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ie

早前牛津字典宣佈 2013 年的「年度字」 是 Selfie (自拍照),雖然自拍照從發明相機開始已經存在,但卻要待近年數碼相機和社交網絡盛行,自拍的數量才以幾何級數上升,成為潮流。牛津字典指出,Selfie 這個字,使用率在過去一年增加了 170 倍! 我去年寫過一篇《旅途上的自拍裝備》,介紹了 Samsung 一部有向上翻屏幕的袋裝相機以及 Xshot 自拍手柄。不過,袋裝相機始終質素有限,今年等到無反相機 Panasonic Lumix GF6 有同樣的屏幕,配合了質素高的鏡頭,我終於可以只帶一部機,一邊拍風光一邊自拍了! 這則新聞有趣的是,根據牛津字典的調查,Selfie 這個字第一次公開使用的記錄,原來出自澳洲!在2002年9月13日,澳洲廣播公司網站上的討論區,一位網名叫 Hopey 的朋友訴說自己醉後在樓梯仆倒,嘴唇受傷的經過,然後貼出一張拍攝自己縫針後的嘴唇照片,再加上一句:And sorry about the focus, it was a selfie. 想不到有史以來第一張 selfie ,竟然不是「chok 樣」,而是漢堡包嘴!

Switch Off!

本週是 Sydney 關閉舊式模擬電視(Analog TV)訊號的日子,星期二下班回家,家中用了超過十年的「平面方角」Sony 舊電視就再也收不到電視訊號了。 當然我一早知道此事,也在年初購買了新的數碼 LED 電視機。那為甚麼舊電視還保留著呢? 其實是因為家中客廳放的是一套從我兩歲就用到今天的中式傢俬,而當中放電視的位置,完全不適合放現在的電視機。兩呎的深度以及四比三的比例最多只能放置畫面比舊機還要小的電視機,所以最後就選擇了將新的電視機掛牆,而將舊電視保留不動了。 澳洲的數碼電視廣播自 2001 年已經開始,但到了 2010 年才開始分階段關閉模擬訊號,最初由鄉郊小鎮 Mildura 開始,漸漸擴展到人口較少的城市,今年開始關閉人口過百萬的大城市,最後到本週的 Sydney 和下週的 Melbourne 關閉後,全國電視數碼化過程就會完成。 關閉模擬電視訊號,豈不是強迫人人要買新電視了嗎?如果負擔不起怎麼辦? 政府在決定此事時,已經同時宣佈向有需要人士免費派發機頂盒和更新天線系統,讓人人都能夠繼續收看免費電視。不過,近年 LED 電視又大又便宜,普羅大眾都能夠付得起買幾十吋的電視機、或者收到數碼訊號的錄影機、甚至價錢已跌至幾十元的機頂盒,真正要向政府拿免費機頂盒的大概為數不多。 以 Sydney 為例,數碼廣播後,我們能夠收到二十三條頻道,傳統的官、民大台(ABC,7,9,10)都推出多條副頻道,政府為少數族裔服務的民族台 SBS 一分為三推出更多語言的節目後,更開辦以土著為對象的 NITV,再加上一些以前雪花多到難以觀看的社區電視台都得到頻道,我們的選擇實在多了很多。對比起香港市民就算用到示威遊行來爭取想看的電視節目,卻仍然不得要領,我們實在很幸福。 延伸收看:Channel 7 星期二關閉模擬訊號的一刻,他們用了有趣的動畫(Youtube 的3分08秒,我懷疑這是黑白時代每晚收台前播出的短片)來向用了幾十年的 VHF 7 頻道告別。

十二億張臉

這張有如電視雪花畫面的圖是甚麼呢?原來這是一張將所有 Facebook 用戶的照片併起來的圖片。 設計師 Natalia Rojas 開設了 The Faces of Facebook 網站,將十二億六千多萬個用戶的照片合成一張圖片,由左上角 Mark Zuckerberg 起,以加入 Facebook 的次序排,直到右下角最新加入,每秒不斷增加的新用戶。 連結到她的網站,你更可以點擊畫面,將某一部份放大,見到每張照片的模樣,甚至可以連結到每位用戶的 Facebook 頁面!如果你好運,也許可以點擊中你認識的朋友,甚至見到你自己的樣子!

