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轉 2013—電影篇

2013 年看的電影比去年少 20%,但也有 69 70 齣。當中有破天荒給了 10 個棧的《Before Midnight》,和另外12齣給了9個棧的電影。其中的十大,大部份或多或少都有在文章中提及過,完全沒有寫過的只有《World War Z》和《Cloud Atlas》。其中後者我有嘗試寫,但寫來寫去卻總是寫不完,可能是因為此片太過複雜,要評論其實很難入手。或許有空再次看影碟後,會再嘗試寫寫。 十大之中,今年的選擇比較多變化。《Stories We Tell》和《Philomena》都是來自真人真事的尋親故事,前者是導演自己的現身說法,後者則改編自報告文學,一涉及血緣關係,無論他人如何隱瞞,當事人都會極力尋找真相。《Gravity》和《World War Z》的主角都是接近絕望的境地中自救的人,前者的 Sandra Bullock 只是自己求生,而後者中 Brad Pitt 卻肩負了拯救全人類的使命。《Les Miserables》和《The East》描寫人民被強權壓迫而反抗報復,前者的對象是殘暴的專制政府,後者的對象則是黑心的跨國大企業。《Blue Jasmine》差不多是一位演員的獨腳戲,反觀《Cloud Atlas》卻是多位演員每人飾演不同時代不同角色史詩式電影,但都同樣精彩。至於《Before Midnight》和《About Time》則是我的人生裡面非常重要的兩齣電影,不可能不入十大! 最低分的,則有四齣 4 個棧電影,包括兩齣電影節悶片和兩齣無聊笑片,實在不提也罷了。 (按:本文完成後,在大除夕看了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Philomena — 一生人只一個血脈跳得那樣近

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這是一個真人真事改編,描寫年邁母親尋找失去五十年兒子的故事(港譯《千里伴我尋》)。 由 Judi Dench 飾演的 Philomena,在某一天突然將一段從來都沒有向女兒提及過的往事和盤托出。 原來五十年前的這一天,她因為未婚懷孕,被雙親送進一所天主教修道院誕下了兒子 Anthony。當年的社會風氣保守,尤其在天主教盛行的愛爾蘭,未婚懷孕更是罪孽深重,是不可告人的醜事。 Philomena 的生產過程並不順利,陣痛把她折騰得死去活來,但修道院的修女卻認為此乃贖罪的一部份而絲毫不加以援手,幸好最後都母子平安。 不過,為了「報答」修道院的收留,這些未婚媽媽都要為修道院做幾年免費勞工,而每天卻只得一小時跟自己的兒女見面。直到兒子接近三歲,突然就被人收養去了,離開前連她親一親,抱一抱道別的機會也沒有。 Philomena 想在有生之年去找兒子,輾轉找到一位因為捲入政治醜聞而辭職的前政府新聞官兼前電視新聞記者 Martin Sixsmith 來幫忙。他們回到修道院探問,但卻被告知因為某年一場大火,所有的檔案文件都被焚毀了。不過,最後修女卻找出一張當年 Philomena 簽署的放棄兒子撫養權兼承諾不追查兒子下落的文件給 Philomena 看。Martin 對此非常憤慨,認為修道院在說謊,怎麼可能有線索的文件都被毀,偏偏這一份阻擋她追查的卻完好無缺! Martin 以記者的觸角和從前的人脈關係,終於查出修道院當年將大部份幼兒「賣」給美國家庭領養。他甚至找到傳媒,願意贊助他跟 Philomena 到美國找 Anthony 的下落。 劇情我只能說到這裡,再講下去就會影響大家觀看了。不過,這裡想講講關於罪疚和寬恕。 雖然我出身天主教學校,但因為我從來都不是教徒,校方除了每週兩節的宗教科外,都沒有強加任何宗教思想給我。只記得當年聽得最多的詞語,就是天父的仁慈和寬恕。但是,這些年來,讀到不少關於天主教徒有種罪疚感的故事,我開始懷疑,是否因為自己沒有入教,才沒有被灌輸這種想法呢?我想起一小部份認識的天主教徒,又真的總是覺得自己有錯有罪,要常常自省。但我的疑問就是,既然仁慈的天父可以寬恕我們,為甚麼還要對自己做過的錯事而如此內疚,不能寬恕自己呢? 片中 Philomena 經歷過修道院強行令她骨肉分離之苦,但心卻一直認為此種苦其實是為了贖當年「犯淫戒」的罪而甘願承受。直到片末真相大白,那板起臉孔的老修女還認為修道院一直阻撓她母子團聚是一種理所當然的懲罰,Philomena 臨走前對修女說了一句 I forgive you 。 到這裡我方發覺,原來 Philomena 才真的明白教義裡面寬恕的真諦;反而唸了一輩子經文的老修女,卻假借宗教之名,以一己偏見來審判人,甚至將苦難帶給別人。如果真的有如聖經所說的最後審判的話,我相信,這修女的罪,絕對比 Philomena 的罪嚴重幾十、甚至幾百倍! Judi Dench 的演技毋庸置疑,故事裡 Philomena 最後找到的真相充滿戲劇性,但 Judi 卻內斂地將一個教徒和一個母親的矛盾感情演繹得十分感人。那種只要知道兒子一丁點訊息,就兩眼發亮的神情實在令人拍案叫絕。上週公佈的金球獎提名就將她跟我今年非常欣賞的 Cate Blanchett (Blue Jasmine)…

