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

在東京的一間食店,突然傳來了這首歌。

百感交集。

沒有,沒有聽過這日文歌,聽過的是粵語版,周慧敏唱的《千個晨早》。

千個晨早╱周慧敏
曲╱杏里.詞╱向雪懷

當臨行一刻見你趕到 對我還是最好
有話怎麼說好 仍然是心裡愛著你
離別之苦似匹布 但你輕輕的擁抱
像說 你莫再奔逃

當徬徨的心有你鼓舞 才能從未跌倒
我內心感覺到 從來未相信這是愛
你的心總看不透 為你空等千個晨早

就算我開心不開心 有誰想知道
傷心不傷心 向誰可透露
我最後決定離別最好
痴心不痴心 我難於傾訴
輕鬆的分開我未做到 只想一世在你的擁抱

91年南半球的初夏,收到她寄來的錄音帶,裡面有周慧敏的這首歌。我一邊聽,一邊想著在香港時的日子,一下子在異地的寂寞都化成眼淚湧出來了。那時沒有 internet,沒有 web cam ,只有一分鐘一澳元,學生很難負擔得起的長途電話,還有,就是書信,以及這些錄音帶。

我們其實為這段感情守了不止千個晨早。

不過,最終也是敵不過時間和距離。

差不多十七年後,在另一個陌生的城市裡,突然聽到這首歌的原裝版,我不知道唱的是甚麼內容,但聽後沉澱後的感覺,只有唏噓。

回到酒店,在 twitter 問,謝謝 Angel 告訴我,這首歌的原版是杏里唱的《All of You》。

聽著 Youtube 的日文版,嘴裡哼著的依然是:就算我開心不開心,有誰想知道?傷心不傷心,向誰可透露?

如果不是十九年前的那一件事,我未必會有那臨行的一刻,或許,那一段感情的結果也會不一樣。我可能會是一位會計師,或者語言學家,不可能會在日本的建築之旅途中了。

其實,都是自己的命運吧,別再將責任推在世界大事上面了。類似的情節,不是也有團圓的結果麼?

4 Comments Add yours

  1. orangutan says:

    我也很喜歡《千個晨早》。周慧敏初出道的幾張唱片中,有幾首歌到今天仍是記憶猶新。雖然,她唱得差強人意。

    人生是很難說「如果」怎樣便「可能」那樣的。沒有昨日的經歷,便沒有今天的我們。就算沒有這一點唏噓,也會為另一些事惆悵。

    換個角度來看,十多年後還有唏噓的感覺,其實,也不算太壞了。

  2. Stannum says:

    對偶像派歌手的唱功,也毋須要求太高了。不過對比今天的一眾小妹妹歌手,應該也會贏吧?

    人生沒有如果,也不知道別的選擇別的際遇會構成甚麼結果。記得兩年前寫過這一篇《如願》,就是探討這個話題,不知你有沒有看過呢?

  3. katana says:

    噢…杏里
    也是令人懷念,那時代是1988前的時光。
    很有同感,一段刻骨銘心的旋律無論是什麼語言,都是令神經有一種異樣感覺,你這個感受,在下完全有同感

  4. Stannum says:

    園主:當日毫無準備地聽到這首歌,真是從腦袋一股電流麻到腳心,很奇怪很奇怪的感覺,其實已這麼久,想不到還引起這反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