誕氣氛的投影 show ,今年的內容從充滿宗教意味的耶穌誕生畫像,到人人受落的聖誕樹,甚至將整座教堂正面幻化成一份聖誕禮物!看看以下的短片吧!

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留影Hello.Goodbye.山與海

Canon 推出無鏡相機 EOS M,日本的宣傳用了三位藝人,拍了三段不同的廣告片,但貫穿三片的卻是 Beatles 的老歌 Hello Goodbye。

新垣結衣:「岬」篇

妻夫木聰:「海」篇

木村 Kaela:「觀覽車」篇

還有一個用了頭兩個廣告剪成的混合篇

好奇怪,幾個廣告都是一個人拿著相機,不要說沒有人同行,在這些風景秀麗的地方,連一個其他途人旅客都沒有入鏡。彷彿是天大地大,只有自己般。

這幾段廣告片,令我想起今年兩度遊紐西蘭的風光,有山、有水、也乘坐過吊車和纜車,而且週圍也是人煙稀少。雖然我沒有妻夫木聰那麼瀟灑,拿的也是更為笨重的 EOS 相機,不過廣告中幾位表露出來的自由、不用掛心任何人、不用趕時間隨心拍攝的自在,實在令我好有共鳴。


版頭的六張照片中,以下兩張就是今年較早遊紐西蘭時,在上述心情下拍的:


所感 + 留影Cowra 的櫻花與仇恨

吸引我駕四個多小時來到 Sydney 以西小鎮 Cowra 的是南半球春天盛放的櫻花。這些櫻花位於 Cowra 佔地五公頃的日本花園內。我從來都有點不解,不知道為甚麼這個花園會座落在這麼偏遠的地方。昨天來到以後,我才知道這裡有著一段慘痛的歷史。

二戰時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後,澳洲派兵到東南亞參戰。戰爭期間俘虜了過千名日本戰俘,都被送到離開主要城市甚遠的 Cowra ,與同是軸心國的意大利戰俘一起囚禁。

1944年8月發生了日本戰俘大規模逃獄事件,由於當年日本人接受過洗腦教育,認為寧願以死殉國也不願被敵方囚禁,所以他們的出逃是近乎自殺式的。最後共有243名戰俘死亡,而事件中亦有四名澳洲守衛被殺。

戰俘的屍體最初只是在附近草草埋葬,但是戰後澳洲的退伍軍人會竟然不計前嫌,自發地打理這些戰俘墓。後來澳日重新建交後,澳洲甚至將這墓園的土地送給日本,再交由澳洲政府退伍軍人部代管。日本人對於澳洲這種豁達的胸襟十分感動,除了將墓園修葺整理之外,更在當年的戰俘營附近建立了這個日本花園和文化中心,甚至在 Cowra 鎮中心豎立起一個世界和平鐘

我想,國與國之間的關係,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樣,都是雙向的。如果一直記著仇恨,不願意踏出第一步,伸出友誼之手真心修好,關係只會越弄越僵,甚至再度兵戎相見。這實在是世人都不願意見到的。


延伸閱讀
凡妮莎的事
Jerry Travel Alone In Australia

留影旅途上的自拍裝備

這兩年來自己一個人出遊多次,每天都拍攝了不少風景和建築照片,不過,自己進入鏡頭的次數卻不成比例。

為了拍一些到此一遊的照片,以證明我真的來過,我試過在澳洲中部沙漠邊停下車,設定三腳架用全副單鏡反光機用時間掣自拍,也試過在大峽谷邊緣叫萍水相逢的遊人幫給我拍照。時間掣自拍很麻煩,單是設定腳架就花掉不少寶貴光陰,尤其是見不到自己站定後沒有遮蓋重要的背景,總是要拍完又重拍。請他人幫忙的成功率更低,不用說他們用不慣我的相機,出錯機會高,而且照片總是跟我想拍的構圖相去甚遠,不好意思叫他們再拍得太多次之餘,我仍然得堆出笑容道謝!每次回來以後,總是覺得這些有自己出現的照片不堪入目,實在令人沮喪!

後來,終於給我找到兩件自拍的好裝備!其一是 Xshot 自拍手柄,有了它,相機就可以離開自己遠一點。自拍照終於不用再被臉孔佔據整個畫面,花了金錢時間才能到達的旅遊景點也可以出鏡了!

這手柄是不是獨家村去旅行才合用呢?不是的,其實 Xshot 的宣傳照片更多出現的是二人甚至多人合照,不用麻煩路人都能讓所有同行者都入鏡!不過,當相機離開自己遠,如果用普通袋裝相機,看不見屏幕,要如何構圖就變成挑戰了;而且因為手指按不到快門,仍然要靠麻煩的時間掣來拍攝。

直到去年 Samsung 推出了袋裝相機 MV800 ,它的屏幕可以翻上去變成跟鏡頭同樣方向,自拍時就可以完全見到構圖;而另一個最有用的功能,就是它懂得辨認我的臉孔,當我露出笑容的一剎,MV800 就會自動拍攝,不用遙控,也不用調教時間掣。有甚麼其他方法能夠比這拍得出更多笑面呢?

兩件裝備配合起來,就成為自拍的好幫手了。拉長手柄,看著翻轉了的屏幕將人和背景安排好(注意不要讓手柄和手出鏡),一笑,就拍到滿意的自拍照了,真方便!當然,這部相機我只作自拍之用,其他照片當然要用我背囊內的 DSLR 吧。

就在我對這個配搭愛不釋手之際,Samsung 上月竟然宣佈八月份會推出後繼機 MV900。新版加入了 Wifi 功能,可以隨時隨地將照片上載至社交網站!屏幕比舊版更大,而廣角端是更廣的 25mm ,光圈又加大到 2.8,真是令人心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