The Railway Man — 心裡傷痕無數

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上星期收到電影會的通訊,說星期日有新片 The Railway Man (台譯《桂河血軌》)的優先場,主演的是 Colin Firth 和 Nicole Kidman ,是一個描寫二戰時日軍強迫戰俘興建桂河橋一段泰緬鐵路的故事。 我之前看過此片的預告,聽到片中 Nicole Kidman 操英國口音,所以一直以為是英國片,直到看到優先場放映後導演 Jonathan Teplitzky 會接受觀眾提問,才知道這是澳、英合拍片。 Jonathan Teplitzky 是澳洲導演,我看過他 2000 年的 Better Than Sex 和 2011 年的 Burning Man ,後者更是我的年度十大之一,於是就立即買了票。 電影描寫 Nicole Kidman 飾演的 Patti 在火車上遇上退伍軍人兼火車迷 Eric (Colin Firth 飾),二人一見如故,很快便結了婚。婚後,Eric 的心理問題才慢慢浮現,躁狂、惡夢,甚至夢遊。 Patti 發覺到他對當年被俘的一段日子守口如瓶,猶如一道碰不得的傷痕般。她很想幫助丈夫,於是向他的舊同袍 Finlay(Stellan Skarsgård 飾)打聽,Finlay 最初也如 Eric 一樣不敢回憶,但經不起 Patti 的苦苦哀求,終於將當年的經歷和盤托出。電影鏡頭一轉,就詳細描寫了當年他們被俘到桂河做苦工(年輕…

三個時空旅人之妻

剛剛看完 About Time,忽然想起女主角 Rachel McAdams 以前也曾在電影中嫁給能夠穿越時空的男人,還不只是第二次,而是第三次了! 2009 年,The Time Traveller’s Wife 中,她一早已經知道,亦接受了 Eric Bana 的特異功能,不過他們在一起的生活卻是悲情的多,最後,也是永遠地分離。 2011 年,在 Midnight in Paris 裡面,她跟 Owen Wilson 一早已經貌合神離,她不理解他的理想,不認同他的想法。當他告訴她曾經回到八九十年前,她只當他說笑,難怪最後他寧願留在過去,也不回來跟她一起了。 2013 年,在 About Time 中,她甚麼都不知道,只是跟男主角 Domhnall Gleeson 正正常常地戀愛,結婚,生兒育女,幸福快樂。 看來,如果丈夫有甚麼異於常人的能力,還是不知道為妙咯!

That Thing You Do!