再見諾基亞

本週忽然傳來 Nokia 將手機業務賣盤給 Microsoft,九十年代的三間最重要的手機公司終於都全部倒下,智能手機的興起,同時帶起了新一代的手機生產商。Ericsson 最早收歸 Sony 旗下,去年 Motorola 變了 Google 子公司,今天連 Nokia 都守不住,當年手機初盛時的集體回憶真的不再了! 記得1995年底,我大學最後一個學期,開始要找工作,為了方便聯絡,於是決定買一部手機。當年買的,就是 Nokia 的 2110e ,這部非常堅固的手機陪伴了我渡過人生某一段最難過的日子,直到1997年中某一天,一不小心就把它掉進廁所中,返魂乏術了。那時候我將要出發往歐洲旅行,見到 Motorola 推出了「摺龜」Startac ,因為它體積小,可以藏在褲袋中不會惹人注目,於是就決定轉投 Motorola 行列了,七年之間我用了三部 Motorola 摺式手機,直到 2004 年 Palm 在澳洲推出 Treo ,可以將長久以來用的 Palm PDA 手機二合為一,方便得多,於是就跟摺機說再見了!記得2002年左右,每天都帶三、四樣 gadget 出門:手機、PDA、MP3 和數碼相機,幾年之間,四機的功能合而為一!近三年後,澳洲的電話公司推出 3G 服務,標榜流動上網,那年頭 Palm 的發展停滯不前,久久都沒有推出 3G 手機,我等得不耐煩,就趁簽手機合約時以優惠價買了一部 HTC JasJam ,這一部機的 Windows Mobile 系統實在不濟,令到慣用 Palm 那種簡單直接系統的我叫苦連天。忍了近兩年,終於等到澳洲推出 iPhone 3G,變成蘋果用家至今。 今年初到芬蘭一遊,跟本地人談話時大多都會提到 Nokia…

澳元也波浪?

早前去坎培拉一遊,因為今年是首都命名的一百週年紀念,市內各處都有慶祝活動,我就到了皇家澳洲鑄幣廠參觀一個紀念展覽,亦順道參觀了那裡的常設展品。 當中給我看到一個像極了港幣兩元,十二邊波浪形的一元澳幣。奇怪,在澳洲生活二十多年,為甚麼我從來未見過這樣的一個錢幣呢? 仔細閱讀說明,才知道在八十年代初,澳洲在計劃用硬幣代替一元紙幣時,曾經考慮過各種不同的形狀,而波浪形的設計就是其中一種。支持這個形狀的人認為它外貌獨特,容易識別,就連失明人士也能夠輕易用觸覺分辨;而且,波浪形是澳洲土著藝術常見的形狀,用來作當年幣值最大的硬幣實在適合不過。可惜,最後當局卻決定了用最傳統的圓形設計。我不肯定是甚麼原因,只能猜度也許用圓形成本最輕吧? 那麼,上圖的錢幣又從何而來呢? 原來在 2004 年,鑄幣廠為慶祝一元硬幣面世 20 週年,特別將當年曾經考慮過,但落選了的設計和形狀鑄成紀念幣。配合波浪形設計的,就是有濃濃土著藝術風格的五隻袋鼠。從這一套紀念幣,我們知道當年除了波浪形之外,像英國 50 便士的正七邊形一元,也在他們考慮之列。 不過要數最奇形怪狀的澳幣,就非下圖的三角形五元莫屬了。這是今年初為國會大廈開幕二十五週年而推出的紀念幣,相信這應該是為了配合坎培拉城市設計中,「國會三角」的形狀吧。 幸好這些特別形狀的紀念幣都不在巿面流通,否則要辨認各式硬幣,都會令人頭昏腦脹了。

七夕

不是敝國總理提起,我連過了七夕都完全沒留意。 為了華裔選民的選票,陸總真的無所不用其極呀。

再見單軌車

在 Sydney 行駛了25年的單軌車終於在今晚停止服務。多年以來,乘搭單軌車的次數只有幾次。因為它只有一條單向 3.6 公里長的循環線,服務的範圍全部都是二十分鐘步行可達的。從最初開始服務時起,搭客一直都不足,使用它的大都是遊客。而且有不少人認為它影響市容,去年省政府收購同時擁有它和輕鐵的公司後,便決定把它拆卸。 當年耗費數千萬興建,連年虧蝕,到今天黯然落幕,實在是當初規劃路線和選擇交通模式時,考慮不周的結果。

