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名著

公園仔說想讀些未讀過的名著,我也極有同感。 自己少年時代喜歡讀些普及科學書、天文書之類,西方文學名著嘛,不是看中文譯本,就是看abridged version。這種版本是專門寫給學英文的人看,用字淺白,薄薄的一本,不消幾天就看完,也不用邊看邊查字典。那一段日子,其實也看了不少:《Oilver Twist》、《Great Expectations》、《Jane Eyre》、《Pride & Prejudice》、《Huckleberry Finn》、《1984》、《Animal Farm》等等。 來澳洲之後,反而因為對中文書渴求,更加少看英文小說。這幾年,有時也會買一些英文小說看,但都是新出版的小說,那些經典名著根本在腦海中沒有出現過。

三十二年的等待

澳洲國家足球隊 The Socceroos 剛剛互射十二碼擊敗烏拉圭,取得明年德國世界盃的參賽權! 上一次澳洲取得參賽資格,也是在德國舉辦的世界盃,但已經是1974年的陳年舊事了,而該次也是澳洲的第一次。如果看看各大洲的名額,就會發現澳洲所屬的大洋洲賽區只佔0.5隊,戰勝大洋洲內各隊之後,還要與南美洲第五名比賽兩場爭出線。這樣的賽制,令到澳洲隊每次到要與實力甚強的南美隊伍爭出線,因而多次失望而回。 不過澳洲隊將於2006年離開大洋洲賽區,加入亞洲賽區。雖然下一屆要爭出線,要打更多場比賽,但大家都認為至少澳洲隊可以和實力比較接近的亞洲各隊作賽,名正言順爭奪4.5個出線權;而不必飛來飛去,與大洋洲的各個島國弱隊作外圍賽,成了必然冠軍後,還要與南美隊伍苦戰才能出線。 今年澳洲足總更將英文名稱從 Soccer Australia 改為 Football Federation Australia。終於,我可以肆無忌憚地把足球稱作 Football 了。

每一次動情

清風的羽毛輕掃面上觸角神經陽光中微塵隨心裡旋律起舞路旁繁花爭相為我們盛放欄杆上的海鷗放聲叫好心跳的節奏給您牽動呼吸都是您的氣息這雙眼離不開您您的笑溫暖我聲音在迴蕩眼神引動我好想輕吻您 找到一張影印紙,上面載著這種感覺。

今天

Yesterday is history,Tomorrow is a mystery,But today is a gift.That is why they call it "the present". 編舞家 Jiri Kylian錄自澳洲芭蕾舞團表演《Jiri》場刊

你願意聯署嗎?

如果有人在街上要求你聯署,要政府立例管制甚或完全禁止使用 Dihydrogen Monoxide 這種化合物,因為它: 是酸雨的主要成份 能夠溶解與之接觸的大部份物質 意外吸入肺部時能夠致命 當其在氣態時能灼傷人體 存在於末期腫瘤之中 你會願意簽名嗎?

純粹轉播

剛剛增設了「純粹轉播」欄,用了 Newsgator 的聯播功能,將來自我常看網誌的新文章列出。為此我將右邊的 sidebar 加闊了,唯一顧慮的是如果有網友用屏幕laptop看這裡的話,中間的主要內容會變得過窄。各位網友,有沒有這個問題呢?請留言告訴我吧!

日本電影節

雪梨又舉辦日本電影節了,今年已經是第九屆,映期是11月28日至12月2日。今屆選映的電影有:山田洋次的「隱劍鬼爪」、「我愛奇諾奧」、「Beat Kids」、「Go 大暴走」、「桌球溫泉」、黑澤明遺作「裊裊夕陽情」、「亂步地獄」、地震紀錄片「Horumaika」八齣。 好可惜看看日期,十二月是自己每年工作上的大忙日子,也已經知道十二月初有 major deadline,現在還說不上能否抽空看。如果各位有看過上列的電影,可否推介一下,好讓我選擇時有點頭緒。