在收費電視重看 1996 年的電影 That Thing You Do!,一個描寫幾位年輕人在六十年代組樂隊一夜成名的故事。此片是 Tom Hanks 初執導演筒的作品,當年上映有看過,成績其實只是普通而已,但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這首主題曲,戲裡說它大受歡迎登上流行榜三甲,戲外亦都獲得電影主題曲金像獎和金球獎提名。 這首很有六十年代中期曲風的歌很容易上口,旋律和節奏令人十分興奮。重看電影後就立即在 iTunes 買了,這陣子 loop 個不亦樂乎。 那麼這首歌是誰唱的呢?歌曲的歌手欄只是寫上 The Wonders ,亦即是戲裡面樂隊的名字。我最初也以為真的是戲中的演員唱的,但電影播完後有段簡短的演員訪問,其中有演員說雖然戲中的歌曲是別人代唱、代奏的,但 Tom Hanks 也要求他們真的學會唱和彈奏樂器,以求神似。 我沒想過原來幕後代唱的歌可以推出而完全沒有真正歌者的名字!如果當年此曲得獎,不知到歌者會不會有上台領獎的機會呢? 我在 Wikipedia 找到了歌者的名字 Mike Viola ,原來戲中主音所唱的歌都是 Mike 代唱的,他在 Youtube 與作曲者 Adam Schlesinger 有一段現場演唱的影片,水準真是如唱片一樣!再看看 Adam Schlesinger 的履歷,原來他後來為過很多影片、電視劇、舞台劇寫歌,更是我在這裡寫過好幾次的電影 Music and Lyrics 裡面歌曲的主要作曲人,其中那首仿 Careless Whispher 的 Meaningless Kiss 尤其令人難忘!原來他對於創作特定時代曲風的歌實在有一手! 在他與 Mike Viola 演唱的 Youtube 那裡,甚至有人留言說,這首歌充滿六十年代流行曲風格的原素,如果他早幾十年出生,真的在六十年代作出這首歌,說不定真的如戲中所述那樣橫掃流行榜呢!

Up in the Air — 就似沒有雙腳著地

剛剛重看近四年前的電影 Up in the Air (港譯《寡佬飛行日記》) 。當年上映時在戲院看了,評分是8個棧,後來買了碟重看多次才越看越喜歡。我一直以為當年有為此片寫過文章,但翻查之下才發覺原來沒有。 本片導演兼編劇 Jason Reitman 描寫人物有一手,連續兩部作品都擊中我要害(本片以及之後的 Young Adult)。這次我看時,又配上了其實我已經聽過多次的導演旁述,但每次聽,都讓我注意到更多細節,這次令我留意的是最後片尾他說,下文會引用的一段話。 電影描寫專為企業瘦身,為各大公司解僱職員的 Ryan Bingham (George Clooney 飾)單身一人一年到晚在美國到處飛,差不多以飛機和機場酒店為家。他的人生中只有自己,但他卻似乎樂在其中,多年來將這些別人以為苦的奔波旅程調校得順暢如在空中滑翔。他早已成為航空公司和連鎖酒店的常客貴賓,他甚至以儲夠一千萬飛行里數,成為航空公司全球不足十位的頂級貴賓為目標。 一天,他上司召了全國跟他同等職位的代表回總部,原來公司打算將來透過互聯網用視像來替客戶解僱員工,意味著他不久就不用再飛了。上司甚至叫他在停飛前訓練那位一手推動轉用網絡的年輕女同事,帶她去學習解僱人的竅門。同時,他在某機場酒店遇上一位跟他一樣飛來飛去的成熟女子,一見如故,雖然最初他只視她為性對象,但見面多次,甚至帶她參加他妹妹的婚禮後,這孤身多年的男子終於希望有一個伴侶,可以在自己停飛後跟她發展。他飛到芝加哥找上門想給她一個驚喜表白,才發現她已婚和有不止一個孩子。 我們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他大失所望,諷刺的是,他黯然從芝加哥飛走的一程機竟然是他跨過第一千萬里的航程,空中小姐和機長都出來為他慶祝,並發給他編號為 7 的頂級貴賓卡!他忽然發覺一直夢寐以求的身份原來已經不再重要! 他將五十萬里數撥給妹妹和妹夫渡蜜月,但這時候公司轉用互聯網的計劃取消,上司告訴他,到處飛的生活將要繼續…… 出字幕前的最後鏡頭是他在機場的航班顯示板前,眼光在找目的地,忽然,他的手放開了從不離身的手提行李箱…… 這時候,導演的旁述這樣說:What are we supposed to read in his eyes? The truth is, I don’t know! Half the audience usually thinks that he is getting on a plane to go live…