倫敦火炬

從2004年開 blog 以來,幾屆奧運都寫了關於火炬的文章。其實如果 2000 年時本棧已經存在,我一定會寫好多篇關於奧運開幕禮的文章。畢竟,在現場觀看奧運開幕的經驗,一生中不可能再有太多次了罷。 今晨五時許爬起床收看倫敦奧運開幕禮,很喜歡導演 David Boyle 安排的表演,在連場歌舞之間輕鬆地表達出多項英國人對全人類生活的貢獻,包括工業革命、醫護專業、以及互聯網,表演中多次提及很多表演者都是義務演出的普通市民,並沒有那些代表高壓訓練的機械式千人操,而當中穿插的 James Bond, Mr Bean, Mary Poppins 和 Harry Potter ,亦看到了半世紀以來雖然大不列顛國勢江河日下,但它在文化娛樂方面的輸出,仍然對世人影響深遠。當我在奇怪為甚麼沒有 Beatles 的時候,才發覺 Paul McCartny 是火炬燃點後的壓軸表演者,全場在合唱 Hey Jude 的歌聲中作結! 誰人燃點火炬,每一屆都是高度機密。但今次的安排,實在令我拍掌。首先是拿著火炬跑進場的,是 1984-2000 年間代表英國連續五屆參加奧運划艇項目,亦是有史以來唯一的五連霸奧運金牌得主 Steve Redgrave 。他進場的時候夾道歡迎他的,是 500 位有份興建奧運場館,戴著頭盔的建築業者,換了是某些別的地方,大概站的,會是跟權貴有關係的人物吧?建築工人,說不定都已經全被趕出主辦城市,回鄉去了。 當大家都以為大概會是由 Steve Redgrave 直接燃點火炬的時候,忽然見到他將火傳給七位少年運動員,這七位都不是國際知名的體壇明星,反而是由前奧運獎牌得主提名,認為他們會是未來的奧運選手,帶出了薪火相傳的意義。他們接力拿著火炬繞場一週後,將火分開燃點到每人一支火炬,再點起放在地上,圍成圓圈的銅製花瓣。每片花瓣早前伴隨每一隊選手入場,代表著二百多隊。火就從最先燃點的七片蔓延開去,點亮了所有花瓣後,每一片下的枝幹就慢慢升起,將二百多個火種匯成照亮奧運主場的大火炬,代表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會合到倫敦。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有心思的安排,比起那些飛天遁地個人show,實在好看得多。 延伸觀看: 燃點火炬一刻 (0分52秒)

一個人的旅行

在書店裡看到 Eat Pray Love 的中文版就叫做《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雖然有些朋友對書中 Liz 的行為有點不以為然,認為是生活富足的都市人自尋煩惱。不過,她旅程中的領悟,可能是如果她留在原地,一生一世也不可能得到的。 對比起她整整一年的旅程,我這三星期的出走實在是微不足道。我也不奢望可以領悟到甚麼。但,回想起來,原來除了幾年前一個人去參加一位長輩的喪禮之外,這一次是十二年來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國旅行。這些年頭,遇上過多少人,經歷了多少事,但心態,竟然又彷彿回歸到當年的樣子,只是,這一次,再不用到埗後打電話回家給父母,免他們掛心了。 自從兩個月前安排好這一次的旅程之後,心情一直到很期待。只是,到了最近的一兩星期,卻給某些人和事弄得有點提不起勁。臨出發的今天,我只好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好好地放鬆心情,因為 there is no one else to cheer me up。 旅程中,會盡可能寫些東西,記下這次旅程的一點一滴。

