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不是敝國總理提起,我連過了七夕都完全沒留意。 為了華裔選民的選票,陸總真的無所不用其極呀。

再見單軌車

在 Sydney 行駛了25年的單軌車終於在今晚停止服務。多年以來,乘搭單軌車的次數只有幾次。因為它只有一條單向 3.6 公里長的循環線,服務的範圍全部都是二十分鐘步行可達的。從最初開始服務時起,搭客一直都不足,使用它的大都是遊客。而且有不少人認為它影響市容,去年省政府收購同時擁有它和輕鐵的公司後,便決定把它拆卸。 當年耗費數千萬興建,連年虧蝕,到今天黯然落幕,實在是當初規劃路線和選擇交通模式時,考慮不周的結果。

倫敦火炬

從2004年開 blog 以來,幾屆奧運都寫了關於火炬的文章。其實如果 2000 年時本棧已經存在,我一定會寫好多篇關於奧運開幕禮的文章。畢竟,在現場觀看奧運開幕的經驗,一生中不可能再有太多次了罷。 今晨五時許爬起床收看倫敦奧運開幕禮,很喜歡導演 David Boyle 安排的表演,在連場歌舞之間輕鬆地表達出多項英國人對全人類生活的貢獻,包括工業革命、醫護專業、以及互聯網,表演中多次提及很多表演者都是義務演出的普通市民,並沒有那些代表高壓訓練的機械式千人操,而當中穿插的 James Bond, Mr Bean, Mary Poppins 和 Harry Potter ,亦看到了半世紀以來雖然大不列顛國勢江河日下,但它在文化娛樂方面的輸出,仍然對世人影響深遠。當我在奇怪為甚麼沒有 Beatles 的時候,才發覺 Paul McCartny 是火炬燃點後的壓軸表演者,全場在合唱 Hey Jude 的歌聲中作結! 誰人燃點火炬,每一屆都是高度機密。但今次的安排,實在令我拍掌。首先是拿著火炬跑進場的,是 1984-2000 年間代表英國連續五屆參加奧運划艇項目,亦是有史以來唯一的五連霸奧運金牌得主 Steve Redgrave 。他進場的時候夾道歡迎他的,是 500 位有份興建奧運場館,戴著頭盔的建築業者,換了是某些別的地方,大概站的,會是跟權貴有關係的人物吧?建築工人,說不定都已經全被趕出主辦城市,回鄉去了。 當大家都以為大概會是由 Steve Redgrave 直接燃點火炬的時候,忽然見到他將火傳給七位少年運動員,這七位都不是國際知名的體壇明星,反而是由前奧運獎牌得主提名,認為他們會是未來的奧運選手,帶出了薪火相傳的意義。他們接力拿著火炬繞場一週後,將火分開燃點到每人一支火炬,再點起放在地上,圍成圓圈的銅製花瓣。每片花瓣早前伴隨每一隊選手入場,代表著二百多隊。火就從最先燃點的七片蔓延開去,點亮了所有花瓣後,每一片下的枝幹就慢慢升起,將二百多個火種匯成照亮奧運主場的大火炬,代表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會合到倫敦。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有心思的安排,比起那些飛天遁地個人show,實在好看得多。 延伸觀看: 燃點火炬一刻 (0分52秒)

一個人的旅行

在書店裡看到 Eat Pray Love 的中文版就叫做《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雖然有些朋友對書中 Liz 的行為有點不以為然,認為是生活富足的都市人自尋煩惱。不過,她旅程中的領悟,可能是如果她留在原地,一生一世也不可能得到的。 對比起她整整一年的旅程,我這三星期的出走實在是微不足道。我也不奢望可以領悟到甚麼。但,回想起來,原來除了幾年前一個人去參加一位長輩的喪禮之外,這一次是十二年來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國旅行。這些年頭,遇上過多少人,經歷了多少事,但心態,竟然又彷彿回歸到當年的樣子,只是,這一次,再不用到埗後打電話回家給父母,免他們掛心了。 自從兩個月前安排好這一次的旅程之後,心情一直到很期待。只是,到了最近的一兩星期,卻給某些人和事弄得有點提不起勁。臨出發的今天,我只好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好好地放鬆心情,因為 there is no one else to cheer me up。 旅程中,會盡可能寫些東西,記下這次旅程的一點一滴。