Blue Jasmine — 跌入洪溝,誰也沒法拯救

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Woody Allen 近年的作品總是一齣精彩,一齣平平。在 Midnight in Paris 《情迷午夜巴黎》摘下奧斯卡之後,來了散亂無章的 To Rome with Love《情迷羅馬》,今次 Blue Jasmine 《情迷藍茉莉》應該是回勇之作,加上女主角是一向好戲的 Cate Blanchett ,所以十分期待,上畫不久就去捧場了。 看完之後,覺得本片非常精彩,超乎預期! 一開始就是闊太打扮的 Jasmine (Cate Blanchett 飾) 在航機上滔滔不絕地談丈夫和在紐約的富貴生活,鄰座的老太太一直裝作用心聆聽,一直到下機,拿了行李才為能夠擺脫她的纏擾而鬆一口氣。不久我們就發現她說的一切其實早已成為過去,丈夫自殺身亡,財產又全沒有了。走投無路的她只好飛到三藩巿投靠中下階層,離了婚帶著兩個兒子的妹妹。而她更因為打擊過大而出現精神問題,思緒常常飛回從前的日子,嚴重時甚至喃喃自語,重演當年的對白。而這設計,亦讓 Woody 可以在整齣電影裡面,在過去與現在的場景之間自由穿梭。 我覺得 Cate 本片的演出,很有可能終於為她帶來奧斯卡,畢竟她自 1998 年起三次提名影后都落敗,這次演有精神問題的寡婦實在比今年的影后 Jennifer Lawrence 精彩得多,2014 年的影后,應該輪到她了吧!

小說移殖

近月看了一些電影和電視劇,幾套都不約而同地將過百年前作背景的原著小說搬到現代,令我看到這種再創作的趣味。 Much Ado About Nothing 莎士比亞著名劇本移殖到現代,十多年前的 Romeo + Juliet 可謂經典。今次改編《無事生非》的獨特之處,卻是在於對白原全忠於原著。作為喜劇,穿著入時的人物,在黑白拍攝的電影中講中世紀的對白,不但不突兀,反而卻增添了整齣電影的荒謬感。我雖然沒有讀過原著,但舞台演出卻看過兩次,對故事的發展頗有印象,不過預先知道劇情卻對欣賞電影的程度沒有影響,反而會去想究竟最後的派對會是甚麼場景等等。 Sherlock 《新世紀福爾摩斯》已經是三年前推出的劇集。頭兩季大受歡迎,但我卻錯過了,最近見到減價就買了影碟來看。本劇將十九世紀的福爾摩斯探案搬到現代,一開始華生出場,就是他有如原著中從阿富汗戰爭中受傷回英國,令人拍案叫絕之餘,又同時慨歎殘酷的歷史總是不斷重演。今時今日,華生寫的日誌變成網誌,福爾摩斯用電腦、手機和其他高科技查案。而犯罪份子,也掌握了尖端科技和生化武器。但如果去除科技外衣,這些案件的本身,卻依然是靠他驚人的觀察力和極速的分析力來偵破! What Maisie Knew What Maisie Knew (港譯《單親小小姐》)改編自 Henry James 十九世紀末為背景的同名小說。故事說年僅六歲的 Maisie 因為父母離異,又各自再婚。自私的父母令女就像人球般在兩個家之間傳來傳去。她的生父生母都常常要離家工作,照顧的責任就落在真心愛護 Maisie 的繼父繼母身上。我沒有看過原著,只是覺得一百年前,這可能是一篇奇情故事,但放在今天,卻更可能在大家的身邊發生。本片大小演員演出都十分精彩,雖然初段敘事方式有點散,但到中後段各線故事卻又很自然集回一起,很好看。