不如不建

昨日聽見 Lane Cove Tunnel 申請破產保護,步其大哥 Cross City Tunnel 後塵。這兩條隧道自通車以來一直使用率偏低,跟當年招標時的預算差一大截,融資的利息開支也難以應付,聽到這個消息其實並不驚訝。幸好兩條隧道都是私營,虧損的都是應該為自己的商業決定負責的大財團,省政府不用拿出分毫。 不過就算不用出錢,省政府還是備受批評,普遍認為他們對於拍板興建基建太過輕率,規劃出這些沒可能回本的基建項目。當年 Cross City Tunnel 啟用時,施行了一些逼駕駛者使用收費隧道的改道措施,造成市區交通大混亂。雪梨人對省政府跟投資者的合約優惠條款大表不滿。當年本棧已經寫過,此處不贅了。最後,投資者虧了投資,政府輸了民望,雪梨人要忍受麻煩的改道或者付出昂貴的隧道費,人人都是輸家。贏的大概只有待隧道接近破產時平價收購的財團吧? 而 Lane Cove Tunnel,2005 年施工挖掘時令到沿線旁邊一棟三層高的住宅下面出現一個 10×10 公尺的大洞,建築物的底層就跌了進去。幸好事情發生得比較慢,四十多名居民可以及時疏散,沒有傷亡。如果那是一座位於熙來攘往的街道旁的多層大廈,地洞引致倒塌,就會造成極大的人命和財物損失了。這條隧道本來在 2007 年省大選前夕通車,但執政工黨知道因為有類似 Cross City Tunnel 的改道措施,通車後一定民怨沸騰,為防止隧道影響選情,竟然提出賠錢給投資者,將通車和改道措施延遲到選舉之後。最後工黨地位得保,繼續執政四年。 可是三年以來工黨政府忙於內訌,省長換了幾名,政策亦朝令夕改。去年大吹大擂的基建項目:預算 53 億澳元 (380 億港元)的雪梨新地鐵線 Sydney CBD Metro ,因為輿論以及沿線居民均表示反對,本星期省長就宣佈政府不再收購沿線和建站需要的物業,低調地將項目叫停。因為明年三月省議會選舉已經越來越近,如果他們一意孤行,到頭來可能會喪失十六年來的執政權。 我們不用上街,不用到 Macquarie Street 包圍省議會,他們就要自動收回不受歡迎的政策和項目,絕對不敢視民意如浮雲!為甚麼?就只是因為我們人人手上有兩票,可以將他們轟下台! 圖片來源: Vern Norrgard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延伸閱讀: Cross City Tunnel Lane Cove…

那一年的迎新營

我入中大的那一年,迎新營只有一個主題,都體現在那一本學生日記簿的封面,以及九月號的中大學生報之上。我帶著它們,飄洋過海來到這裡。 突然想起,迎新營中我們曾經坐在草坪上圍在一起唱過 Sealed with a Kiss 。 我還記得,唱到那一句 a cold lonely summer 的時候,心裡想的,卻非情愛,而是,那一年寒冷的夏季。 今天的大學生,當時還未出生。 我們一代刻骨的記憶,真的傳不到下一代人,就要消失了嗎?

足三兩專門店

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說上星期在東京有兩家很特別的麥當勞開幕。這兩家位於表參道和涉谷的新店與別不同之處,就是它們不叫麥當勞,而只有寫上 Quarter Pounder (足三兩)的招牌,沒有M字商標,沒有其他種類的漢堡包出售,而裡面的裝修,甚至一反麥記的常態,採用了黑色作主調,配上少量鮮紅色。活脫脫是在製造另一個品牌。 從他們網頁的菜單顯示,它們只有單層「足三兩」和雙層「足三兩」兩種包類供應,而且都是以套餐形式出售。 記得年中到東京時,也吃了兩次麥當勞,一次貪新鮮買了那個甚麼 Teriyaki 包,吃得我搖頭嘆息,第二次吃巨無霸,但份量卻比澳洲的小很多。看他們的菜單,似乎混入了不少日本化了的食品,反而差不多大部份地區都有的 Quarter Pounder 卻不見蹤影。 前幾天讀到新聞說,全球的麥當勞在金融海嘯之下,營業額上升了8%。大概就是不少人就算不是失業或投資損失慘重,也不敢再胡亂花費。平時上館子的,或者會改到快餐店解決。 在這個時候,以另一個品牌推出「足三兩」,兼以 500-600 日元的價錢推出套餐,會不會是為了吸引那些不想從上館子一下 downgrade 到吃普通麥當勞的食客呢? 不過這種分拆產品的手法,長遠來說,對比起開設一家普通麥當勞,是否特別有利可圖呢?他們要另外花錢宣傳,裝修費也貴了,而菜單所限,平日喜歡吃麥當勞的顧客也許會因為沒有他們喜歡的口味而不光顧;而唯一能夠吸引的,似乎就只有平時不喜歡麥當勞品牌的人士,但問題是當他們發現售賣的根本就是來自麥當勞的漢堡包口味的話,下次會不會再光顧,實在很成疑問。 延伸閱讀: Quarter Pounder 官方網站 No Golder Arches, No Clowns – Investerspot Quarter Pounder Opens In Shibuya & Omotesando – Neil Duckett – 有內部裝修圖片 McDonald’s Continues to Deliver – Global Comparable Sales Up 8.2% in October – 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