不如不建

昨日聽見 Lane Cove Tunnel 申請破產保護,步其大哥 Cross City Tunnel 後塵。這兩條隧道自通車以來一直使用率偏低,跟當年招標時的預算差一大截,融資的利息開支也難以應付,聽到這個消息其實並不驚訝。幸好兩條隧道都是私營,虧損的都是應該為自己的商業決定負責的大財團,省政府不用拿出分毫。 不過就算不用出錢,省政府還是備受批評,普遍認為他們對於拍板興建基建太過輕率,規劃出這些沒可能回本的基建項目。當年 Cross City Tunnel 啟用時,施行了一些逼駕駛者使用收費隧道的改道措施,造成市區交通大混亂。雪梨人對省政府跟投資者的合約優惠條款大表不滿。當年本棧已經寫過,此處不贅了。最後,投資者虧了投資,政府輸了民望,雪梨人要忍受麻煩的改道或者付出昂貴的隧道費,人人都是輸家。贏的大概只有待隧道接近破產時平價收購的財團吧? 而 Lane Cove Tunnel,2005 年施工挖掘時令到沿線旁邊一棟三層高的住宅下面出現一個 10×10 公尺的大洞,建築物的底層就跌了進去。幸好事情發生得比較慢,四十多名居民可以及時疏散,沒有傷亡。如果那是一座位於熙來攘往的街道旁的多層大廈,地洞引致倒塌,就會造成極大的人命和財物損失了。這條隧道本來在 2007 年省大選前夕通車,但執政工黨知道因為有類似 Cross City Tunnel 的改道措施,通車後一定民怨沸騰,為防止隧道影響選情,竟然提出賠錢給投資者,將通車和改道措施延遲到選舉之後。最後工黨地位得保,繼續執政四年。 可是三年以來工黨政府忙於內訌,省長換了幾名,政策亦朝令夕改。去年大吹大擂的基建項目:預算 53 億澳元 (380 億港元)的雪梨新地鐵線 Sydney CBD Metro ,因為輿論以及沿線居民均表示反對,本星期省長就宣佈政府不再收購沿線和建站需要的物業,低調地將項目叫停。因為明年三月省議會選舉已經越來越近,如果他們一意孤行,到頭來可能會喪失十六年來的執政權。 我們不用上街,不用到 Macquarie Street 包圍省議會,他們就要自動收回不受歡迎的政策和項目,絕對不敢視民意如浮雲!為甚麼?就只是因為我們人人手上有兩票,可以將他們轟下台! 圖片來源: Vern Norrgard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延伸閱讀: Cross City Tunnel Lane Cove…

那一年的迎新營

我入中大的那一年,迎新營只有一個主題,都體現在那一本學生日記簿的封面,以及九月號的中大學生報之上。我帶著它們,飄洋過海來到這裡。 突然想起,迎新營中我們曾經坐在草坪上圍在一起唱過 Sealed with a Kiss 。 我還記得,唱到那一句 a cold lonely summer 的時候,心裡想的,卻非情愛,而是,那一年寒冷的夏季。 今天的大學生,當時還未出生。 我們一代刻骨的記憶,真的傳不到下一代人,就要消失了嗎?