If you rescue me… after hours

心血來潮拿出 DVD 重看上映時十分喜歡的 The Science of Sleep《戀愛夢遊中》。 主角 Stephane 他在父親死後一個人在墨西哥無親無故,與父親離異已久,長居法國的母親勸服他到法國,並替他找了工作。但刻版的工作與他原先預期的相去甚遠,於是他就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天馬行空。這時,他遇上鄰居 Stephanie,原來她也愛幻想,也是唯一一個相信他那些奇怪發明的人。有人覺得本片沒有結局,不算完整,但我覺得應該要當這電影是一個寓言,不需要深究情節的起承轉合,看到結局就會滿意得多。 正如很多自己喜歡的電影一樣,每一次重看都會發現一些之前從來沒有留意的細節。今次,我就特別留意到裡面插曲 If You Rescue Me : If you rescue me, I’ll be your friend forever, Let me in your bed, I’ll keep you warm in winter, All the kitties are playing and they’re having such fun, I wish it could happen to me, But…

Before Midnight — 通宵找誰接下去?

Stannum 業餘評分:10個棧 九年之後,我們再遇老朋友 Jesse 和 Celine 。 當年 Before Sunset 的開放式結局,令我們不能肯定 Jesse 是否會不顧一切留下。作為 Before Sunrise 的觀眾,當然希望他們在戲劇性重逢後,能夠再續前緣。但這兩個人的幸福,卻是 Jesse 太太的不幸。觀眾都是自私的,旁支人物的幸與不幸,大家總是不屑一顧。 記得當年我說 Before Sunrise 8分,Before Sunset 9分。當我知道 Before Midnight 拍攝完成之後,我有點擔心這一集會有如很多續集電影一樣,不如前作。Before Sunrise 的重點是一對來自不同地域的年輕人,如何在各自不同目的地的旅途中一見如故,在一天之內相遇相知,但最後都要分開,只能許下一個半年後見的承諾。Before Sunset 描寫 Jesse 將二人的一夕情緣寫成小說,大受歡迎,Celine 讀後出席了他在巴黎書店搞的新書宣傳活動,二人再次打開說不完的話匣子,Jesse 將要起行到機場的時間一再延遲,坐在 Celine 家中的沙發上,聽著她為他寫的一首歌,一曲既罷,電影就驟然結束。 第一集的偶遇,到第二集的重逢都是甜蜜而帶點童話色彩,但這一集,卻像大家身邊見到的伴侶般,有甜蜜有爭吵,十分寫實。 電影我看了兩次,覺得它突破了之前兩部片,在呼應前作的人物性格和故事之餘,又呈現了兩性關係之間的真實感。 給它一個我平時不會用的:10個棧。

