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樓紅杏40年—始終有沒有改變?

8032700996583You may choose to revisit the original; you may prefer to let the film play its games with your memory; or you may simply enjoy this wonderful film on its own terms.

這是雪梨電影節訂票冊子的建議。我最後還是選擇了不先看《青樓紅杏》,讓自己一張白紙般去看續集《青樓紅杏四十年》。前作拍於 1967 年,原導演 Luis Bunuel 早已仙遊,續集由已經九十歲的大師級導演 Manoel de Oliveira 操刀。

影片以一場音樂會開始,七老八十的 Henri 在觀眾席發現了 Severine ,便開始了佔據了片長三分二的跟蹤過程,中間亦穿插了他到酒吧跟酒保「吹水」的情節,藉機向未看過原作的觀眾交待了前塵往事。不過,這只是 Henri 經過加鹽加醋的版本,而沒看原作的觀眾如我,亦只好照單全收了。話說四十年前的 Severine 是醫生太太,Henri 知道她日間跑去當妓女的事,要告訴她丈夫。續集裡面後來 Severine 應承與 Henri 見面,也是為了知道他當年有沒有向她丈夫告密。

其實購票的原因,不是因為大師、也不是因為青樓紅杏的字眼,而是因為早前讀到公園仔的一篇《與電影大師捉迷藏》,以及 Makuranososhi 的《玩樂與迷失》。兩篇的意見似乎相左,但多讀幾遍就知道, Makuranososhi 全篇都只談原作,她也沒有表達過究竟有沒有看過續集。而公園仔是站在續集的角度寫,後半篇公園仔談到原作,卻很明顯是受了續集的影響,而對原作的人物產生了預設的見解。

Makurinososhi 跟公園仔斟酌 Severine 是否因為迷失而去接客,亦不同意其他如空洞、胡塗和不光彩這些形容詞。我還未看原作,對四十年前她的心態只能從兩位的文章中猜度,空洞、糊塗、不光彩我看不到,但我想我十分肯定,四十年後的她是迷失的。她一再提醒 Henri ,今天的她不是當年的她,而她不斷追問當年 Henri 究竟有沒有向丈夫告密,因為當年她看到 Henri 跟丈夫耳語後他的眼淚。她想知道丈夫這滴淚,是否因為知道她當娼的事而落。我覺得就算當年她接客純粹是為了享樂,為了滿足自己的被虐性需要;但丈夫的淚光卻教她反思了,她一再表明她深愛丈夫,到頭來卻因為自己要享受而傷害到他。尤其是事隔四十年,對性的渴求不再,丈夫究竟是不是受到自己的傷害,反而成為一個解不開的結。

續集導演用了原來的演員 Michel Piccoli 演 Henri ,演 Severine 的卻不是 Catherine Deneuve 。我懷疑這會不會是想告訴觀眾,Severine 相對於從前,已經改變成另一個人;但 Henri 卻絲毫不變,一字記之曰「賤」呢?

我想我會補看原作,看完後也許會再有另一番體會。再寫吧。

2 Comments Add yours

  1. 公園仔 says:

    棧主,de Oliveira前幾年的作品《A Talking Picture》也有Catherine Deneuve,我的猜測導演應該會想用原班人馬的(Deneuve是專業演員,要她演得有半若兩人的感覺不難),反而我覺得是前作中的白晝美人實在太漂亮迷人了,Deneuve不想人們直接去比較她今日的美人遲暮。

    一部電影,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也很平常。我其實也不清楚Makuranososhi撰文時有沒有看過後續,所以寫回應是也頗為困難,有點無從說起的沮喪。四十年的時光的確在故事中起了不可或缺的意義,時間令事物有所變化。我覺得後續拍得不錯,以少劇情與人物性格有新的發揮,卻有與前作呼應。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討好的工作。

    我個人對Henri很鄙視,對Séverine則為她而感到無奈。她如果真的能盡情地享受她的sex adventure,我會為她高興,我甚至不介意淪為她的playmate(當然囉)。然而她面對自己所愛的人惶恐而不能坦然,甚至直接和間接地傷害了自己所愛的人的身與心,雖然這不是她所希望的,已足以替她感到遺憾矣。這個尚且不去指點,在後續的Séverine也同樣令人洩氣。死者已矣,生者但求無愧於心便可,根本無需理會世俗眼光。可是Séverine一味說她已為了教徒,宗教似乎還是未能為她提供終極的安慰和救贖。de Oliveira年近百歲沒有白活,對人性的矛盾和心結困局有很誠實和細膩的觀察。

    當然,布紐爾期的前傳也是很了不起的。期望你看罷上集,再跟你討論。

    PS. 這些冷門電影很少人談,寫了也沒有很多回應,很高興你仍願意去細寫。

  2. Stannum says:

    公園仔:你說導演應該想用原班人馬,我便到網上找,真的說是嘉芙蓮推掉了。拍完後男主角受訪時,卻說另覓女主角效果更好。

    但是我覺得,如果導演認為非嘉芙蓮不可,可能會加把勁說服她,我認為不想美人遲暮被比較的想法,應該很容易打破,尤其是她根本從未息影,人人都知道她今天的樣子嘛。先找嘉芙蓮,有種禮貌上一定要的感覺。

    不過,這純是臆測,而且我是男人一件,未必能夠清楚女人對這方面的想法。

    我很想知道,原作中,有沒有任何 Severine 對宗教的想法,因為續集中她一提到宗教,Henri 就好像在嘲笑她似的。

    今天到常去的DVD店,卻沒找到原作的DVD,也許要去郵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