足三兩專門店

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說上星期在東京有兩家很特別的麥當勞開幕。這兩家位於表參道和涉谷的新店與別不同之處,就是它們不叫麥當勞,而只有寫上 Quarter Pounder (足三兩)的招牌,沒有M字商標,沒有其他種類的漢堡包出售,而裡面的裝修,甚至一反麥記的常態,採用了黑色作主調,配上少量鮮紅色。活脫脫是在製造另一個品牌。 從他們網頁的菜單顯示,它們只有單層「足三兩」和雙層「足三兩」兩種包類供應,而且都是以套餐形式出售。 記得年中到東京時,也吃了兩次麥當勞,一次貪新鮮買了那個甚麼 Teriyaki 包,吃得我搖頭嘆息,第二次吃巨無霸,但份量卻比澳洲的小很多。看他們的菜單,似乎混入了不少日本化了的食品,反而差不多大部份地區都有的 Quarter Pounder 卻不見蹤影。 前幾天讀到新聞說,全球的麥當勞在金融海嘯之下,營業額上升了8%。大概就是不少人就算不是失業或投資損失慘重,也不敢再胡亂花費。平時上館子的,或者會改到快餐店解決。 在這個時候,以另一個品牌推出「足三兩」,兼以 500-600 日元的價錢推出套餐,會不會是為了吸引那些不想從上館子一下 downgrade 到吃普通麥當勞的食客呢? 不過這種分拆產品的手法,長遠來說,對比起開設一家普通麥當勞,是否特別有利可圖呢?他們要另外花錢宣傳,裝修費也貴了,而菜單所限,平日喜歡吃麥當勞的顧客也許會因為沒有他們喜歡的口味而不光顧;而唯一能夠吸引的,似乎就只有平時不喜歡麥當勞品牌的人士,但問題是當他們發現售賣的根本就是來自麥當勞的漢堡包口味的話,下次會不會再光顧,實在很成疑問。 延伸閱讀: Quarter Pounder 官方網站 No Golder Arches, No Clowns – Investerspot Quarter Pounder Opens In Shibuya & Omotesando – Neil Duckett – 有內部裝修圖片 McDonald’s Continues to Deliver – Global Comparable Sales Up 8.2% in October – Wall…

What a month…

7月31日,澳洲游泳選手情侶檔 Eamon Sullivan 與 Stephanie Rice 在交往兩年後宣佈分手。公佈的原因是想專心備戰奧運。 8月10日, Stephanie Rice 在400米個人四式項目替澳洲摘下今屆第一金。隨後數天,更在個人及接力賽中連連勝出,一共拿到三面金牌,成為今屆澳洲選手中,得到最多金牌的運動員。 8月11日,Eamon Sullivan 在4×100米自由式接力賽中,第一棒比鄰線的 Michael Phelps 游得更快,但最後交棒後的其他隊友卻不能保持領先,最終敗給美國隊和法國隊,得到銅牌。 8月14日,Eamon Sullivan 在100米自由式初賽以 47.05 秒破了世界記錄,卻在決賽中不敵法國泳手 Alain Bernard 而只得銀牌。 8月16日,Eamon Sullivan 作為世界記錄保持者,在50米自由式決賽中失準,只得第六。 8月17日,4×100米四式接力賽中,又再屈居美國隊之下得銀牌。Eamon Sullivan 跟北京奧運的金牌無緣,但 Michael Phelps 就在這個項目得到他今屆的第八金。 8月19日,消息傳出 Stephanie Rice 在奧運村的派對中跟 Michael Phelps 接吻。 8月24日,Stephanie Rice 在閉幕禮中任澳洲旗手。 8月27日,Eamon Sullivan 與 Stephanie Rice 回到澳洲後,履行早前簽下 Davenport 內衣廣告合約(上方的 Youtube 就是他們分手前拍廣告時的花絮),拍檔出席簽名會。二人在活動中不斷被追問感情問題。 在一個月內,跟情人分手;事業上雖然跟別人一樣優秀,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前女友事業比自己成功,又竟然去跟搶去自己風頭的競爭對手親熱。之後還要跟前女友一起出席公開活動,強顏歡笑,真的很難過呀。或者運動員的心理會比較…