You’re the Best I Never Had

在家看了電影 10 Years,內容是一眾舊同學回鄉參加中學畢業十週年聚餐。十年過去,大家各有發展,當中有些已婚攜眷出席,有些事業成功,有些單身赴會…… 電影水準普通,人物枝葉太多,拍得散亂,但當中有一節卻實在感人。 同學中 Reeves 成了創作歌手,憑一首 Never Had 大受歡迎,近年不斷在美國各地巡迴演唱,連一個固定的家都沒有。他的出現令很多同學都十分興奮,爭相找他合照,但他的焦點卻只落在當年暗戀,但她卻有男友的 Elise 身上。Elise 從來都是獨行俠,來到聚會也只是靜靜獨自坐著,跟其他吱吱喳喳的女同學格格不入。Reeves 上前攀談,得知她當了地產經紀。對白之中,我們留意到 Reeves 當年對她觀察入微,例如當 Elise 在同學貼出來的眾多舊照片中找來找去也找不到自己時,Reeves 憑她一雙鮮黃色高跟鞋就找出了她。他問她有沒有聽過他的歌,當她說自己很少聽歌後,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失望。 聚餐完結,一些比較熟的舊同學到附近的酒吧繼續敘舊,Reeves 叫 Elise 也一起去。Reeves 來到,眾人在卡拉OK機中找到他的首本名曲 Never Had,要他出來演唱。Elise 附和說如果他唱也許她會記得在收音機聽過。他有點猶豫,說不習慣唱自己歌曲的K,擾攘了一會,酒吧找到結他讓他自彈自唱,最後 Reeves 終於開腔。 原來歌詞在形容 “The Best I Never Had” 的 “You” 時,提到 “And you come drifting in through the half light,in your funny yellow shoes”,還說 “And I hope this…

電影節算賬 2013

過去個多星期都在忙著看電影節,完全沒有寫 blog ,前晚第六十屆雪梨電影節終於曲終人散,是時候作個小總結了。如同往年,我又是買了套票,看了20場電影,當中一場放映十齣競賽短片,其餘19齣長片中,有兩齣自傳式的半紀錄片。以下是我將這些電影配成一對對作點簡介,片名後括弧內是我的評分。 黑心企業 Land of Hope (6) + The East (9) 兩齣都描寫現今各國大企業只顧賺錢而妄顧社會責任的劣行。前者講述日本311地震之後核電廠泄漏輻射對附近兩個家庭的影響;後者則以美國一個神秘組織用以牙還牙的恐怖手段去對付這些大公司的高層為主線。日本人逆來順受,只有無奈活在輻射之中,或是以逃離甚至自盡的方法求解脫,消極得實在令人難以理解;美國這個神秘組織初次得手後,大公司派臥底混入組織。不料看到大公司的無良後,連臥底都動搖了。不過以同樣恐怖的手段傷害他人來報復,又是否稱得上正義,實在令人深思。 神秘親人 Stoker (7) + Pieta (8) 在 Stoker 中,十多歲女主角的父親死後,家中突然出現一位從來不知道不認識的二叔,跟新寡的母親眉來眼去。Pieta 則寫韓國黑社會一個用暴力追債的男主角。他從來沒有家人、沒有朋友,一天一個女人突然出現,自稱是小時候遺棄他的生母,要來作出補償。兩片都有很重的懸念,觀眾渴望解開陌生人的身份是真是假,為甚麼會突然出現,又有甚麼目的。巧合的是,兩片雖然語言和產地都不同,但都由韓國導演操刀,前者是朴贊郁進軍荷理活的第一次,而後者則是金基德奪得威尼斯金獅的作品。 忘我奔走 Child’s Pose (8) + Everyday (6) 兩片的男主角都犯了罪,前者的 Barbu 超速駕駛撞死了少年,後者的 Ian 因為運毒被判監五年。Barbu 有硬朗的母親為他四處奔走,賄賂證人,又到受害人家中認錯;Ian 則有妻子為他撐起一頭家,照顧四個子女,同時從不間斷長途跋涉帶兒女去見爸爸。雖然 Barbu 的母親控制慾強,Ian 的妻子又曾經有婚外情,不是百分百討好,但每個人都有弱點,忘我地為兒子為丈夫不斷奔走的人都是一樣,不是嗎? 出軌悲劇 Betrayal (8) + Nerve (6) 前者是俄語片,講述一對偷情男女的另一半相遇相交的故事,後者是低成本澳洲片,描寫妻子車禍死後丈夫精神崩潰,認定她有婚外情,誓要找出情夫是誰。我們看到主角們因為精神大受打擊,要作出血腥的報復行動。前者男主角雖然得逞,但結局卻是悲中之悲,後者男主角在最後臨崖勒馬,結局才能夠稍有希望。 誤殺後遺 What Richard Did (6) + Lasting (3) 兩齣電影的男主角…