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好想擁抱一個人,誰都好不要緊?

sleep《黑眼圈》播放時,有人中途離場,大概是嫌電影太靜、太悶吧?

我看電影尤其喜歡看故事,看情節。如果故事比較弱,我會看風景、看攝影、思索惹人思考的意像、或者感受打動人心的感情。

蔡明亮的電影主要都是一些生活片段的 montage ,故事性比較弱。個人覺得《黑眼圈》是蔡明亮比較容易懂的作品。《黑眼圈》裡面用的大部份意像都很明顯,沒有其他蔡明亮前作那樣,一定要觀眾猜謎語。不過,也許是太明顯了,直接得不用猜測,就像故事裡的性交場面一樣,立即就來;沒有那追逐猜測後得到的過程,興奮程度就弱了。我一直帶著這種感覺看到片末,最後的一幕,卻打破了連續了個多小時,不太正面的評價。這最後一幕,竟然帶出了超乎想像那麼多的疑問,我以為先前看懂的,卻又似乎不對了。步出影院後,竟然帶動了一系列對人生中所追求的東西的思考。影片帶來的餘韻,是我完全意想不到的。

《黑眼圈》雖無對白,但肢體動作已經把人物的所思所想清楚表露。片中大部份角色的性格、思想、行為都只有一個層次,從頭到尾都無甚麼大變化。李康生的角色小康(會動的那個,不是植物人的那個)是唯一有經歷的角色,被毆受傷,到被南亞外勞 Rawang 收留照顧,到搭上琪和她的老闆娘,但他除了逗琪時出現了異於平日的感情之外,對周遭的冷漠始終如一。Rawang、琪、餐廳老闆娘都視小康為性對象;相反,李康生分飾的植物人卻被嫌棄,雖然肉體一模一樣,也同樣不會說話,但受到的對待卻有雲泥之別。

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 ,英文片名延伸出:如果怕寂寞,就找一個甚麼人來擁抱入眠吧。但,事實上,是否只要有一具軀體來擁抱,就能夠安然進入夢鄉,不用再有黑眼圈呢?片末超現實的一幕,我們見到二男一女躺在浮床上舒適地同眠。安靜的配樂,寧蘊的環境,似乎在說,這就是 Rawang 與琪所追求的烏托邦。但因為有植物人作對比,我不禁要問,他們是否只要一個可以一起睡的軀體?二人又是否可以共同分享這個軀體呢?如果琪要的,就只是一個可以同眠的身體,她為甚麼不要植物人呢?分別,會不會就是性能力?小康可以忍受極度污染的空氣,也要卸下口罩與她接吻性交。但,對於 Rawang 呢?他在性方面,分明不會得到小康,對他的付出也完全得不到回報,但依然留住他,希望他能夠睡他身旁。是單純肉體的吸引力嗎?如果是,他是不是只要植物人就好了?

想到這裡,我忽然想到,影片刻意把感情跳拍掉,不讓我們看到。是不是要觀眾自己反思,找出 what is missing ,得出這樣的結論:就算有一個肉體來擁抱,就算 no longer sleep alone,如果沒有互動,沒有相愛,黑眼圈,還會在。

(通篇都是個人體會,未必與導演原意雷同)

8 Comments Add yours

  1. 公園仔 says:

    電影節時 Angel 就曾大力推介個這部電影,我錯過了。

    棧主寫電影好看,真的,不是影評分析,也不是一味吹氣或責罵,也不借電影去賣弄。老實的分享自己的感受,讀著就令人想把電影拿來自己看看。

    所以讀著你寫三峽好人,也不會覺得 OUT ,反而有一番新的啟發,很想再把電影重溫。

  2. Stannum says:

    公園仔:很高興你喜歡讀我寫關於電影的。這齣電影很奇怪,看的過程實在不喜歡,但結尾後卻令人反覆思量。我同一天看了《三峽好人》、《黑眼圈》、還有《青樓紅杏四十年》。應該會寫的。

  3. Rabbit says:

    棧主這兩篇影評真的好好看呢!雖說個人體會,也十分中肯及一矢中的了。年紀大了,雖然較能坐定定,集中力卻不好,影片稍慢稍靜便容易呼呼大睡(有時也真失禮-__-!!),所以片中有神來之筆或神來一幕都幾重要。蔡明亮的影片不易看(起碼對我而言),大多沒有劇情,著重感覺和細節,並不容易令人有即時共鳴的。但這部片也許是hit中現代人一個很貼心的問題“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或“I dont want to be alone”,所以幾有感染力(如有耐性看完的話)。正如你所說,跳拍了感情像是隱喻”What is missing?”這問題。有時環顧現實四周圍,人的感情不是常常跳步,甚至本末倒置嗎?因為害怕寂寞、關口、缺失、偏鋒等等,所以只須合乎最低要求便能對號入座,當中沒有nourish/develop這部分。

  4. sidekick says:

    我猜, 好多人都不會知道這是一句歌詞.

  5. Stannum says:

    Rabbit :原來你也有同感啊!越過感情,隨便找一個誰填補空虛,例子比比皆是。本篇的副題是兩句歌詞,就是反映這種感覺。

    Sidekick :其實是有點刻意不說,看看有沒有誰提出呢!十年,十年前的歌了。

    好想擁抱一個人╱馬浚偉
    曲╱高曉松.詞╱黃偉文

    越夜越靜的家 彷彿聽得見慾望退化
    寂寞感已昇華 我已習慣對鏡子說話
    乘著防守得比較差 寒流偷偷進襲
    誰長年累月在抑壓 這一刻崩潰了嗎

    好想擁抱一個人
    尤其是這午夜特別低溫
    慾望露出了斷層 好想狠狠的擁抱
    填補這空缺感

    若被寂寞追討 不管怎躲也難逃劫數
    回頭走更荒蕪 卻以為我會殺出血路
    曾揚言必可抑制到 回頭風急雨暴
    才明瞭慾望越克制 失守的一刻更糟

    好想擁抱一個人
    尤其是這午夜特別低溫
    慾望露出了斷層 好想狠狠的擁抱
    誰都好不要緊

  6. sidekick says:

    十年?
    好像不止.
    聽這歌時, 我還在某公司, 但十年前, 我已不在那間公司了.
    :p

  7. sidekick says:

    說來算巧 , 昨天 ( 你呢篇文都未出現時 ) 竟偶爾盪了去 fragile 那邊看到我這個 04 年的舊留言: (當然, 我那篇也有你的留言, 還有… 俱往的事) :p

    http://www.jennyishere.net/article/183/
    Wyman的詞, 在比喻方面, 其實是勁過林夕的, 我覺得! 在多年前的李蕙敏系列, 已經好出色!
    特別推薦, n年前wyman填的“好想擁抱一個人”, d比喻真係好出色~
    我的blog有:
    http://sidekick.myblog.hk/archives/2004/07/16/100/
    — sidekick Dec 12, 03:58 pm

  8. Stannum says:

    十年,是 100% 肯定的,因為隻 CD 「蜜糖」就在我面前,寫明 1997 呀。而看維基馬浚偉條目,這 CD 是 1997 年 4 月推出的。

    噢,那篇文,那些留言,真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