四川地震的災情片段,令人心酸,如果大家有能力的話,希望可以捐款賑災。香港的捐款途徑,大家應該可以在各處見到,不用我再多講了;就讓我貼一些澳洲的捐款途徑,希望澳洲的朋友可以透過這些慈善機構捐款,填寫金額時,記著善款是可以在六月底完結前的財政年度扣稅的,請按照你的稅率增加善款吧! 以下機構已經有專為四川地震設立的戶口 澳洲紅十字會 澳洲宣明會 澳洲明愛 以下機構尚未有特別關於四川地震的募捐活動,但按以往的做法,應該快有宣佈的,請到這些網站瀏覽: 澳洲樂施會 澳洲緊急建築師 大家可能沒有聽過「緊急建築師」這個團體,就讓我簡單介紹一下吧。這是類似「無國界醫生」的團體,由志願建築師組成,提供的是建築設計、規劃服務,成立的時間不算長,但已經在過去幾年幫助了多個經歷天災人禍的地區,他們的工作包括即時為受影響建築物進行安全評估,短期興建臨時帳篷等來收容災民,以及永久性居所的重建。例如2006年印尼爪哇地震後,他們發現70-90%的傷亡損毀,都是由於建築物和材料不符合最基本的防震規格。「緊急建築師」為印尼災區設計了一些當地居民負擔得起的防震房屋樣式,甚至為最貧窮的地區興建了幾十間示範房屋,並教育當地居民和建築業界防震的重要性。 我覺得救人當然重要,但教育一些居於地震帶的居民和建築業界,關於建築物防震的重要性,並發展出一套安全規定和執行辦法,才是長遠幫助地震帶居民的良方。

你火我都火

再次響應公園仔發起的 Blog Torch 08 活動 香港有火炬手名單,澳洲也有火炬手名單。不過公佈後引起的回響卻截然不同。 澳洲今屆的火炬手名單,早於一月底,即是上星期在坎培拉傳送前三個月公佈。八十人的名單包括: 5位2008坎培拉傑出市民獎得主 4位2008傑出澳洲人(全國得主3位和坎培拉區得主1位) 1位2008傑出澳洲長者得主 2位2008地區英雄獎(全國得主1位和坎培拉區得主1位) 1位2008坎培拉傑出青年市民獎得主 1位傷殘人士權益維護者 16位由澳洲八個省╱地區首長提名,每區兩名 18位商業贊助商提名(三星電器,可口可樂,聯想集團各提名6位) 5位由北京奧委會提名 27位由澳洲奧委會提名,九成是奧運或殘奧選手,還有幾位是學生和一位對奧運有貢獻人士。 這個名單公佈後,完全聽不到有任何異議。上列頭14位傑出人士,來自每年都會選出的獎項,而且一早選出,公開公認的。而各區首長提名的16人中,亦有近一半是運動員,其餘很多是義工、對社會工作有貢獻的人。尤其有趣的是連商業贊助的提名,也不見得完全是生意夥伴,明星名人,機構總裁等等。當中普通市民佔的比重亦不少,例如可口可樂就提名了4位各省農民,聯想和三星都各提名了一些病後重生的康復人士。 這,才是社會的縮影呀,霍生。

