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故鄉的內臟

天未亮就扎醒了。

其實不能說是一個惡夢。只是夢見好像重返小時候跟著外婆去市場買菜的情景,然後不知是進了食肆還是回到家外婆做了飯,面前出現了一碗湯,我一邊喝就感覺到一種記憶中嚐過的味道,這種湯有一種菜和一種豬內臟,不過卻叫不出這些材料的名字,於是就用潮州話問外婆那內臟是甚麼。外婆說了潮州話「豬肺」的叫法,但我即時就知道湯的味道根本不是豬肺,我搖頭說不是,奇怪為甚麼一生說潮州話的外婆竟然會說錯,跟著就在疑惑中醒來。

我彷彿嘴裡還留有那種湯的味道,不過,真的好久好久沒有喝過了。最後一次喝,甚至可能是 1990 年移民前的事了。但材料究竟是甚麼呢?我將豬內臟做食物的味道一種接一種想像出來,終於給我想到那是豬的胰臟!然後,我就發現,隔了這麼久沒有見過、沒有吃過這種食物,不要說是潮州話,就連廣東話它怎麼叫我也不能立即想得起來!想了好一會,才記起它叫「豬橫脷」……

但潮州話中它叫甚麼呢?我想來想去也茫無頭緒,只好起床求 Google 神指點迷津吧!

soup我在搜尋器中打進「豬胰臟」和「潮州話」,終於給我在這一頁找到答案:【tṳ-chhieh】:豬胰臟,廣府謂之豬橫脷,不過,看了拼音,也還要試著拼了好幾個不同版本,腦袋才「叮」一聲,勾起了隱藏在記憶深處的聲音!畢竟,已經超過三年沒有說過潮州話,而因為在澳洲不容易買到「豬橫脷」,這個潮州話詞語可能二十年來都沒有用過。

不過奇怪,聲音的記憶褪色,反而味道的記憶卻保存完好!

我再幾經搜尋,終於找到夢中的那個湯,就是這種豬胰枸杞湯了!

File closed!

2 Comments Add yours

  1. g says:

    說來漸愧,我都是潮洲人,家中兩老都常說潮洲話,但我不識講的,這也算,最弊我連聽都唔太得,所以有時母親吩咐我做乜做物,我都似懂非懂,只有從學校正統學習的語言(中英文),我像先掌握到,我諗好少人似我,明明小時候有這樣的語境,都聽唔懂、學不了,”好爆”。又,我一直覺得這是三十年來,我與父母溝通很有隔膜的原因。我有想過,如果有一天父母病重在床塌,用潮洲話(這是他們常用的語言),吩咐我幫他/她做事,我真係聽唔到。這實在有點難以啟齒。有時我不知道”語言隔閡”是”因”還是”果”,還是大家本身思想差太遠..畢竟我母親誕下我時已40歲…

    P.S 這湯,我也喝過呢。

    P.SS 我早前留過言的,見到你的回應,我其實是明的。其實一個人也沒不好(我也是超經常一個人的,我比你更宅),如果自己enjoy,很多事其實就隨緣好了。

  2. Stannum says:

    其實我跟母親的年齡差距也差不多,父親的年紀就更大了,我跟父母甚至外婆都不算有太大代溝,也許真的如你所說,我懂得講他們的母語,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不過,我覺得隔膜無論是語言或其他,如果有心打破,你一定做得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