Elizabethtown

在這裡我比較多寫看過的劇情片,但其實很多時都會看一些愛情喜劇,雖然都知道內容都是一個用糖衣包著的夢,但,有時這些甜膩膩的味道,又總可以使人樂上一陣子。 Elizabethtown 中,Orlando Bloom 飾演運動鞋設計師 Drew,辛苦了八年的新設計一敗塗地被辭退。在徘徊自殺邊緣時,得知父親又突然心臟病發逝世。在往父親家鄉辦理後事途中,遇上了Kristen Dunst 飾演的熱情空姐 Claire 。她的性格、家鄉親人的溫情,令他走出了灰暗。 這情節不禁令我想起去年看過的 Wimbeldon,一樣是惹人喜愛的 Kristen,一樣是失敗男人的救星,用愛情的滋潤把失意網球老將變成溫布頓冠軍。前作的情節比較大路,Elizabethtown 則加插了不少支線,對父子親情也著墨不少,有幾場戲也令我想起自己父親逝世前後的事。 同行的朋友說愛情線不太集中,故事比較散;我卻覺得既然以父親逝世為背景,如果鏡頭只對準男女愛情,實在又說不通。 導演 Cameron Crowe 描寫 Claire 幫忙他父親的事,陪 Drew選購骨灰盅,又為他計劃行程,造就了劇情的雙線發展。

懷甚麼舊

見到公園仔談郭小霖、談德永英明,昨晚又看到澳洲翡翠台播譚詠麟30週年特輯。見到譚校長的老態,對比起阿B,奇怪為何養尊處優的竟然比受盡打擊的來得「殘」。當我聽到【愛情陷阱】、【愛在深秋】、【愛的根源】、【霧之戀】等歌曲,忽然對八十年代懷舊起來,畢竟,那是我成長的年代。 初中的歲月,Alan 的歌,每一首都耳熟能詳。那時候,每一次他推出唱片都覺得是一件大事,因為要特意儲起零用錢去買。為的就是要隨碟的一份歌詞,誰先懂得背,懂得唱就彷彿可以在友輩間炫耀。 事隔多年,昨晚竟然在沒有字幕的情形下,仍可以邊看邊唱。這些才是金曲,二十年了,我還記得大部份歌曲的歌詞,何需卡拉OK?

插播(一)

要不是阿Len生日,嚴重警告叫我一定要來,我絕對不會願意出席這個聚會的。一頓飯已經吃得尷尷尬尬,我甚至覺得我的進退失據是今晚的娛樂節目之一。 不知誰提議飯後去卡拉OK才吃蛋糕,我想找個藉口離去,但阿Len已經把任務交給我:「Ivonne 和 Queenie 沒有駕車來,阿健你載她們一程吧。」我還來不及拒絕,IQ雙姝已經自行打開了我的車門。 「阿健,好幾次聚會沒有見你來了,今晚你一定要唱『天才與白痴』啊!」有點醉意的 Ivonne 大聲地說。 「近來很忙,新歌其實也不大懂得唱。」我隨便地回答。 「你忙?別裝蒜了,你是不想見到他們兩個吧。」Queenie 把事實赤裸裸地報道出來。

真的一文不值?

看見友站 Just a Sidekick 價值近百五萬港元,便好奇地依照連結到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依樣葫蘆地輸入餘弦棧的網址。我心想,這裡人流大約是小踢的四分一,價值沒有四十萬也有三十萬吧? 誰知結果竟然是這樣。

數獨樂樂

早前小踢和Manfred都介紹了「數獨」,雖然我每天都在報紙上看到這遊戲,但經他們介紹了,才引起了我的興趣。 上週末有點空閑時間,就擱下本來從收費電視錄低的港產片「魔幻廚房」不看,拿起當天的報紙來試玩,一玩之下,噢,不得了,實在太好玩了!我慌忙從未扔掉的舊報紙堆中搜出遊戲版,一口氣玩了五六天份! 不過,和小踢相反,我覺得玩紙上版有點麻煩,寫錯了又會塗得一塌糊塗,還是玩電子版好些。這種遊戲,其實最好載在PDA或電話上,大家可以在公共交通車程裡、等人等車時、陪人購物的過程中拿出來玩;又不會像打PSP般要打到大動作和眉飛色舞。 在網上找了一會,給我找到兩個版本:Astraware 和 Andrew Gregory 。前者是可以試用的共享軟件(試用後購買,現價9.95美元),後者是完全免費的。兩個軟件暫時都只有PalmOS版,可能這遊戲的正方圖像特別適合傳統Palm的正方屏幕吧? 我暫時還在試玩 Astraware,還不算拆解得很快,大約20-30分鐘玩一個中等難度的吧。究竟這種速度是快是慢,各位玩家留言告訴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