用內褲燃點火炬

響應公園仔發起的 Blog Torch 08 活動 火就是火,其實一直都不知「聖」從何來。 一連親眼看了2000和2004兩屆的奧運火炬傳送,兩次都經過了我家附近,今年他們不經雪梨,我沒機會看,也不打算看。2000年雪梨奧運期間,傳媒找出了不少舊的奧運趣聞,其中包括了1956年第一次在澳洲舉行的墨爾本奧運會的火炬傳送,途徑雪梨時的事件。 話說當年雪梨一小撮(9個,真的是一小撮啦)異見人士,其中包括了雪梨大學學生 Barry Larkin ,他們認為火炬傳送活動是納粹德國1936年在柏林奧運發明的東西,並不是奧運固有的傳統,他們反對繼續這個活動,覺得火炬已經過度被吹捧,應該來侮辱一下。 當年沒有電視直播,沒有警察組成人牆,沒有防彈巴士保護火種,在雪梨市中心的大會堂石階前,當年的雪梨市長等待迎接火炬,致詞之後就會再交給下一棒的運動員傳送。Larkin 將一隻木凳腳髹成銀色,上面裝了一個聖誕布甸空罐頭,裡面放了兩條浸滿火水的舊內褲。這兩條內褲據說是某人服兵役時穿著過的,順便也宣泄一下反戰情緒,火就這樣地燃點起來。Larkin 穿上了白衣白短褲,就像運動員一般地跑進雪梨市的街道。因為他比真正的傳送者早到,在市中心奉命等候的警員也以為他是真的,沿途保護。最後他跑到大會堂前,將火炬交給市長 Pat Hills ,市長不虞有詐,接過火炬就開始致詞,說了一半,有官員發覺火炬有點不妥,跟他耳語了幾句,他才發現手中的火,是用內褲來燃點的。這個時候,Larkin 已經混入人群,逃去無縱了。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 1. 反對火炬傳送的活動,歷年都有。2000年雪梨奧運也發生過有人意圖搶火炬和用滅火筒噴火炬事件。 2. 甚麼奧運精神、「聖」火之類,也不是甚麼普世認同的價值。 3. 歷屆奧運,要多政治有多政治,難道你沒有見過人搞體育外交? 4. 各地的糊塗高官,都喜歡借奧運出鋒頭。 預定接下棒的朋友,或者其他有興趣在此搶火炬的朋友,也許可以寫寫,如果你接了一支假的,用內褲來燃點的火炬,你有何對策呢? 以上部份資料翻譯自維基百科英文版 Barry Larkin 條目。 Stannum 澳洲雪梨 Olympic City 2000

朋審處

人生越來越複雜,正如五師兄所講,隨著互聯網上各種工具的盛行,現在已經很難分得清誰是網友,誰是朋友了。 就拿我跟五師兄為例,在看他的 blog 以前,完全不認識他,透過網誌的文字,我卻能夠知道他的生活,知道他曾經在 Sydney 居住,甚至對他的兒子 Jac Jac 的成長過程很清楚。後來大家都用了 twitter ,更加可以即時看到今天大家到那兒吃午飯,下了班沒有。通過 Facebook ,竟然又發現了共同的朋友。到幾個月前,他和家人來 Sydney,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一起吃晚飯。 我十分肯定,今天我跟五師兄一定是朋友的關係。不過,究竟在過去的哪一刻,我們從網友進化成朋友呢?在見面的一刻?在發覺有共同朋友的時候?在開始chat的那一天?還是在開始互相留言的一剎那呢?這個,實在是十分難評定呢!如果誰是朋友,誰是網友這麼難界定,一定有很多人很容易誤墮法網,轉寄了一些有人認為不應該寄的圖片給別人了。 也許,當局需要成立一個「朋友等級審裁處」,讓市民在寄出圖片之前,先把自己跟收件人的關係呈交到朋審處,讓專業官員幫助你評定二人是甚麼關係,是親密朋友、普通朋友、還是網上朋友,這三個等級亦可以與其他審裁處的評級掛鉤,越親密的關係,就可以寄越露骨的照片。 不過,在評定的時候,應該呈交些甚麼證據,以說明關係呢?例如,呈交見面吃飯的照片,就可以證明朋友的關係;又如呈交一些如性交、口交之類的親密照片,就可以證明親密朋友的關係了。不過,你也許會問,你不認識這些審裁員,寄這些露骨照片給他們,會不會觸犯法例呢?當然不會,依慣例寄給官府當然能夠獲得豁免嘛。那麼,寄這些照片出去,安不安全呢?朋審處當然要對收到的照片加密處理,而且亦要保證不會將電腦維修的服務外判,確保收到的露骨照片只能內部傳閱,不會外洩。又如果,你雖然跟某人尚未真正見面,但卻天天在網上以 webcam 見面,無所不談,甚至大玩 cybersex ,又應該評為甚麼等級呢?那,當然要呈交你們交往的 video clips ,再根據親密程度來評級啦。 不知當局各位高官,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